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乘黄(八)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583字
  • 2022-03-02 08:16:49

再冰凉的雪也是会融化的,我相信你也会融化的。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最记仇的地方是哪儿,那么一定是赌场。

张斐然输给黎尹那天,跑到曾和她开撕的黎辛面前冷嘲热讽。

黎尹暗戳戳地乐开了花,以后再也不用听她的碎碎念,酒也可以随便喝,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离开家后,黎尹收拾完行囊,带着自己的狗就决定浪迹天涯。

约了几个朋友去聊天、喝酒,喝到通宵不醉不归。

这种自由的日子,持续了大半个月。

渐渐的,身边的朋友也被约了个遍。但每次到点他们就得回家,黎尹后来去了小姨家。

小姨三十多岁就离异,二十多年过去,至今还是孑然一人。

黎尹时常催她找个伴,享受余生,她却总是推脱。

对于曾经抛妻弃子的前夫,她似乎有着某种执念。

小姨总是喜欢给黎尹讲起前夫过去对她的种种伤害,说一次就要哭一次。

可奇怪的是,她似乎又对这个曾经伤她至深的人,念念不忘。

她记得前夫曾经给她写过的信,在一起时吵过的架,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她女儿如今已结婚成家,但到了女儿家里,她还是对前夫的事一提再提。

女儿曾安慰她说:“就算当初我阿爹没有离开,以他的个性,你俩还是会走到这一步。在一起,你还是得伺候他那脾气,还不如现在自由自在。

小姨却说:“那也不一定,至少有个伴,很多男人也许老了就好了”。

表妹把这件事告诉黎尹,她才明白,小姨这么多年说到底,还是放不下。

她似乎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相爱的两人,可以转身就变成陌生人。

这种想不通,道不明的情绪一直裹挟着她,二十多年来,从未消淡。

二十多年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可她却都拿来回忆了。

有一种关系叫做“共生”,倘若彼此分开,则双方或者其中一方便无法生存。

这其实真的很悲哀……

“大兄弟,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泷茵正在讲故事给旁边的人听。

台面上她真的很会照顾人,那人回应说:“我说,大哥真的很有福气。”

“福气……什么是福气呢?”泷茵叹了口气。

“在这一点上我是对的,”这名男子继续说道,“如果是我,肯定会希望永远和你在一起。”

“真的?”泷茵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身影,眼神里闪过一丝落寂。

人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死也是一刹那的事。

生而为人,如果不能选择生命的“开始”,是否可以决定怎样“结束”呢?

“你们真打算和这个狐妖一起,他诡计多端,千万不要上当。”客栈门口,两个男子正在争论不休。苏靖鳞抱着虎斑猫好奇地看了过去。

“你见过哪些事情往奇怪的方向发展?”男子大声道:“对于这个问题,明明是我最有发言权。”

最近,在黑魂山临湖村,发生了一件惊心动魄的事。一只重达四百五十斤的大老虎闯进村庄。只见它凶狠地朝一名女子扑去。千钧一发之际,一辆小车从路上冲下农田,企图救出命悬一线的女子,整个过程可谓是绝地求生。

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虽然人人都愿意用最大的善意去看待世界,但身边仍潜藏着许多极度自私的人。女子获救后,非但不知道感激推车人的救命之恩,还一口咬定是对方的车惊吓了老虎,才抓伤了她。

这种自恃无辜的“强盗逻辑”会将他人的付出视为理所应当,即便有人因此受伤,对自己也毫无影响。

她告诉自己:“一切都是那人的错,而不是因为自己倒霉。”只是她忘了,如果不是那个人,她已经命丧虎口,那里还有什么运气和人家坐下来理论。

《周易》中说,正位凝命。

正位,是说心态要端正,底线要守住,不要走了邪路。

各守其位,各安其心。

心中不作非分之想,守好自己的事情,不会对别人的事情指手画脚。

凝命,是说集中精神,摒除杂念。

我们的心智、我们的情智每天都是在耗散之中,所以要把这些念头收敛起来,不作无所谓的损耗。春若不耕,秋则无望;少若不勤,老无所依。

时光不可追,岁月不等人,曾经的日子或许未尽人意,但也无法回头。

但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漫长的修行。

我们要做的,就是趁时光未老,带着新的感悟,管理好自己。

花谢花会开,春去秋会来,但是时间不会倒流,人生也无法重来。

而所谓不负此生,其实就是不负每一分每一秒,不负人生的每一个阶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