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灵猫(五)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793字
  • 2022-05-13 10:54:18

若我离去,定是为你,请你不要生气,务必等我归来。

云麒睁开眼睛,回想着先前的梦境,然后才突然反应过来——喵了个咪滴!自己竟然不是在宠物店里……

“云麒,云麒,你在哪?你再不出来你的小鱼干我就没收了啊……”丫头找遍了店里每一个角落,仍然没看到云麒的身影,急得眼眶都红了——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云麒不见了……

“是谁~,是哪个王八蛋偷了姑奶奶的猫!”一声惊天动地的狮子吼过后,宠物店的窗玻璃默默地抖了三抖!

黑猫跳到苏靖鳞身边,本想安慰安慰她,结果还没伸出爪去,差点被这声狮子吼吓得心跳骤停,连魂都丢了……

“礼物,什么礼物?你不是不要了吗?”另一个房间里隐约传来男女对话的声音,云麒环顾四周,完全陌生的屋子,陌生的玻璃桌子,碍眼的碎花窗帘……

而他脚下是一个十分不搭调的真皮沙发——这他喵的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我说不要你就不给啊?”女子半是娇羞半是嗔怒的声音传来,云麒听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个人吧,比较实在!”男子十分欠揍地回答。

云麒默默翻了个白眼——直男癌晚期,活该你特喵单身一辈子!

“实在个屁,你那叫缺心眼儿知道吗!”果然,女子的声音明显变得不耐烦。

难怪有人讽刺:女人之美,在于蠢得无怨无悔;男人之能,在于说谎说得白日见鬼!

难道真是这个臭不要脸的混蛋把他偷回来,随手当成礼物送给女朋友——云麒气得差点炸毛,伸出尖利的指甲恨恨地在真皮沙发上磨起了爪子……

冷风呼啸而过,尖锐的刺鸣声仿若鬼怪在叫嚣着要冲破地面,苏靖鳞紧了紧身上的大衣,脚步不由得走加快几分。她不敢回头,背后是无止境的黑暗,仿佛要让她沉溺在粘稠的墨色当中。

呼呼声就在耳边,风刮得脸颊生疼,她却只能往前跑,拼命地向前,哪怕此时的前方也没有一丝亮点。蓦地,她止住脚步,瞳孔大张着望着前方……

她的正前方,是一只咆哮着的巨兽——那是,白虎?

云麒……

云麒,你在哪里……

撕裂着别人伤口的声音,在心脏最深处敲击,那肉与血的黏惆被吞没在深渊里……

夺命般的悲伤在狰狞的狂笑中淹没……

期待着你的毁灭……

毁灭后,重生……

女孩儿哭了,因为她对着镜子玩剪刀石头布输了……

“啊……”,苏靖鳞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挣扎着醒了过来——谁来告诉她,她在哪里?

她是不是在做噩梦——云麒……

这一定是一个恶作剧,只要她活着,就不会放弃寻找!

云麒——天亮之前,请不要闭上眼睛……

云麒没有在屋子里找到出去的方法,他有些泄气——不知道丫头怎么样了,有没有发现他不见了?

“云麒啊云麒,你只是个宠物,你在妄想些什么?”云麒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两个王八蛋,好歹给他准备点吃的啊,丫头还从来没有让他饿过肚子。

记得丫头说过——学会摒弃于温暖之外,走过混沌,远离安逸,永远保持一颗澄澈的心。

人活一世,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点不满就心灰意冷,更不要绝望。

可是他现在真的很饿……

看过马戏表演的人大都知道,要将猴子这种极其聪明的动物驯化到能完成马戏表演,往往需要一些严苛的手段。

一般驯猴师通常会采用食物诱导的方法。

但是,为了让猴子对食物更加渴求,最先要做的是:「饿」。

“只有完成训练才能得到奖励。”

“只有按照主人说的去做才能不被饿死。”

于是,出于活下去的本能,它们开始第一次被驯服。

这当然远远不够,它们会被要求完成更高难度的动作。

比如踩高跷……

上山的路上,耍猴人圈养的小猴子突然接近一个小和尚。

路人纷纷驻足观看,被这番景象逗乐。

谁知道小猴子突然伸手,摸了摸小和尚手腕上的银镯子。

小猴子甚至略带同情地望了一眼小和尚,又伸手抓了抓自己脖子上束着的锁链,好像在说:

「你也被囚禁了吗?我懂的。这很痛苦,你看我脖子上的链条,和你手上的一样。」

它不会懂:小朋友手上的是祝福,而它脖子上的是枷锁……

旁边的路人在笑,有人说它红了。

但看到这一幕,苏靖鳞却只感到悲哀——被用作动物表演的小猴子,可能一辈子都会被绳索束缚,在表演中死去。它的一生,只是被人类驯服,作为赚钱的工具存在。

有人说,“动物表演十分精彩、有趣,而动物能被训练也是因为它们本身就具备这样的‘天赋’,这只不过是人与动物的各取所需。”

“它们会成为明星,得到欢呼和荣誉,你怎么知道它们不开心?”

这不过是人类的自欺欺人罢了。

如果只给小孩子灌输一些不切实际的梦幻故事,只会让他们在现实人生中遭遇更多的坎坷和曲折,到那时梦醒了无路可走,不是更令人担忧吗?

云麒,你一定要找到出路,你答应过丫头,不会离开她的……

也不知道丫头怎么样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