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纸鹤(五)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513字
  • 2020-12-10 23:46:54

岁月的暖,漫过时间的河,抚过久闭的心扉。谁,在时光斑驳深处,聆听到花开的声音,却未闻花名?

“云麒,你会永远陪着我的,对吗?”送走了闺蜜,苏靖鳞带着云麒回了家。她把脸轻轻埋在虎斑猫身上,感受着猫儿身上传来的暖意,落寂的心情稍有缓和。

这天底下最长情的陪伴,也许真的在宠物身上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因为人心的复杂和善变,人和人之间总是有那么多不确定的因素。哪怕一起走了很长一段路,还是很有可能在下一个路口走散。

“喵~”云麒打了个哈欠,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他当然会永远陪着她,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在他还是白虎星君的时候,他和她的缘分就已经开始了……

“靖鳞,听说你最近得了一个很好玩的东西,快拿出来给我看看呗!”满目繁花珍奇的园子里,一袭白衣丰神俊逸的公子摇着一把画了水墨画的折扇,悠哉悠哉地,带着点儿玩世不恭地向着不远处白玉亭的方向走去。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误逐世间乐,颇穷理乱情。

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

那亭子用上好的白玉建成,洁白无瑕,巧夺天工。八个飞扬的亭角上挂着晶莹剔透的风铃,无风自动,发出清脆悦耳的叮当声。色彩斑斓的鸟雀停在亭子上,悠闲地梳理着羽毛,和着风铃声低吟浅唱。

苏靖鳞把玩着手里的银铃,回头看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星君近来很闲嘛!”

“本君一向都很闲,而且你干嘛不叫我云麒?张口闭口星君,叫得那么生疏,我们什么关系啊,难不成你也想听我叫你神女!”云麒走到紫衣女子身边坐下,毫不客气地端起桌上的茶杯灌了一大口。

“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还请星君自重。”苏靖鳞收起铃铛,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这引魂铃可是个好东西啊,能否借在下一观?”云麒拉住紫衣女子的衣角,一脸无辜地看着她——不要走嘛,你这样不是显得我很没有面子!

苏靖鳞满脸黑线——有你这么套近乎的吗?你的星君殿里什么好东西没有,一个铃铛而已,你至于这么眼馋吗!

过往可寻,未来不可知,而现在,如同指尖的流沙。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只能成为路人,有些人只能成为浅浅的朋友,有些人相爱过又觉得后悔。

再温柔平和地落雨,也有把人整个浸透的力量。也许人这一生,谁也没办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完整度过,总有些人留不住,总有些故事成为回忆,还未把握已成过往……

我们的努力真的很执着,但是人和人的距离却依旧那么遥远。不仅如此,还充满着很多未知的危险,随时都会在我们探索的道路上,给我们造成巨大影响。

苏靖鳞最近看了一部电影,名叫《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主人公是位普普通通的邮差,年仅三十岁,突然被诊断患有恶性肿瘤,只剩下三个月左右的寿命。

就在他无助的时候,一个魔鬼找上门来,和他进行了交易——条件是每让世界上的某样东西消失,他就能多活一天。

听上去是比非常划算的交易。魔鬼先是让电话消失了,顺便还“解放了”所有的低头族,然后是电影、钟表,接着是猫……

然而看似无关紧要的消失,却也带走了他最为看重的人和事。比如他的初恋女友,以及因电影而结缘的好友百视达。

最终,连邮差的爱猫高丽菜也面临消失的命运……

看到这里,苏靖鳞眼眶红了——她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云麒消失了,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她会变成那个只能对着千纸鹤许愿的傻女孩,孤零零地站在一旁,像画中多出的一抹败笔之色。那孩子一直在寻找自己存在的位置,可是没有人愿意给她。

除了那只千纸鹤,她不知道还能和谁倾诉。她把所有的感情注入了一个没有灵魂的死物,妄想着有一天能够得到回应。然而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她的愿望依然没有实现……

“这是什么鬼地方,连个人影子都没有?”灵光闪闪的纸鹤绕着宠物店转了一圈,轻轻地落在窗台上。“噗”地一声轻响,所有的光都消失了。

不知不觉残月将尽,清晨的莺语已经响起。记忆是无花的蔷薇,永远不会败落,时光知味,岁月曾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