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纸鹤(九)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536字
  • 2020-12-23 09:35:41

他从很远的地方来,眉间弥漫着远方的风雨。

“西城杨柳弄春柔,动离忧,泪难收。犹记多情,曾为系归舟。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

天街的尽头,连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园子。园子里总是水雾弥漫的样子,即使天光明媚,这里也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潮湿感。“嗒,嗒嗒”,就是这样一个不甚讨喜的地方,有人拿着折扇轻轻敲着自己的手心,有一搭没一搭地念着一首颇为伤感的词儿。

“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飞絮落花时候、一登楼。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念完最后一个“愁”字,有人自嘲地轻笑了一声。也许是觉得自己太过伤春悲秋了,白衣公子摇了摇头,穿过园子翩然而去……

不知为何,近几年穿越成了众多年轻人白日梦的主题。眼前的生活不如意,就希望穿越到古代,以为利用自己掌握的各种现代技能,就能在那个年代混得风生水起。

可是当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边时,又有几个人能够坦然接受?

历史学究告诉大家:醒醒吧,你们以为古代的年轻人就那么好过吗?

真到了古代,也许还没搞清楚自己该干嘛,能干嘛,你就已经被踢出局了!

“云麒,你真的……”,苏靖鳞依然怀疑自己在做梦,在云麒明确地告诉她自己的身份,并在她眼皮子底下秒变身之后……

于是,苏靖鳞不纠结了,就当自己是在做梦吧,反正这个梦还不赖!

看着眼前的白衣公子,苏靖鳞觉得她找不到更好的解释了——这个世界真奇妙,这么戏剧化的事情,简直比电视剧还精彩啊!而且,好巧不巧,正是她喜欢的类型!

白衣翩翩佳公子,确如玉树临风前。

让她碰上了,她认了!

“靖鳞,你……”云麒以为她不习惯他这一身白衣长发的样子,正犹豫着变成猫还是白衬衫,却见苏靖鳞拉住了他的手,两眼放光的看着他。

“真没想到,你这个样子竟然比你穿白衬衫还好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古装剧里的男主角呢!”苏靖鳞感叹着,“对了,你说你前世是什么,什么星君,与我有缘才会再度相逢,那我呢,我前世是什么?”

苏靖鳞囧囧有神地想着,她该不会是什么仙子,女侠之类的吧——按照电视剧里的套路,她肯定也不是普通人才对。嗯,一定是这样!

可是,凭什么,她一点关于前世的记忆都没有——如果,真的有前世,她真的认识眼前这个人吗?

但是,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是真的——从她第一次碰到云麒变成的鹿启云开始,她就有这样的感觉。原来,他真的一直在她身边,不管她有没有意识到,他真的一直都在!

“那我现在是应该叫你云麒,还是启云呢?”苏靖鳞抬头看着白衣公子,乌发玉冠,眉目清朗,他真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人啊,而且还那么真实!

幸好现在是晚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他不用担心自己这一身装扮被别人看见。而且,她这么问,显然是接受他了,白衣公子松了一口气,笑道:“靖鳞,你一直都是叫我云麒的,之前的事,希望你原谅我。”

“你并没有做错什么!”苏靖鳞笑了笑,“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啊!”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

一个人真正成熟的标志是看淡人走茶凉,享受世事无常。人生有两大哀叹,一是知己难求,二是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这辈子就是这样,唯一不变的只有变化。

真的怕等着等着,最后变成陌路无言的结局,所以要珍惜当下的朋友,珍惜当下的自己,不负时光,别误了重逢。这世间的一切,冥冥中自有天意。

“云麒,云麒……”苏靖鳞默念着这个名字,似乎有什么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没关系的,发生过的事情不会消失,她只是暂时想不起来而已!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

樽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人生就是一趟艰难的旅程,你我都是那匆匆过客,就如在不同的客栈停了又走,走了又停。

所以人不应为过往伤怀,而应豁达处事,不要徒增自己的烦恼。

这个世界上真正一往无前的力量有两种,一种是爱,一种是恨,这两者,都会产生责任。

她不想去纠结过往的爱恨,因为只有把握好现在,才能拥有将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