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赤鸟(七)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709字
  • 2021-01-27 11:55:29

骇浪奔涛增婉转,风叱云咤也缠绵。愿所有梦见过远方的人,心有惊雷,生似静湖。

悠闲的时光总是去得格外的快,午后的阳光越发明媚,风也吹得越发温柔起来。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快看,新娘子出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被吸引了过去。苏靖鳞看着一袭白纱曳地光彩照人的好友,心里忍不住感慨——果然,女人当新娘子的时候是一生中最美的!

反观她自己,好像总是差那么一点机遇,到现在还是一个人——还好,有宠物店那些小家伙陪着她,倒也不觉得孤独。“云麒,还好我有你。”苏靖鳞这么一想,心里平衡了。

主角出场了,盼着和新娘子拍照的亲朋好友立刻围了过去,草地上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苏靖鳞本无意去凑这个热闹,却被身边自来熟的人强拉了过去,她不小心绊了一下,险些摔倒。还好有人及时拉了她一把,避免了她五体投地和大地母亲来个亲密接触!

晚餐时,苏靖鳞一直觉得坐在自己身边的人有些眼熟,半天才想起来,似乎就是慌乱中拉了她一把的人。她又不好意思刻意去看,只好把注意力集中在美食上。忽听得那人笑着对她道:“姑娘是一个人来参加婚宴吗?刚好我也是一个人,不如交个朋友吧。”

苏靖鳞侧头看他,瞥见这人有着纤细的脸骨和下巴,高挑的身型,清冷感自然产生。

见他笑得友善,更兼声音听着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便没有多想,轻轻点了点头。这一瞥她才发现,穿白衬衫的男子其实长得眉清目秀,更有一种干净利落的气质。虽然不是帅得惊天动地,却是越看越耐看的那种类型。

两人边吃边聊,倒也相处得很愉快。奇怪的是,直到宴席结束,这人却没有要她的联系方式。萍水相逢而已,苏靖鳞这样一想,又觉得很正常,难道是她自己多心了?

人心,见外不见里,未必能一眼看穿;感情,表里不如一,未必能一朝识破。

只需心有阳光,不惧阴霾。风雨人生,困境逆境都无可避免,有些人却始终能够在逆境中保持一颗积极乐观的心态。即使生活已经一地鸡毛,依旧用心维持着生活中的美好,努力创造属于自己的快乐,用心经营生活,成为很多人的开心果。

宴席的中途,又到了新人登台致辞的环节。听着台上两个修成正果的人互相交换誓词,台下也是掌声热烈。到了新郎拥吻新娘的时刻,很多人更是忍不住欢呼雀跃。

人生总需要一些仪式,把所有的热爱都做到极致,把所有的喜爱都变成一种坚持。

被一个人深深地爱着将给你力量;深深地爱着一个人将给你勇气。

因为爱,才让两个人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因此说明,爱是打破两个人之间隔阂的重要因素,它的地位无法被替代。

其实,爱一个人和被一个人爱着,是有所不同的。

被一个人爱着,是幸运,是一股强大的支撑自己前进的力量;而爱一个人,则是无畏,是不畏惧流言蜚语的勇气,是给足了自己挑战世界的勇气。

而正是因为这相互作用的力量和勇气,才让两个人慢慢靠近。

夜幕降临,草地上亮起了柔和的彩灯,留下来的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聊。苏靖鳞也定了明天一早回程的票,她接过白衬衫男子递来的香槟,和他轻轻碰了一下杯子:“能认识你真的很开心,多谢关照。”

“没准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呢!”那人挑了挑眉,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来。

眼前的女孩子,拥有的是一颗进退有度,左右有局,谦和善良的心!

她平和而坚毅,她的刚与柔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也在你看得到的地方。在她的独立与文质之下,脸上总会有些许“沉思”的神韵,而生活中的她,不赶什么浪潮,也不搭别人的船,因为自己心里有海洋。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这样醉人的月色,倒是叫人不忍离去……

其实说到底,没有人能够,完全不在意他人的看法。只不过,孰轻孰重,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杆“秤”罢了。

世道无常,人心变化,只堪堪岁月,便教人晦暗神伤,毕竟曾经到现在所有言行,再怎么是殚尽心力之下的无奈之举,再如何是真相水落石出,万事尘埃落定,过去造成的一点一滴都已记在了回忆里,伤在了心里,成为了余生的印记。

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虎斑猫的一双眼睛亮得惊人。窗外一阵阴风刮过,一团阴影攀着窗沿欲透窗而入,被云麒毫不留情一爪子拍了过去。像拍散了一团黑色的雾气,转瞬又凝聚在一起扑了过来。

一只血红色的鸟儿突然挡在了云麒身前,翅膀一扇,赤金色的火焰摧枯拉朽,裹挟着黑雾剧烈燃烧起来。火光消逝,一切归于平静,连一星半点的渣子都没有留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