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乘黄(十三)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789字
  • 2022-05-17 22:23:37

江水侵云影,鸿雁欲南飞。

生活总是不尽人意,甚至会让人遍体鳞伤。到最后,那些受伤后结痂的地方,会成为我们最坚强的部分。

“这不是普通的山火,”云麒吸了吸鼻子,皱着眉头道,“这浓烟的味道不对劲……”

“眼睛都睁不开还非要来,不是我说你啊,笨猫!”苏靖鳞忍不住继续念叨,“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任何时候都不过时,你到底知不知道。”

“下去看看吧。”青昱看不下去了,青衣一杨,率先朝着火场降落下去。

“公子当心些,”一声娇喝突然想起,一袭紫衣飘然而落。

劲风吹得竹叶“哗啦”作响,紫衣女子飞身扑进了火海。虽是女子,她的身姿却透着一股矫健,别人都是在风中凌乱,而她却是在风中摇曳。

风的力量是温厚的,像小溪一样以四两拨千斤之姿,明净地冲刷着整个世界。

“璃鸢!”苏靖鳞看着紫衣女子长叹了一声——唉~这火急火燎的性子,怕是永远也改不了。

“这,我去帮她灭火。”青昱呆了一呆,这姑娘风风火火的性子,倒是让他想起一个——故人……

苏靖鳞还没反应过来,青衣公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突然,背后一道寒光闪过。惨叫声不绝于耳,没有人看到云麒是怎么出手的。可他如果不出手,从云头上跌下去的人就会变成苏靖鳞。

“你,你不讲武德……”那人翻了个白眼,重重跌倒在地上。

“哼,我早就该猜到是你。”云麒和苏靖鳞一前一后跟了下去。

“说,是谁,谁指使你来放的火?”云麒冷哼了一声,“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

那人只是瞪着眼睛看着苏靖鳞,死活不吭一声。

“要求一只猫讲武德,你脑袋被门夹了吧!”云麒翻了个白眼,一爪子把人拍晕,一甩袖子走了。

片片落花在半空中飘落,被火蛇一卷,很快化为了灰烬。

“我说你跑哪去,也是,你的苏姑娘还等着你去帮她呢!”云麒没走几步,身后突然响起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四下里却是空无一人……

等肖迟意赶到着火的地方时,大火已经灭了,苏靖鳞一行也不见了踪影。地上是山火肆虐之后的大片狼藉,看不到一个活物。却有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突兀地留在焦黑的火场中央。

思虑再三,肖迟意同意泷茵上前查探。

当泷茵把白布揭开时,凄惨万分的景象出现了,那死尸眼珠子完全冒了出来,舌头伸在嘴外,鼻子、耳朵里都是干涸的血迹,脖子底下已经没有皮肉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这种惨状,泷茵还是忍不住倒退了一步——难怪要用布盖起来,是个人都受不了。

肖迟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只是觉得奇怪——这个人,显然不是被火烧死的,否则应该是尸骨无存才对。不过在这样的山火中,是绝对不可能留下什么痕迹的。

火,世间最具毁灭性的力量之一。以温柔但有力的笔触,写遍了这世间的壮丽与疾苦,写透了人性的善良与罪恶。力量本身没有好坏之分,掌控力量的人却又善恶之别。

不等泷茵开口,肖迟意已经离开了。

他仿佛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对活人尚且冷漠,何况是一具莫名出现的尸体。

泷茵看着他离开,眼神暗淡无光。这般冷漠无情,真让人心凉……

这种不闻不问,比跟你大吵一架更让人难受。因为你感觉不到他爱你,但也不能确定他不再爱你。

他不暴力,也不冷暴力,只是精神上漠视你,你们不怎么沟通,你走不进他心里去。

于是你明明站在他左侧,却像隔着一条银河。

最可悲的是殊不知,他在对你冷漠时,正在为别人赴汤蹈火。

其实,每个人都很平凡,平凡的身体,平凡的生命。

她多想有个人对她好点,多想有个人会对她说“累了,别逞强,歇一会;烦了,别闷着,找些乐;困了,别硬撑,早点睡”,哪怕只是片刻的关心。

没病也要注意身体,不渴也要多喝热水,再烦也要放下释然,再忙也要休息……

就像那个只见过一面的青衣公子说的:“善待自己的身体,它才会善待你。”

可惜那个人并不是因为关心她,只因为他是医者——医者仁心。

泷茵一直以为或者,眼睛看到的就是真相,哪怕只是一部分真相,而不是全部真相。有些话,本以为只是几句短短的威胁,但没想到……

泷茵记得,一个女人跟她说过,丈夫出轨后,让她最痛的不是他的背叛,而是自己的遗憾。

她忽然发现,她和一个男人一起虚度了二十年的光阴,她甚至从未再为谁心动过。

她痛恨这个男人是因为他的出轨让她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的人生是如此贫瘠和绝望。

痛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发现自己骗了自己很多年。而最终,你也没法再欺骗自己……

去而复返的云麒忍不住揪着肖迟意的衣领,对他怒目而视。这种时候,他怎么能丢下一个姑娘自己一走了之?这心得有多大,才能让身边人孤身只影为他犯险?

站在时光的彼岸,我祈求上苍,让我站在离你最近的地方,哪怕只能是痴痴地守望。

倾尽此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