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青鱼(二)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2121字
  • 2022-04-11 07:20:07

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烟锁凤楼无限事,茫茫。鸾镜鸳衾两断肠。

魂梦任悠扬,睡起杨花满绣床。薄悻不来门半掩,斜阳。负你残春泪几行。

“我感觉——对你来说,我就是一盘酸菜鱼——又酸又菜又多余!”小女孩儿一边划水一边对身边的同伴抱怨,“我说你,放着好好的海里不待,来到这鸟不拉屎鸡不下蛋乌龟不上的破池塘,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这里的鸡下蛋的,每天都下!”蓝衣女孩儿认真道,复又笑起来,“话说你本来就是条鱼,这么说的话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哎哟,别打我!”

“不少人都相信鱼的记忆只有七秒,认为鱼的脑袋比较小,因此不太聪明。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不是依然记得这个地方的一草一木。”红衣女孩儿感慨万千。

蓝衣女孩儿做了个鬼脸道:“而且那些人还觉得鱼儿外形比较呆,容易被捕捉,因此更加相信这些个谣言,甚至还有许多人坚信鱼的记忆只有三秒,这简直太离谱了!”

俩人一个红衣灵动,一个蓝衣浩渺,头上顶着可爱的丫髻,都是顶尖的小美人坯子,而她们身后划水的不是腿,是覆盖着鳞片的长长的半透明鱼尾。

即使小池塘的水比起海洋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那漂亮的大尾巴依然美得如梦似幻。

“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陪我来这里,”蓝衣女孩儿对同伴笑了笑,摘下手上的串珠戴在她手上,“喏,这个给你,就当做谢礼好了!”

“这珠子,你不是宝贝得紧吗,怎么舍得给我了?”红衣少女看着手腕上灵动的宝蓝色串珠,歪过头不解地问——她知道,那是上好的蓝水晶,如海水一般通透迷人。

“因为,比起这珠子,本姑娘更稀罕你呗!”蓝衣女孩两眼弯弯,吐着泡泡说道。

“听说,蓝水晶能够化解人的忧愁,尤其是能够作为愤怒的冷冻剂,可以赋予人们非常愉悦的心境。”红衣少女摩挲着手上的串珠,“你给我这个,是不是觉得我脾气不好啊?”

“你这个思维也太跳跃了,我才没工夫想那么多!”蓝衣女孩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东西究竟有什么用,你还是自个儿慢慢研究去吧!

对于蓝衣女孩儿来说,蓝水晶则象征着海洋,她的来处——海水清凉的温情里有着幸福的悠荡,汹涌的波浪里也有梦幻的光华,笑容在深海激流里开花,唱出的歌谣带着童真。

浅海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生物沐浴在光亮温暖的海水中;奇妙的小鱼漫游在绚丽的珊瑚丛中,奇异可爱的贝类、海星、水母以及各种颜色的海草,在波浪涌动下翩翩起舞……

天蒙蒙亮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出来,迎着凉爽的海风,站在金黄的沙滩上,大海气势磅礴,翻滚的浪花千军万马一样冲向海岸。耳边回响着大海的呼啸,就像战场上勇士们的呐喊声。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升起,金灿灿的阳光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与远处的海岛和渔船融为一体。阳光、沙滩、海浪,构成一幅自然而就的绚丽油画。

屹立在岸边的沙滩上,向远处望去,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都分不清是水还是天。正所谓: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远处的海水,在娇阳的照耀下,像片片鱼鳞铺在水面,又像顽皮的小孩不断向岸边跳跃。

说起这蓝水晶,女孩儿想起了一个人——那时,她在海边拾到了这串手链,透过那些半透明的蓝色珠子,她甚至能够感知到手串的主人。

她本想找到失主,归还这手串,可惜那时候她还不能长时间离开水,只得作罢。她把手串细心保管起来,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物归原主……

这边厢,苏靖鳞走累了,拉着云麒坐在石头上歇脚。

云麒放下背包,看了看靠在身边的人,她看上去懒洋洋的,白色毛衣显得她整个人柔柔软软的。

苏靖麟从兜里掏出一包梅子干,扔了一个在嘴里,又笑眯眯塞了一个在云麒嘴里。这梅子干是她最喜欢的零嘴之一,老家院子里那棵梅子树每年都是硕果累累。父亲总会把摘下来的梅子清洗干净,晾晒成果干,犒劳她这只小馋猫。

云麒嚼着果干,那酸酸甜甜的滋味直往心里钻,他突然很想抱一抱身边这份柔软!

云麒这么想着,也就这样做了,他的动作很轻柔,跟变成猫咪的时候一模一样。

“以前都是我抱是猫的你,现在反过来,突然有点不习惯呢!”苏靖鳞顺势窝在云麒怀里,笑眯眯道。

“那没办法了,我觉得还是这样比较好!”云麒搂紧怀里的人,不怀好意道——以前不觉得,当人的感觉还是比当猫好太多了!

想当初他还觉得苏靖鳞太瘦了,抱起来肯定不舒服——原来猫爪的触感和人手完全不一样啊!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人生就是一场盛大的相遇,冷遇见暖,就有了雨;冬遇见春,有了岁月;彼此遇见,就有了牵绊。

苏靖鳞很喜欢席慕蓉说的一句话:相遇是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

所有相遇,皆是天意,不能预测,无法更改。可正因着这些遇见,让世间溢满了温暖。

还有一种相遇,叫命中注定。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里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

此生最美的遇见,莫过于灵魂的相遇。徐志摩说: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你。

感情是讲出场顺序的:来得晚,不如来得早;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只能是爱而不得。

要想一份爱开花结果,一定要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在错误的时间遇见,将会面临两难的境地和沉默无力的挣扎,最后留下无尽的遗憾和不知所谓的念想。

时光是空旷的海洋,我们像鱼一样,虽然有相同的方向,却无法靠近,孤独是心里隐藏的血液,不管是该或不该,它就是在那里,不必知道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