第55章 莹龙(四)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669字
  • 2021-03-25 11:46:49

有的时候,不是我们选择命运,反而是被命运无情地推着向前走,走向既定或是未知的方向。就像月亮是什么形状,从来不是眼睛可以决定的。

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想面对就能逃避的。

那人越发放肆无礼的动作让沫沫感到一阵恶寒,不死心地继续拼命挣扎起来。使出浑身所有力气,手脚并用想要把钳制她的人渣推开。

可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如何敌得过身强体壮的成年男子?

而且这种情况下,她越是挣扎那人反而越是亢奋。衣服被强行扯开的那一刻,夜风一吹沫沫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眼泪不争气地顺着脸颊滑下——本以为离家出走顶多就是吃穿用度上拮据一点,一个人辛苦一点……

就算是她高估了自己,万万没想到,她会遇上这种事。

晓昱哥哥——她以为,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她与他一定还会相遇。不曾想,天意向来弄人,这种一厢情愿的赌注终是换来事与愿违……

“死开,哪来的野狗!”伴随着男子的叫骂声,沫沫突然发现身上一轻,接着是一声吃痛的惨叫。

沫沫忍不住睁开眼睛,立刻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只体型健硕,目露凶光的刀条耳黑背死死咬住了混账男人的小腿,正咆哮着向后拖拽。

黑豹这一口稳、准、狠,犬牙深深地嵌入男子的小腿肌肉里,再加上撕扯的力道,立刻就是一片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疼得男子大声惨叫。黑豹躲开男子踢来的另一只脚,扑上去又是一口,直咬得那人哭爹喊娘。

沫沫挣扎着爬起来,拉紧衣服撒丫子就跑,直跑出巷子才想起来呼救。

阿飞看着她的背影,皱眉握紧了拳头,却还是没有跟上去。他在犹豫些什么,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现在的他,还有资格陪在沫沫身边吗?他会不会给她带去更多的麻烦?

他本来拥有的就不多,所以他害怕失去,也害怕短暂得到后再失去的那种痛苦。也许,在暗中保护她才是最好的方法,毕竟,这个女孩子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所剩无几的温暖。

阿飞最后瞅了一眼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子——这混蛋本来死有余辜,但是,沫沫一定不希望看到他的双手再染上鲜血——阿飞苦笑一声,带着黑豹悄然离去。

没有绝对的安全感,谁又能独自内心强大到不怕孤独?或许对阿飞来说,只是习惯了孤独,那是他一个人狂欢的舞台。

不用照镜子,你知道那张无辜的脸。曾经吹过原野的风,吹散夜空的乌云和夕烟的过往。

荒草凄凄中,谁低声吟唱?小女孩抱膝坐在山坡上,黑黑的眼睛直望着远方,不喜,不悲……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蹲在屋顶上的虎斑猫才居高临下地探出一个头来……

如果不是黑豹出现得及时,他猫大爷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云麒这样想着,默默舔起了爪子,直到看着那混蛋被随后赶来的巡警带走,他的思绪又回到了黑豹和他的主人身上。

从第一次在公园听到他们的声音,听到“黑豹”这个名字,云麒就知道这条黑背不简单——他是一个训练有素的猎手,和他的主人一样干脆利落。

至于黑豹的主人,云麒的眼光里透着一丝欣赏,虽然他还看不透这个人,但是他并不反感这个人身上那种杀伐果断的气质。若有机会,倒是想好好结识一下!

耐心,他有,云麒抬头看了一眼月亮,转身悄然离去。

如果你做什么事,都要求立马有回报,那注定这辈子只能是一事无成。

成功的结果人人想要,但通往山顶的路不是人人想走。靠近终点的路上并不拥挤,因为坚持到最后的人不多。

一件事情,坚持了三天,那不过是心血来潮;坚持了三个月,也只是刚刚上场;坚持三年以上,那才算得上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人生是一场修行,很少有人能忠于自己内心的目标和使命,因此,善始者多,善终者少。

有个人养的几条鱼死了,他悲伤不已,他不想土葬,说是要给它们火葬,然后把鱼灰撒进海洋,让它们回到母亲的怀抱。谁知道那些鱼越烤越香,后来他忍不住买了几瓶啤酒!

虽然是个幽默的故事,但是就像人生一样,很多事情走着走着就忘了初衷,几乎每个人都听过——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但很少有人听过,初心易得,始终难守。

女孩子把自己整个人藏在被子里,咬着牙把眼泪咽回去。她能做的,只是把悲伤掩饰得天衣无缝。

如果把所有的笑容都给了你,可不可以不要换来的是那绝望的黄昏……

如果你还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那么这个世界无论什么样,对我都是有意义的。

但是如果你不在了,无论这个世界有多么好,那在我眼里也只是一片荒漠。而我就像是一个孤魂野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