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纸鹤(三)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390字
  • 2022-04-14 17:05:25

有没有一个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繁华落尽,与子同眠。相思可曾比梦长,甚且能够跨越阴阳。

最美不是生如夏花,而是在时间的长河里,波澜不惊。

繁华落尽处谁在等我?意犹未尽的忧伤,尽付平生欢……

苏靖鳞已经很久没有笑得那么开心过了——她是真的很开心,眼睛亮晶晶的,脸上是和小朋友如出一辙的天真笑容。

送走了不速之客,她打开了鹿启云送他的那个小盒子,里面是一只千纸鹤。

不过,这明显不是普通的千纸鹤——它不是普通的糖纸折叠而成的,而是用镀了金粉的红纸,外面还涂了一层透明的保护膜,看上去小巧而精致。

这是一个千纸鹤的吊坠,纸鹤的中间有一个金属制成的小扣,可以挂在链子上。

苏靖鳞用两根手指小心地拿起那只看上去很容易碎掉的纸鹤,真是太漂亮了。她从没想过一只纸鹤还能巧夺天工到这样的地步,想来是她孤陋寡闻了。

对面的白衬衫男子笑眯眯的看着她,又从兜里掏出了一根银制的链子。“喜欢吗?来,我给你戴上吧!”

“这是专程送给我的?”苏靖鳞有些受宠若惊。

鹿启云笑了笑没有说话,只见他十分自然地接过了苏靖鳞手里的纸鹤。很顺利地把链子穿了进去,示意苏靖鳞把手伸过来……

暧昧总是可以那么随意,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也可以温暖好久,让很久没有荡漾地心田,泛起了微微的波澜。比如特意为对方倒酒夹菜送纸,再比如——悄悄送礼物。

这背后总有一股保护和被保护的感觉。不管是双方配合暧昧,还是单边实行暧昧,总有小动作在作祟。

暧昧是毒药,却又很迷人。两个人总是互相吸引。而男人女人的暧昧就像伸手摸不着的气体,能感受对方的温暖,但是又不确定有没有进一步的发展,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总想,在繁华落尽处,寻一处风轻云淡,看细水长流,看春暖花开。

君来有声,君去无语,繁华落尽逝无痕。忧烦喜乐随风散,千古一声叹。

那天之后,鹿启云就成了小店的常客。找各种理由,没事儿就往店里钻。苏靖鳞也没有多心,反而和他相处的十分愉快。鹿启云说他这次回来就是因为惦记小狐狸,却是压根儿没提要把小狐狸接回去的事儿。

两人约了周末去爬山。苏靖鳞说到时候可以把小狐狸和云麒都带上,就看见坐在对面的鹿启云,不自觉的勾唇笑了一下。

小狐狸无语的看了苏靖鳞一眼——笨女人,到现在你都还没有发现,你的虎斑猫不见了吗?

钟灵山,一个神人辈出,异事频现的地方。

人们印象中的钟灵山,是春花烂漫,是秋月如水,是彩云之南上空飘来的一朵云。但是当我们从天空俯瞰,风花雪月却难觅踪迹,这片土地已被洪荒之力接管——大地扭曲,形如褶皱,更有一条巨大的“鸿沟”,似乎要让整座山从中间崩裂。

三国时代吴国人徐整所著《三五历纪》中言: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

钟灵山的月色非常美,皎洁的月光洒满了深秋的夜,东壁的蟋蟀在低吟着。此时夜空中玉衡、开阳、摇光三星显示时节已进入了初冬,那闪烁的星辰,把夜空辉映得一片璀璨!

深秋的草叶上,已沾满晶莹的露珠,深秋已在不知不觉中到来了。

从那枝叶婆婆的树影间,听到了断续的蝉鸣声,往日的那些玄鸟都哪里去了?原来是此时已是秋雁南归的时节。

苏靖鳞小时候想不通——夜空中那叫作“箕星”,“斗星”,“牵牛”的星辰,,它们既不能颠扬,斟酌和拉车,为什么还要取这样的名称?真是虚有其名!

想到当年有人说同门之谊“坚如磐石”,而今却已四散天涯,虚名又有何用呢?

在喜怒哀乐间走走停停,每段过程都来之不易,只是阳光甚好,别辜负了今天。

她看着坐在身旁的白衬衫男子,突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