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耳狐(六)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656字
  • 2020-11-25 10:15:22

“你胡说啥,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苏靖鳞一把捂住闺蜜的嘴,对着鹿启云露出一个十二分无奈的笑容——这下尴尬了,自己怎么会摊上这么个口无遮拦的损友,怎么掉坑里的都不知道!

“呃……她,她刚才什么也没说,你不要介意啊!”苏靖鳞打着哈哈,顾左右而言他,“这只小狐狸是你养的吗,好可爱,我一直想养来着,好羡慕你啊!”

她说的话,我可是一个字不落,全都听到了,“男朋友”这个词儿不错,似乎比“宠物”更强那么一点儿——鹿启云被她的表情逗乐了,唇角不自觉就扬了起来——这丫头竟然没有看出来,这只小狐狸就是他们在火车途中见过的那只,看来靖鳞她确实是被闺蜜的话震惊到了!

尴尬得无地自容的苏靖鳞好容易恢复了表情管理,继续皮笑肉不笑地招待起客人来。

小狐狸已经自来熟地和宠物店里的猫咪打成了一片,谁也没有注意到——打从鹿启云进门,云麒就没有出现过……

“这么说,你们是在火车上认识的?”黎欣自来熟地和鹿启云搭上了话,“无事献殷勤,赶紧的,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我们靖鳞有什么企图?”

“其实严格来算,我们应该是在朋友的婚礼上就认识了。”鹿启云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注意力却一直没有放在黎欣身上,只是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罢了。

“对了,靖鳞,你来看看这个东西。”黎欣打开随身的小背包,拿出来一个包得很讲究的小木盒。

盒子十分古朴,看上去年代久远,只是一般人难以发现,盒子上笼罩着一层时有时无的黑气。而这些,自然逃不过阴阳眼的视线。黎欣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根流光溢彩的蓝色发簪。

“这是——点翠啊!”苏靖鳞被精美繁复的花型吸引住了,忍不住凑上前去。

点翠有着千年历史,在历史上一直受到历朝历代王公贵族们的喜爱,可以说是汉民族首饰工艺的一个典范。

采生命之盛华,融合器物之美与生之灵性,具有不朽的艺术价值。

而且,点翠的制作工艺极为繁杂耗时,点翠的“点”,就道出了这门工艺的超高精细度。

“靖鳞,别碰这根簪子!”鹿启云心急之下,一把拉开了苏靖鳞想要触碰簪子的手——他一眼就看出,那根精致绝伦的点翠簪子上缠绕着无数怨灵。而且这根簪子很眼熟,他一定在哪里见过……

那簪子上的蓝色变幻无穷,像会流动一般。那是蓝色的泪珠,绝美而又残忍。

可眼泪终究流不成海洋,不如抬头看看天空,繁星可以布满整个夜空。

一天的时候很快就过去了,黎欣有事先走了,那只点翠簪子成了一个被暂时遗忘的小插曲。

没有新的客人光顾,店里剩下两个大眼瞪小眼的无聊人。可能是阳光太刺眼,鹿启云用手在眼眉上搭了个凉棚,环视四周,最后定格在苏靖鳞的脸上。

他明白——相比于从别人那里得到什么,为别人付出更能让苏靖鳞感到开心。她一直是一个心存热爱、为了帮助弱小可以舍弃繁华的人,是一个心地善良、宁可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别人的人,所以她值得这世间温柔以待。

超然物外是境界,只要身上无疾病,心中无块垒,我们就会发现,生活原本如此美好、轻松。

不言喜、不语悲。

得意时,不忘形,失意时,不失言。有两种话,是千万不能与外人道的:大的欢喜,不说。小的悲伤,不说。

每一个强大的人,都曾咬着牙度过一段没人帮忙、没人支持、没人嘘寒问暖的日子。过去了,这就是你的成人礼,过不去,求饶了,这就是你的无底洞。

作为一个过来人,这话苏靖鳞显然很认同。

人生在世,除了皱纹可以熬出来,其它的事情,都要靠抢、靠拼。一个人的优点与缺点同样鲜明,好过优点与缺点同样不鲜明。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一江春水一江涛,一山更还比一山高,强中更有强中手。这句话告诉我们,其实,人无完人,你自认为很厉害,但比你更厉害的人不计其数。

秋天总是多情,“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峨眉山上挂着半轮月亮,月光清冷,一瞬间,仿佛就是秋天了。

秋思与半月,交织在一起,描绘出了一丝不舍的情愫。这些情感加在一起,怎能不让诗人感到留恋不舍?

同时,生活经验早已告诉我们,定点观看水中月影,任凭江水怎样流动,月影却是不动的。“月亮走,我也走”,只有观者顺流而下,才会看到“影入江水流”的妙景。总之岁月漫长,然而值得等待!

时光一身一轮回,有多少人离开又回,眷恋过往;又有多少人走走停停,不知归途;还有一些人如匆匆过客,杳无音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