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凤(十二)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2226字
  • 2022-04-28 17:37:59

何故闲来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

“是君心绪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比人还高的芭蕉树旁,一身黑衣的男子收了手中长剑,盯着翠绿欲滴的芭蕉叶出神。

“公子,你看这芭蕉树长得多好,花也开过了,你说过段时间会不会结出芭蕉来?”泷茵拨开芭蕉树肥大的叶片,四处张望,可惜还是没有小飞的影子。

“能不能结果,怕是老天爷说了才算,问我也没用。”肖迟意嘴角扯出一点笑意,指了指自己的右上方,小飞就停在更高的那棵古树上,嘴里叼着一只虫子。

“公子,前些日子您让调查的那件事有眉目了。”下属快步走到肖迟意跟前,单膝跪地,将手中的纸卷儿双手呈递上去。

泷茵依然瞅着树上的小飞,不想没眼色的巴巴凑上前去。她知道,人与人之间建立信任是需要契机的,不需要急在一时。自己在组织里多年积累的经验和人脉,迟早是派得上用场的。

日头西沉,穆盈和苏靖鳞正坐在溪边烤苞米。

两人沿着玉花溪找了半日,结果就是除了肚子饿得咕咕叫,啥有用的东西也没有找到。本来她们不吃不喝也决计不会饿死,但偏偏她二人都是吃货属性的。

“还记得咱两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你看着那个糯米糕的眼神,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不多时,苞米烤好了,穆盈递了一根金黄的玉米棒子给苏靖鳞,笑着道。

“你还不是一样!”苏靖鳞吹了吹冒着热气的玉米棒——怎么可能忘记呢,毕竟她俩,就是因为吃结缘的。两人还曾约定,要一起吃遍天下美食!

两人正一边啃玉米棒一边聊天,完全不在意暗下来的天色。周朝万籁寂静,林子深处却突然传来了琴声,还有歌声,与琴声不太搭调的歌声……

听着幽凄的歌声,看着山外的残阳,一瞬间,两人虽相对而坐,却皆生出淡淡寂寥,心中似乎都有一曲独自吹奏的笙歌,却不知吹与谁人听。

两人抬头互看了对方一眼,继续默默地啃玉米棒。

直到手中的苞米只剩下一个光杆,穆盈才抬起头来道:“吃完了,去看看?”

“你说,这次咱两谁听谁的?”苏靖鳞站起身拍了拍手,对着穆盈挑了挑眉。

“我就是那磨盘上的磨,我听驴的!”穆盈嗤笑,然后在苏靖鳞的魔爪伸过来之前一溜烟跑了。

也只有在苏靖鳞面前,向来不苟言笑的穆盈才会肆意开玩笑。

林子里却有一人抱琴而坐,乍一看去,只见一头乌发配着一身素衣,温文尔雅又心如止水,整体传递出一种质朴无华的气质。近看,又有一种笑看风云的睿智,眉清目秀,让人回味无穷。

“阁下好兴致!”苏靖鳞干脆开门见山了,“不知阁下尊姓大名,来我麒麟神山有何贵干?”

穆盈的注意力倒是没有集中在这雌雄莫辨之人身上,她的目光被横在那人膝上的琴吸引了去。

论做工和精细,那把琴远不及她的凤兮,让穆盈暗自称绝的,是那把琴上刻的字。

雅音替坏一至此,琪树相鲜昆阆里。

那要怎样的一双手,才能雕刻出那般浑然一体,自带风骨的字体——三分洒脱,七分傲岸,叫人过目难忘,连她都要忍不住拍案叫绝。

“草团风送雁归声,孤负春深雨未晴。”那人没有正面回答苏靖鳞的问题,随手又拨了两下琴弦。

“若非策蹇寻花笑,定是携诗倩鹤评。”穆盈接了一句,双手在虚空之中划过,低呵一声道,“凤来!”白衣蹁跹,凤兮琴像见了老友一般,悬空停在穆盈手边,琴弦微微颤动。

“特地飞来有意,等闲却去无情……”穆盈没有唱,只是朗声念了一句,手指在琴弦上扫过。似有疾风掠过,惊得一旁的树叶“哗啦”一声,拉开了序幕。

这是,要斗琴?

苏靖鳞乐了,她可是好久没有目睹穆盈的琴技了——这么多年了,想必是大有长进的!

道士携琴送,吟船载鹤回。这两人看上去各有所长,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万里快超诣,岂知道路长。琴声破开了林子里稀薄的雾气,直上九霄。

“白发都门柳,清心庾岭梅。”苏靖鳞听了半晌,只觉得心潮澎湃,似要被那或悠扬或低沉的琴声吸进去一般。

交情尽付炎凉外,身计聊凭吏隐中……

“无成归未得,不是不谋归。”穆盈这一句,是特地念给苏靖鳞听的——她其实早就想回来找她了,只是迫于无奈,拖了这许多时日。

苏靖鳞自然知道穆盈要表达什么,她站起身,紫衣红裙具杨,和着琴声舞起剑来。

那人看着两个与众不同的女子,似有所感,琴音一改先前的斗志高昂,变得委婉迎合起来。

曲高和寡,或许很难被理解,但应该被尊重。

琴师的瞳仁是天然的茶褐色,像浸在清泉中的琥珀,却也像玻璃一般清脆易碎。不想争锋相对,那便握手求和。容不得,是少年意气轻三表;和为贵,才是真正的尽兴归。

生如夏花之绚烂,又何必步步相逼。

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莫过于心无牵挂、感受最敏锐、完全放松的时刻?

其实不然,虽然这些时候我们也有可能体会到快乐,但最愉悦的时刻通常在一个人为了某项艰巨的任务而辛苦付出,把体能与智慧都发挥到极致的时候。

每个人毕生都面临着不计其数的挑战,而每次挑战都是一个获得幸福的良机。“心流”是指我们在做某些事情时,那种全神贯注、投入忘我的状态。

这种状态下,你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在事情完成之后,便会觉得非常的满足……

终于,琴声停了,似乎就连林中鸟兽也能感受到那质朴的琴音里,蕴含着的穿透力。

苏靖鳞想起曾经翻着一整座山寻找答案的时候,山坡凶险陡峭,杂草丛生。部分坡地难以攀爬,无法靠近,可大家伙始终都没有放弃,走不通的路,族人们就在附近树干上打个支点,另一头结绳而下,一寸一寸搜遍所有区域。

黑夜来临,整座山头被星星点点的火光照得发亮。

爱一点娇黄成晕,情知点污投泥玉。

诗人随分得春风,无论是遇到了困难,还是充满自信,还是无奈落寞,都喜欢用笑容去面对。

雨后天青,是那枝头的梅子色。它们有的透着清凉,有的抚摸着安慰,有的映照着一抹宁静……

都透露着对生活的态度与向往——人面不知何处去,青山依旧笑春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