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灵猫(二)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793字
  • 2022-05-13 10:28:47

唯愿你,遍历山河,仍觉人间值得。

曾有人问:“你经常熬夜的原因是什么?”

答案五花八门,其中一条扎心的回答是:“因为晚上不敢睡,就怕明天会提前到来。”

常会害怕时间过得太快,来不及好好体会活着的乐趣。

人生就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生活没有捷径可走,是人三分苦,但即使日子处处不尽人意,也要努力,把生活过成多种可能。时间,是最公平的裁判。

宠物店每天人来人往,生活简单平和,却难免有些单调。

丫头于是买了一大堆珠子,没事就坐着穿手链编吊坠,打发时间。

一次,云麒不小心把装珠子的盒子弄翻了,珠子撒了一地,气得丫头差点把他一顿胖揍——好你个败家玩意儿!挨了骂不说,还克扣了他的小鱼干。

切,几颗破珠子,有什么了不起——云麒也赌气一整天没有搭理丫头,死活不愿意戴那串丫头给他编的脖链——他的小铃铛多好啊,什么金珠子,银珠子,都比不上他的小铃铛,哼!

直到第二天丫头气消了,亲自给他开了猫罐头拿了小鱼干,这事才算过了。

云麒确是真的打从心底喜欢夜晚,远离了白日的喧嚣与灰尘,那种混合着夜风的安静沁人心脾。而且,对于夜行性动物来说,夜晚才是他们的天下!

月光透过玻璃窗,洒落在蜷成一团的虎斑猫身上,那一身酷似白虎的斑纹越发清晰了起来。

夜色如同黏稠的墨汁,紧紧地包裹着夜幕下的一切事物,令人不自觉心生胆颤。

“吱呀”一声轻响从地下室的方向传来,虎斑猫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凭直觉,他知道不可能是老鼠。

宠物店里早就没有老鼠了,哪只不要命的老鼠敢成天在猫的眼皮子底下晃悠啊!

云麒抖了抖耳朵,打算一探究竟——好奇心害死猫又怎样?

他就是好奇心重嘛!

今天丫头去参加同学聚会了,云麒就自觉地担任起了守店的职务,他可是一只负责任的猫!

云麒迈着标准的猫步,悄无声息地朝地下室走去……

今晚的夜空没有繁星,只有几颗孤单的星星,努力地在发光,零星地分布着,像是被人丢弃的玻璃弹珠。整个夜空如一墨盘,空中有一层淡淡的云,使原本就不明亮的夜空更添迷蒙。

“靖鳞,你来啦,快过来坐!”苏靖鳞是丫头的名字——靖安宅里当窗柳,望驿台前扑地花。鳞鸿不寄辽东信,愁入春见十四弦。这两句虽然不是出自同一首诗,念起来却也是朗朗上口。

夜色温柔,路灯昏黄。聚会结束后,苏靖鳞一个人踏着夜色往宠物店走去,她喝了一点酒,但并没有喝醉,倒是嘈杂的环境让她有些头昏脑涨。夜风一吹,整个人瞬间清醒了不少。

一张石椅横在路边,铺满了落叶。上面蜷缩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看起来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乞丐。

女孩凝望着远方,视线消失在路灯尽头,似乎沉浸在回忆中,抑或是想起彼时年少,抑或是深感沧桑。

她并不觉得乞丐邋遢碍眼,当他一动不动时,就是一座岁月凝聚而成的雕塑,象征着流逝和时间。

女孩走了,她自然不会知道,在她离去后,老人睁开眼睛,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很久……

那双眼睛,不像上了年纪的人那样浑浊,反而神采奕奕,仿佛不愿被夜色埋没的点点星子。老人把手伸进衣服内兜,里面揣着一个迷你的小模型——是一只猫咪的模型。

人生起起伏伏,跌跌宕荡,分分合合,每个人都身不由己,又何必互相埋怨感伤……

簌簌无风花自堕。寂寞园林,柳老樱桃过。落日有情还照坐,山青一点横云破。

路尽河回人转舵。系缆渔村,月暗孤灯火。凭仗飞魂招楚些,我思君处君思我。

回看世间苦,苦在求不得——世间至苦,莫过于求而不得;世间至乐,莫过于寡欲知足。

其实,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生一世,但求无愧于心。

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偏偏这碎银几两,能解世间万种慌张。

是不是要迷失了方向,才能到达一个无人找到的地方?

夜,黑得像被死神的阴影笼罩。整个地下室也是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却难不倒云麒。

猫咪的眼睛能聚集环境中最微弱的光线,即使在没有月光的暗夜也不会完全没有光线,稀微的星光或由云层反射的光线,猫都能聚集且利用,因此猫只需人眼看东西所需光亮的六分之一就能分辨出物体的形状和运动。

地下室的墙面都是由水泥铺成的,为了节约成本没有过多的装饰。

地面上放着几个圆木桶和大大小小的纸箱。每个木桶上都盖着一层厚厚的的灰尘,墙角上安放着一个复古风的烛台,停电的时候蜡烛便能派上用场。

云麒觉得那摇摆不定的小小火苗也异常昏暗,很配这里的环境,但是现在,没有人来帮他点蜡烛。

这里看起来非常协调,但又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唯一能让人感到一丝光明的就是云麒那双发着光的猫眼。

响动就是从这里传出去的,云麒跳到最高的纸箱子上,竖起耳朵细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