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贪狼 (十一)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2066字
  • 2022-02-24 03:44:16

大雨中,百鬼夜行,有人混在其中,比鬼还开心!

阿飞回到住处,一堆人正在打扑克牌,小弟听到黑豹的声音,立刻笑眯眯迎了上来:“飞哥,郭先生和汪先生早就到了,等你等得无聊,所以玩玩牌打发时间。”

“无聊,那就赶紧滚!”阿飞阴恻恻地哼了一声,板着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嘻嘻,大哥别发火嘛,你看你一来吓得他们牌都拿反啦!”小弟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继续堆着假笑迎人——在场的没有一个是他能得罪的,就算心里骂娘脸上也得陪着笑脸,他真的是太难了!

“说吧,有什么事?”阿飞往牌桌前一站,居高临下地看着几个老头子。

小弟私底下告诉阿飞,昨天老大过来的时候,那姓汪的死老头出尽了风头,像头疯牛一样。单挑比特那帮人,简直就是个神经病,都什么年头了还玩单挑。

阿飞从来不屑于和这些人打交道,至于姓汪这个老头,看在沫沫的面子上,且给他留几分薄面。

“是这样的,那个玉镯子……”汪老头话没说完,就被黑豹无情地打断了。

黑豹显然是不高兴阿飞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别人身上,叼着飞盘挤到了阿飞面前,还对着汪老头龇了龇牙。老头只能尴尬地闭了嘴,一脸郁闷地看着阿飞接过黑豹递来的飞盘,指着一旁的小弟不咸不淡地来了一句:“有什么事你跟他说吧。”

说完牵着黑豹头也不回就走了——早知道这几个麻烦在,他就不回来了。

“晚上回来聚餐,老板找你啊。”小弟只来得及吼了一句,无奈地看着阿飞走远——他什么时候也能像大哥一样,想去哪就去哪,谁的脸色也不看,谁的面子也不给。

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站在山顶的人未必快乐,坐在草地的人未必心酸。生活不简单,也想尽量简单过。往后余生,当个俗人,大口吃肉,大声欢笑。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了,得不到的事物,就随它去。该休息的时候,就好好享受。

好与坏的界限从来都是模糊的,或许是漂泊的太久,年轻的心经不起太多的风吹雨打。疲倦了世事的无情,倦怠了世事无常,终于没有走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嘞……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布满了泡泡的浴缸里,沫沫头上顶着一只小黄鸭,一边哼哼唱唱,一边用手捧起透明的泡泡,往自己身上轻轻拍打。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一点点事情也能开心很久。从来没有经历过风餐露宿,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她甚至不知道离开家究竟意味着什么,满心里只有离开那个牢笼的喜悦。

洗完澡,沫沫躺在床上敷面膜。她希望她的脸能变白一点,再白一点!

其实她早就不满意自己这张脸,早在她跟父亲说出自己想当演员的梦想后,她的父亲就打压她说她长这样是没有人想要看的。她恼羞成怒,指责父亲生成这样全都是他的错。

其实后来想想,那些争执也真的很好笑,梦想,大概真的只适合做梦的时候想想……

为何不在寻梦的路上,为自己点一盏心灯?那就有了光,因为,有光,便不惧孤单。

即使只是荧荧星光,却能驱走黑暗,能够给心灵一点慰藉。

不论经过了多少跋涉,不管饱尝了多少苦难,不要忘记最开始的初衷,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点亮心灯,为自己寻找梦想,为自己而生存,为生活而努力。

今天苏靖鳞的店上来了一个特别的客人,她多年未见的小姑。

其实小姑并不喜欢猫猫狗狗,来店里纯粹只为看看苏靖鳞,还有这个大侄女传闻中的男朋友!

她听说苏靖鳞最近和一个男孩子走得很近,就迫不及待的想来看看——她觉得这完全是出于对亲人的关心,跟八卦没什么关系。

她八卦吗?她一点也不八卦!

苏靖鳞小时候和这个小姑关系不错,但毕竟许久未见,着实有些受宠若惊,两人很快聊开了。

苏靖鳞这个小姑今年已经快四十岁了,未婚,没有孩子,是个典型的单身女强人。

她以前谈过好几段感情,但都是无疾而终,不是别人的原因,是她自己不想结婚。家里所有人都绞尽脑汁,想让她有一个好的归宿,苏爸爸是家里的老大,还有一个二叔,姑姑是老三也是最小的。

苏爸爸还有叔叔都是儿女成群,每次家庭聚会姑姑其实很少参加。因为每次一来,所有人见她都只有一句话“这么大了,还不想结婚?你到底想干嘛,是不是想气死我们啊?”,这些都是来自家里两个哥哥还有父母的关怀。

每次一提到这件事情,姑姑就说还有事,然后就溜走了。姑姑不缺钱,是一家公司的主管,工资也不算低,“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这是姑姑在家里经常说的一句话。

现在的人,害怕结婚之后没有了自由,害怕结婚之后老公出轨,害怕结婚之后孩子不孝顺,害怕婚后和婆家关系搞不好,害怕婚后的一切,所以将自己归为不婚族那一类人群当中。

大家想象中的独自一个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早上按时上班,晚上按时下班,下班回到家之后一个人窝在沙发上追剧。等到周末的时候,约上几个朋友一块出去逛逛街,旅旅游。

没有恋爱和男朋友吵架的烦恼,不用再为了一个节日花费那么多的精力还有时间以及金钱,去帮对方挑礼物。想想,真的是很完美!

苏靖鳞也问姑姑“满不满意她现在的生活?”

姑姑说:“曾经是很满意的,但是现在,她好像也不是那么确定了。”

姑姑的一句不确定,让苏靖鳞感慨良多,在与姑姑对话完以后,她便在脑子里也问了自己同样的问题——过度无拘无束的生活,真的能一辈子不后悔吗?

大概每一个人都要经历掏心掏肺的付出,然后换来撕心裂肺的结果,从此以后就会发现没心没肺的好处。最后的最后,一个人躲在回忆里叹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