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凤(八)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2238字
  • 2022-04-14 16:47:49

月亮是我的银币,可否换一个你的专属微笑?

夜观星河璀璨,在月光下,似乎爱与恨都变得朦胧了……

夜深了,穆盈白衣飘飘,足尖在树枝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如同没有重量一般飘了出去。

她轻松避开了麒麟神山的守卫,思考着要不要给多年未见的故友一个惊喜!

不多时,一只炫丽的火凤凰轻轻落在了苏靖鳞屋顶上,收起翅膀打了个哈欠。然后用一只爪子揭起了一块琉璃瓦,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往屋子里左凑右凑,咕噜噜转了两圈!

苏靖鳞已经睡下了,忙活了一整天她累得够呛,竟然没有察觉屋顶上来了“不速之客”。

“睡什么睡,起来嗨呀!”穆盈心里念叨了一句,准备吓唬吓唬昔日的闺中密友。

幼时青梅竹马,怎比兴随兮青梅煮酒?

寻思了片刻,火凤凰隐去了身形,兴致勃勃地摘梅子去了。

作为战斗力最强的上古神鸟,摘梅子这种事情自然难不倒穆盈,很快她便去而复返。

满载而归的穆盈把刚摘回来的梅子整齐地放在屋顶上,美滋滋地先自己尝了一颗,然后挑出一颗最大的对准苏靖鳞光洁的额头扔了过去!

只可惜,梅子高估了自己的本事,而穆盈低估了苏靖鳞的本事。苏靖鳞的结界挡不住身为火凤凰的穆盈是自然,但如果连颗梅子都挡不住那就说不过去了。

那颗倒霉催的梅子被结界弹了开去,心不甘情不愿地落在了地上。

恶作剧失败,穆盈却没有气馁,刚准备亲自出马再丢一个,梅子树上突然传出了一声猫叫。

这什么情况,什么猫如此胆大包天,敢和她这个脾气暴躁的“女魔头”叫板?

穆盈自嘲地笑了一声,她真是记性越来越不济了——竟然忘了一直惦记靖鳞的人不在少数,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她这么不招人待见的!

“来都来了,藏头露尾的作甚?”穆盈轻笑,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梅子。

“你这大半夜不睡觉,在这干嘛呢?”虎斑猫从梅子树上跳下来,幻化成了白衣公子的样子。

“你管得着吗?”穆盈扔了一颗梅子给云麒,自顾自地坐在了台阶上。

“梅黄时节怯衣单,五月江吴麦秀寒。”云麒接住那颗青里透黄的梅子,不知想起来什么旧事,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转头看向穆盈,轻轻摇了摇头——靖鳞这几日累坏了,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苏靖鳞自然不知道云麒已经回来了,心安理得的以为他还在青昱的白明山上蹭吃蹭喝呢!

“左右来都来了,星君也是属夜猫子的,不妨先去山里转转,抓些个野味回来当早餐如何?”穆盈虽然打消了恶作剧扰苏靖鳞清梦的念头,但并不打算放过云麒——总得有个人陪她打发时间不是!

“古人云:人之谤我也,与其能辩,不如能容;人之侮我也,与其能防,不如能化。”云麒开启了文绉绉的话痨模式,气得穆盈掉头就走,懒得搭理他了!

其实,穆盈此来,也不仅仅是为了叙旧,而是有求于苏靖鳞。

有求于人,这对于心高气傲的凤凰一族来说,向来是羞于启齿的。

你是不是也害怕求人帮忙?

既害怕自己的请求被拒绝,又害怕自己的请求对方不好意思拒绝。每次麻烦了别人,心里都揪着好半天舒展不开。所以穆盈向来都是奉行——求人不如求己这一真理。

故友去得东风残,只恐酒冷无人问。

麒麟神山上除了苏靖鳞喜欢木屋,其他长老们住的都比较气派。而其中最神秘的地方便是议事厅,这里平日里有专人打理,闲杂人等不得进出。

当然,议事厅真正神秘的地方不是那宽敞明亮的正厅,而是位于地下不见天日的密室。

重要的是,这间密室只有三个人知道,其中一个正是苏靖鳞的阿爹——麒麟一族的族长。

翌日清晨,天光未明,苏靖鳞刚梳洗完毕,就被她阿娘叫走了,说是有要紧之事交代。

苏靖鳞走得匆忙,没注意到她屋外的梅子树上,一只火凤凰埋头睡得正香。

苏靖鳞跟着娘亲径直穿过议事厅,又穿过了数道暗门,最后来到了那扇雕刻了图腾的石门前。图腾是三只麒麟,焚风踏火而来,中间环绕着一个球形的刻着梵文的图案。

苏靖鳞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那图腾上的梵文和引魂铃上的一模一样……

只是苏靖鳞没有时间仔细琢磨这其中的深意,密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了,阿爹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忧郁,甚至还带着一丝丝凉意和犹豫。

不管是忧郁还是犹豫,出现在别人身上或许很正常。但是苏靖鳞敢保证,她从未在阿爹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神情——身为一族之长,又是曾经战神坐下的第一武将,麒麟神山的山主脸上,不应该出现这样的表情。

苏靖鳞刚要开口询问,却被阿爹直接拉进了密室,示意她的娘亲关上了石门。

阿爹把不明就里的苏靖鳞带到了一面石墙跟前,墙上有一张十分老旧的图纸。

那是麒麟一族的族谱,苏靖鳞赫然发现,排在首位的正是自己的祖母。

三双眼睛都盯着这张族谱,空气仿佛凝固了……

穆盈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苏靖鳞,她的身边还睡着一窝毛绒绒的小鸭子!

苏靖鳞回麒麟神山时,把她先前在白民之国的农家小院里养的小鸡小鸭全部送给了邻居大婶。她压根没想到,云麒会把她最喜欢的那窝小鸭子偷了回来,养在离木屋不远的玉花溪。

玉花溪是一条天然的山间溪流,无论冬夏,河水都是冰凉冰凉的。

云麒记得苏靖鳞小时候,最喜欢去溪水里捉鱼摸虾。只是今日的玉花溪边多了很多不应景的东西,那些血肉模糊的东西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样子,血水顺着斜坡流进溪水,连带着泥土搅混在一起,染得清澈见底的溪水彻底失去了透亮。

不应景,不合适,还很扎眼!

玉花溪不远处的石头上坐着一名绿衣男子,对眼前惊悚的一幕视若无睹。

穆盈记得,玉花溪附近有一个很朴素的八角亭子,风景优美,目及之处都是绿色的。她最喜欢的树屋建在亭子对面,与环境融为一体。那是她和苏靖鳞的秘密基地,藏着两个小丫头片子的无忧时光。

只是天气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前一秒还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的麒麟神山,下一秒就乌云密布,大雨倾盆。山色本来是青衫一般的浅,并不耀眼,却丝丝入扣。此刻,一切都被乌云笼罩了……

在欲望的面前,红罗金迷的幻境,原来可以这么轻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