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耳狐(五)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617字
  • 2022-04-06 05:29:08

冷,好冷……

他快要窒息了,感觉像置身在刺骨的冰水里,拼命挣扎也无法浮出水面……再出不去的话,结果不言而喻,不是冻死就是淹死……他不想死……

虽然活着很残酷,弱肉强食是生存的法则,可他不想死……

救命……

有没有人……

喉咙像被一只苍白溃烂的鬼手死死掐住,鼻尖甚至隐约能闻到那种腐败的气息,他喊不出声音,谁来救救他……

时间一分一秒地往前走,他的意识在慢慢消散……

“乒”的一声巨响,玻璃“哗啦”碎了一地。他大口地喘着粗气,那种窒息的感觉消失了,可是依然很冷,冷得锥心刺骨……

“是谁?是谁救了我……”他茫然四顾,除了一地的碎玻璃他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

是噩梦吗?

暗夜里,他的一双眼睛亮得出奇,仿佛他这一生所有的光都凝聚在了瞳孔里。那双深潭般的眸子定定地盯着近在咫尺的一张脸,看不出悲喜……慢慢的,那光芒一点一点散开了,那些星星从夜空中滑落,消失不见了……

你知不知道,若是一盆接一盆的冷水泼下来,再高的热情也会熄灭的……

你要明白,很多时候,你的好对别人来说,就像一颗糖,吃了就没了;反之,你的坏,对别人来说,就像一个疤痕,留下了就永久存在;你觉得不快乐,是因为追求的不是“幸福”,而是“比别人幸福”,这就是最真实的人性。

人不管走到哪一步,总得找点乐子,想一些办法来消磨时间。

对于吃货来说,美食就是最好的乐子!

“靖鳞,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黎欣啃着苏靖鳞亲手做的奇曲小饼干,由衷的赞叹,“想当初,我们两为了一个烤红薯跑遍了大街小巷,腿都跑细了结果还是没有吃到嘴——我记得,从那以后你就再也不吃烤红薯了,对不对?”

“你还记得这事啊!”苏靖鳞端起花茶喝了一口,哈哈笑道:“待会儿想吃什么,晚饭我请客!”

“好怀念咋们上学那会儿啊,经常约着一起吃吃喝喝,一顿烧烤就能让人十分的满足!靖鳞,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黎欣举起茶杯和苏靖鳞碰了一下,以茶代酒,纪念她们逝去的大学时光。

两人正悠闲的享受着下午茶,东一句西一句聊着天,一边还不忘往嘴里丢果干。“叮,欢迎光临”,门上挂着的自动门铃挂牌响了,又有客人来了——

苏靖鳞扭头向门口看去,突然呆住了,刚要出口的那句“请进,随便看看”就这么硬生生给憋了回去。是鹿启云,他今天穿了一件浅蓝色的条纹衫,嘴角挂着一抹浅笑,像树荫下细碎的阳光,明亮却不灼人,修长的手指随意地把玩着一片红透的枫树叶。

有人说,枫叶为秋时情意最重,一生的坎坷,半世的情愁,风雨寒霜,相侵无怨,朴实无华,终成一片情片片情的漫山流丹。红枫倚晚霞,彩霞情相恋……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当叶子逐渐萧疏,秋林显出了它们的秀逸,那是一份不需任何点缀的洒脱与不在意俗世繁华的孤傲。传说,在枫叶落下之前就接住枫叶的人会得到幸运。而能亲眼目睹枫叶成千成百落下的人可以在心底许下一个心愿,在将来的某一天就会悄悄实现。

如果能与心爱的人一起看到枫叶飘落,两人就可以永远不分开。

他背着一个黑色的背包,还没等放下来,背包拉链突然自己开了,一对毛茸茸的大耳朵从包里探了出来——苏靖鳞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梦寐以求的小狐狸,就这样变戏法似的出现在眼前!

小狐狸蹲在鹿启云的肩膀上,四下打量着苏靖鳞的小店。

“鹿……启……启云,你……你怎么来了?”一向口齿伶俐的苏靖鳞难得的结巴了一回,她的目光被小狐狸的大耳朵黏住了,好不容易才把视线转到眼前人的脸上。

“好久不见,你已经不认识我了吗!”鹿启云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笑着道,“你不请我进店坐坐吗,苏老板?”

“呃……请……请进!”苏靖鳞囧囧有神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囧囧有神地看着帅哥带着小狐狸从容不迫地走进了自己的小店——从容淡定得,就像回自己家一样!

囧囧有神的苏靖鳞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闺蜜,刚回过神来想介绍一下这位不请自来的大神。

结果闺蜜贼兮兮地瞅着她,递过来一个“我懂”的眼神,然后开门见山,连个弯都懒得转地直接来了一句:“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靖鳞的闺蜜——黎欣,这位帅哥,你是靖鳞的男朋友吧!”

……空气突然凝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