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耳狐(八)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2027字
  • 2022-06-26 07:10:15

风声越发的凄厉起来,夹杂着无数刺耳的悲鸣声,听得人头皮直发麻。

夜色是浓稠的墨水,书写着压抑的唱词。那些失去了羽翼惨死的鸟儿早已失去了悦耳的歌声,只剩下充满怨念的划破喉咙的嘶鸣。

小狐狸忍不住抬起两个爪子紧紧压住了自己的大耳朵,这种几乎要震裂耳膜的声音对于听觉敏锐的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

“这样下去可不行,你待在这里,我出去会会他们。”撂下这句话,云麒瞬间移动到了窗外,同时在宠物店周围布下了结界。这些法术他现在已经使得炉火纯青了,好像他曾经无数次用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具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眼下却容不得他多想,那团不停翻滚的黑气似乎有些畏惧眼前的白衣公子,不敢靠得太近,只是不依不饶地围着他打转,寻找合适的机会攻击。

夜风里,他的长发漫天飞舞,束发的带子舒卷飘逸,一袭白衣月光般皎洁,如同从天而降的神祇。那双眸色不同的眼睛印着月华,奇异而又澄澈,相比之下,连天幕上的繁星都要黯然失色。

云麒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片树叶,贴着嘴唇运气吹了起来。那声音不同于任何一种乐器,有着极其独特的音调,在风声中依然十分清晰,穿林逐月,直上云霄。

白衣公子神色自若,波澜不惊,完全没有理会缠着他不放的怨灵。

“叮咚”一声,银铃清脆的声音在空气中荡开,柔和的银光与翻涌的黑气纠缠在了一处。

云麒从容不迫地继续吹着叶子,急促的高音过后音调越来越平和,配合着银铃有节奏的轻响,涤荡着空气中的浊气。黑色的戾气在清心音中慢慢败下阵来,那些死灵的嘶鸣声逐渐减弱了。

黑气褪去之后,空气中浮现出一只鸟儿的幻影,有气无力地拍打着半透明的翅膀,薄弱得像要随风消散。

云麒收了铃铛,看着眼前残留的魂魄,眼神平静如水,低声道:“我知道你们有苦衷,并不想为难你们,你们有什么未达成的愿望,不妨告诉我。”

“帮帮我们,还我们自由吧,”鸟之灵悲哀地说道,“为什么,我们要为那些人的贪婪和虚荣心付出生命的代价?就因为这一身艳丽的羽毛吗?”虽然眼前是个没有实体的魂魄,云麒依然感受到了深切的悲愤。

“你知道,羽毛被人一根一根活生生拔下来的痛苦吗?”说到这里,那透明的魂魄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声音更加嘶哑,“众所周知,我们族类的所有成员都“个性刚烈”,非常容易应激。在失去羽毛之后,就很难存活下来,会在短时间之内死去。如果可以,我们宁愿不要长这样一身羽毛,宁愿丑陋一些以求自保。”

传统点翠,美则美矣,也非常残忍……

翠羽很美吗?确实。

翠鸟的羽毛有着独特的丰富层次感,在不同的光线下会呈现出皎月、湖色、深藏蓝等不同色泽。翠色欲滴,闪闪发光,宛如水上的“蓝精灵”,还很可爱!

翠鸟正因这绮丽夺目的羽毛而美名远播,但同时也遭来了杀身之祸。

传统点翠的原材料正是来源于翠羽,这门惊妙绝伦的技艺,也是残忍的艺术。

翠羽必须从活的翠鸟身上拔下来,才能保证羽毛的色彩和质量。因为一旦死亡,这魅惑的光泽便会立即黯淡下去,极大降低审美价值。而这世间,总有人,为了追求美的极致无所不用其极。

因为活鸟取毛这样残忍的点翠工艺,加上,仅仅是一套点翠饰品的制作,就要用到十几甚至上百只翠鸟的羽毛,弱小的翠鸟族群无端遭遇灭顶之灾。

因为极度的痛苦和不甘,死去的灵魂无法安息,徘徊不去,最终化为怨灵不得超生。

在所有的生灵中,死亡仿佛是一个永恒的谜题。身死如灯灭,一旦生命逝去,关于逝去之后的世界,并没有人知晓。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畏惧死亡是一种本能。

“我理解你们,”云麒点头应道,“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呢?”

“毁了那根簪子,那根沾满我族类鲜血的点翠簪子。”鸟之灵扑扇着翅膀说道。

“这是唯一的办法吗?那簪子只不过是个物品,真正害了你们的并不是那些没有灵魂的物件。”云麒问,在他看来——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终究无力挽回,但尊重生命却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好,我答应你们。”云麒允诺道。

那虚弱的魂魄满含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了。

云麒注视着那一点光芒消失在夜空,转身撤了结界,变回虎斑猫跳进店里,蹲在小狐狸身边,轻轻叹了口气。

“云麒,你不觉得奇怪么——为什么,会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惦记这里?”小狐狸挠了挠耳朵,脑袋里的嗡嗡声刚消下去。

云麒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随着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有一些物种已经濒临灭绝,人类又将很多自然之物变成珍稀物种。虽然后来大家意识到之前所犯下的过错,也在进行挽救,但还是困难重重。

世界非黑即白,左右不过生死的事。不甘心,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遗憾。

繁华落尽处,有殷红的血穿过光与影的叠合,定格为悲愤,谁在落败的残花前看见了一地忧伤?

铩羽般零落的片片枯槁,悲风迷离之际,黯然神伤地旋落在谁的跟前?

残破的羽翼,缺乏着绮丽,却暗带着几许萧飒,定格着那一刹那,内心一片惘然。

所有的物质都不可能永恒的存在天地之间。或许存在的时间长,或许短,但终究会逝去,就算再多的眼泪也换不回来。

生命的脆弱与悲哀,让人感慨可也无奈。拾取这些生命最后的眼泪,让人对生而体味、对命而审视。

雨寂嫣然,借得清秋一缕残魂。浮世沧桑,如影如浪,如梦如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