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纸鹤(六)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522字
  • 2020-12-17 20:54:28

很多时候,退让带来的基本都是得寸进尺,别妄想能换来什么尊重和心疼。

自己想要的东西,要么奋力直追,要么就干脆放弃。

别总是逢人就喋喋不休地表决心或者哀怨不断,做别人茶余饭后的笑点有什么好?

听过一段话说:“人有时候也是可怜,喜欢的人得不到,得到的不珍惜,在一起的怀疑,失去的怀念,怀念的想相见,相见的恨晚,终其一生,满是遗憾。”

摸不到的颜色是否叫彩虹,去不了的地方是否都叫远方?

而它只是一只千纸鹤,一只承载了太多愿望和失望的纸鹤。它的鲜红是女孩儿用自己的血染就,女孩那决绝的一跳让怀揣着的它拥有了灵魂——那是一抹执念,一丝不甘,还有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眷念……

它不知道为什么而来,也不知道能帮女孩做什么。女孩儿给了它灵魂,它却换不回她的生命。

夜更黑了,月亮不知道躲去了哪里,连星星都不愿意出来露脸了。云麒跟苏靖鳞回家了,今晚坐镇宠物店的成了黑猫和大耳朵狐狸。

“小黑,你有没有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小狐狸竖着一对招风耳,狐疑地瞅着窗外,小声问身边的黑猫。刻意压低的音量,像是担心会惊扰到什么。

“太黑了……”黑猫的一双眼睛发出骇人的光,瞅着浓稠的夜色。

他生于黑暗,对黑暗天生敏感,这种连月光和星光都没有的黑夜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可是再黑的夜也不应该连风都没有,空气仿佛是凝固的,让他心里堵得慌。

那是女王的汤盘,盛放着变质的浓汤。每一个死寂的夜晚,聆听血液在地下隐秘的声响。

血红的纸鹤悬在屋檐下,看着窗台上的黑猫和小狐狸——他们看上去好像一家人一样,彼此依靠——它突然想起女孩生前对它说过的话——

这世上,没有谁是谁的靠山,凡事最好也不要太指望别人,大家都有各自的难处。实在要指望,也不能太多、太深,指望越多,难免会有些失望,失望一多就生怨怼,怨怼一生仇恨就起,这日子就不好过了。

如果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不能依靠,又能依靠谁呢?她是真的绝望了吧——本应该最理解她的母亲,却从没给过她肯定。宁愿在别人面前夸赞她,却吝啬于当面给她哪怕一句表扬的话。能伤你最深的人,一定是你最亲近最在意的人。

因为在意,才会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才会在一次次被中伤之后,不能放过自己。

世事如此荒唐,多的是物是人非的无奈。悲剧每天都在上演,又有几个人能幡然醒悟?

原谅,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却又最不值钱的东西……

在黑猫觉得不对劲的时候,云麒也敏锐地感觉到了麻烦在逼近。

苏靖鳞已经睡着了,手上的链子在黑暗里微微发着光。云麒看着那只小巧的千纸鹤,眼睛慢慢眯了起来。

他看得出来,苏靖鳞很喜欢千纸鹤,她的床头还放着一个装满各色纸鹤的许愿瓶,所以特地挑了这个礼物。他很想变回人的样子,告诉她自己的心意——也许,是该寻个机会了……

“喀啦”,玻璃瓶上突兀地出现了一道裂纹,然后“砰”的一声脆响——正在云麒神游天外的时候,苏靖鳞床头那装满纸鹤的玻璃瓶突然毫无预兆地炸裂开来。

危险——云麒下意识地飞扑过去,挡在了苏靖鳞前面。飞溅的玻璃碎片划伤了他的脸和爪子,身上也是血迹斑斑。要不是他反应快,受伤的就会变成苏靖鳞。

云麒顾不得身上的伤,立刻用结界护住了惊醒过来的苏靖鳞,施了个诀让她继续沉睡。自己转过头,面对着空中悬浮的一群纸鹤,这些纸鹤活了一般在空中扑扇着翅膀,虎视眈眈地盯着云麒。

在一地星星点点碎玻璃的映衬下,这梦幻般的情景透着丝丝诡异。

云麒盯着这些纸鹤,他感觉到了若有似无的怨气,冲撞着他脖子上的银铃。

那是一个女孩儿的死灵,透明的躯体漂浮在半空中。刘海湿溻溻地黏在她的额头上,几缕乱发遮住了她的脸,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疲惫不堪。

可她依然很好看,哪怕是在审美当中,大眼睛女孩是美女的概率往往都比较高,而眼睛偏小的单眼皮女生,看起来就没有那么的灵动可爱了。

她很虚弱,她快要撑不住了——云麒知道,她马上就要散去了——她拼尽全力来到这里,只是因为还有心愿未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