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贪狼( 二)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325字
  • 2022-07-05 20:19:53

舌软无骨,却能碎心。生活中,并非每一次伤害都是来得及挽回的。

狠话一说,往往都是一些难以接受的恶毒词句,而这些就像一把把刀子,直插人心,最狠也最痛。

即使将来你把“刀子”拔掉了,留在心里的伤痕也很难全部抹平。

“靖鳞,这位帅哥是谁?还不赶紧介绍一下!”喝得脸颊绯红的好友拉着她,眼睛明目张胆地瞅着云麒,那眼神直勾勾的没有丝毫掩饰。

“他……”苏靖鳞还没来得及开口,靠近桌子边沿的一杯酒突然被碰倒了,杯子里的酒全部洒在了苏靖鳞身上,把她的衣服裤子都浇了个透湿。

“靖鳞,你没事吧?”云麒立刻站了起来,怒目瞪着苏靖鳞旁边的人,气得不知道说什么——他跟着苏靖鳞学会了很多东西,唯独没有学会怎么骂人。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就是这个人故意把杯子碰倒的,还装得一脸无辜,简直不要脸——他习惯了当一只猫,搞不懂这些别有用心之人的心思……

“没事,我没事的,一会儿就干了。”苏靖鳞一把抓住云麒的手,强行把他拉回椅子上。

“怎么没事,这么冷的天,你衣服都湿透了,生病怎么办?”云麒脱下外套,披在了苏靖鳞身上,不由分说拉起她,“走,我送你回家换衣服。”

“我真的没事,一点酒水而已。”苏靖鳞瞥见好友脸上难堪,想来也没料到云麒会有那么大反应。

“靖鳞,真是不好意思,刚好我今天新买了件外套,就在那个手提袋里,要不你把我的衣服换上。”边说边就要去拿角落里的手提袋。

“木芯,真的不用了,不如你们先玩着,我回去换了衣服再来。”其实苏靖鳞已经感觉到冷了,毕竟是初冬的晚上,气温比白天低了很多。

云麒立刻扶着苏靖鳞站了起来,说实话,他巴不得立刻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群人……

其实,有很多话无法解释,也无需解释,因为在意的人不需要听,不在意的人听了也不会懂。

他们离开的时候,酒吧里依然热闹非凡,没有人注意到这场闹剧。苏靖鳞的朋友们也继续端起了酒杯,很快遗忘了方才的不愉快,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角落里却有一双眼睛一直默默注视着这一切,一直目送着两人离开。那是一双孤狼一样的眼睛……

苏靖鳞叫了出租车,云麒和她一起坐在后排,全程没有松开她的手。

刚从酒吧里出来的时候,冷风一吹,苏靖鳞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些云麒都看在眼里,他依然很生气——生那个什么木芯的气,也生苏靖鳞的气,甚至还生自己的气。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反正一口闷气堵在心里,上不去也下不来,心里憋得慌。

“云麒,你没事吧?”苏靖鳞见他一句话不说,反倒担忧起来。

“我能有什么事,有事儿的人是你自己!”云麒没好气道,依然拉长了脸。

“你是怎么回事嘛?我朋友他们也没做什么特别过分的事儿,再说木芯也不是故意的,倒霉的人是我,你何必气成这样。”苏靖鳞没想到他会发脾气,突然觉得有点委屈。

其实她心里知道,云麒是关心她才会这样,可她还是忍不住对他抱怨。因为她觉得,关心一个人的方式可以委婉一点,没必要这么直接,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而云麒并不知道关心则乱这个词,他只是莫名的有些心烦意乱——而他自己,显然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原因所在。

不要让所有人都来理解你,因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什么感同身受。你不喜欢的不要强迫他人去接受,你所感知的喜怒哀乐,也与其他人无关。

人对于爱的态度,代表了他对这个世界的态度。爱情是一把锐利的刀子,能试出你生命的种种,无论是最高尚的还是最卑微的部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