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血驹(七)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2236字
  • 2022-07-04 22:19:13

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头叹奈何。三生石前无对错,是非不渡忘川河……

“明月万年无前身,照见古今独醒人。

公子王孙何必问,虚度我青春。

公子王孙何必问……和光也同尘……”

夜幕笼罩下,静谧的山野间,依稀传来唱戏的声音。苏靖鳞耳朵尖,她可以肯定自己并没有产生幻听。察觉到苏靖鳞目光所指,穆盈愣了一下,怔怔地看向远处,她也听见了。

要说这荒山野岭的,遇到什么山精野兽都不稀奇,稀奇的是竟然还有人在这鬼地方唱戏——这是想唱给鬼听呢?苏靖鳞朝穆盈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瞬移了过去。

一眨眼功夫,两人已经来到了一片竹林的上空。

夜风吹得两人的衣袂飘飘然,红衣似火,白衣胜雪,俱是人间绝色。

林间有一块撒满月光的空地,一袭华服的女子仰头望着明月,水袖轻杨,眉眼间皆是风情。

都说戏子入画,一生天涯。路无归,霜满颜。暧昧散尽,笙歌婉转。

女子自顾自唱完一段,突然停了下来,朗声招呼:“奴家柳玥,见过二位姐姐,不知二位姐姐觉得,奴家唱得怎么样?”边说边甩手转了一下袖子,转头看向两人所在的位置。

遇到高人了——穆盈和苏靖鳞对视了一眼,十分干脆地落在了女子身前,抱拳行了一礼。

“二位姑娘不似凡人,柳玥这厢有礼了!”那女子落落大方,款款施了个万福。

因为学戏的缘故,她的声音很好听,空灵而又婉转,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柳玥姑娘,幸会幸会!虽然我二人不懂戏,可姑娘唱得实在精彩,只一听便忍不住想要一睹为快,叨扰了。”苏靖鳞忍不住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她的妆容不似普通戏子那样浓厚,只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一双含情目,一低眉一颔首,皆是说不出的灵动。

“姑娘谬赞了,能结识两位姑娘才是柳玥的福分,只是天快要亮了,柳玥得走了,”女子看向微微泛白的天边,眼神黯淡了几分,“若有缘再见,定叫二位姑娘听个尽兴,告辞了。”

话音刚落,就见一匹黑色骏马疾驰而来,稳稳地停在了肖柳玥跟前。女子翻身上马,最后看了两人一眼,轻拍马身,风一般离去,不见了踪影。

有那么一瞬间,苏靖鳞感觉到肖柳玥的身影虚晃了一下,但不等她细想,人已经不见了。

浓妆淡抹总相宜,万般风情唱不尽。梦回断桥,入戏来。人生如戏,戏人生……

或许,真的有些人,历经千年的煎熬之苦,只是为了能够在来生寻找到前世挚爱之人。

“可惜了……”穆盈叹了口气,弯腰拾起落在泥地上一朵小花——那是方才从肖柳玥头上飘落下来的,一朵浅紫色的重瓣小花,最外层的紫色花瓣上还镶了一道银边,美得销魂。

紫蔕梅,如此美丽,却又如此危险。

“花非花,人非人,马非马……”面对苏靖鳞疑惑的目光,穆盈又来了一句更加模棱两可的话。

这个肖柳玥……有意思!

这世间,多得是奇人异事,穆盈心里也清楚。而实际上,临场不惧,信手拈来,本就是一个戏子该有的举动。只是这个柳玥姑娘,身上有一股淡淡的不属于活人的气息……

“天亮了,我们接下来去哪里?”苏靖鳞倒是没太在意,她很少对不相干的人和事追根到底。

夏有凉风冬有酒,便是人间好时节!

临江的小酒馆里,男男女女正在吃茶的吃茶,喝酒的喝酒,用膳的用膳。地方不大,却热闹得很。

肖迟意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自饮自酌。一旁的泷茵拿了一个馒头,就着一碟子咸菜和一盘小黄瓜,吃得津津有味。邻桌坐着几个汉子,端着面条不停吸溜。

这群人跟着肖迟意九死一生,却从未想过离开。做的事情虽然十恶不赦,可最开始的时候,大家也不过为了混口饭吃。做的有些坏事追究起来,理由也是相当的充分,死在他们手里的大部分人甚至本就该死。

很多事都不是非黑即白的,追溯他们行为最初的起点,他们也都曾经是迫不得已。

“全都是骗子,老子不干了!”

“你他娘的,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楼上的包间里突然大呼小叫起来,接着是一阵摔桌子砸板凳的声音,“乒铃乓啷”吵得人耳朵生疼。

肖迟意不悦地抬头看向了二楼——怎么走到那里,都有不识趣的人,吃个饭都不得安生?

他示意了一下邻桌的汉子,立刻有人站起身,准备上楼查看。

“宋大哥,不必理会这些庸人,泷茵自有办法,”泷茵喊住了那人,吹了一声口哨,窗外的树上立刻传来的扇翅膀的回应声,“以后这种事,交给小飞去干就好!”

“有劳姑娘了。”那汉子对着泷茵一抱拳,又转身坐下了。

酒馆里很快就聚集了一堆看热闹的人,他们既是伸长脖子的“看客”,又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哄客”,更是围观他人苦难而沾沾自喜的“漠客”,怎么轰都轰不出去。

就在这时,门口闪进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吸引了肖迟意的视线。

“肖公子,好久不见啊,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你!”苏靖鳞最先看到了肖迟意,只好上前打招呼。穆盈不冷不淡地点了下头,径自找了张空着的桌子先坐下。

刚想叫小二上酒,就见一个人从二楼直直摔了下来,将她眼前的桌子砸了个稀烂。

出乎意料的,那被摔得七荤八素的人并没有歇斯底里,虽然疼得眼泪汪汪,却没有大声叫惨。看着围观的吃瓜群众,眼神从最初的坚定不移,一点点被瓦解,一副受了惊吓,可怜兮兮的模样。

直到穆盈实在看不下去,站起身来准备拉他一把,那人却突然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大声尖叫起来,然后连滚带爬地跑了。看那架势,不知道的,都要以为他白日见鬼了!

这让穆盈十分无语:你叫什么叫,本姑娘根本就没碰到你好吧!

“这人脑子是不是有病,摔下来不叫,人家姑娘要拉他一把,他鬼叫什么?”

“莫不是摔傻了!”

“谁知道呢……”

围观群众立刻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多管闲事。

冷漠,本就是世间常态。

好在,总有一些好人们,在这泥泞不堪的沼泽中希望寻找到属于自己活着的一方净土。可是最后,因为想要达到黎明,又不得不坠入黑夜。

因为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了,真的会比死还难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