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乘黄(五)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2132字
  • 2022-06-08 15:36:19

苏靖鳞拉着小莹假装不经意地往前走,经过那几个人身边时特意放慢了脚步。

兴许是小莹的到来无形中帮上了忙——谁叫小丫头满脸天真,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更容易让人放下戒心呢!

不经意间,几句话飘进了苏靖鳞的耳朵。

“抓紧时间,闹出人命来就不好了……”

“可这些人的命,一般大夫可能无从下手……除非……”

“你是说,乘黄?”

乘黄……

苏靖鳞朝小莹使了个眼色,小丫头心有灵犀地点了一下头。两人继续往前走,一段路后,小莹又偷偷折返,化作一道莹光不见了踪影。

“什么,你让小不点龙杀了个回马枪?”云麒震惊了,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苏靖鳞,“你就这么放心那个丫头?搞不好一会儿我们又要去救龙了!”

“你这话说的,小莹好歹也是龙族的一员,不带这样打击人的!”苏靖鳞哭笑不得——堂堂龙族,竟然被一只猫数落,还“小不点龙”,怪不得小莹那丫头每次见到云麒都没有好脸色。

人世间的是是非非,本不需评判,因为道义自在人心。当一个人过于执着自证时,往往是心中早有答案,只是不敢去面对,不愿去承认罢了。

小莹悄无声息地跟上了其中一个人,只是她不知道,与此同时,还有一只鸽子和她干着同样的事情。当然小莹也不知道,她的隐身术在血鸽面前并没有什么用。

这世间如果真的存在巧合,就如同爱情的降临,从来不由得人来定夺。

小莹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苏靖鳞又开始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她没想到事情会耽搁这么久,人生地不熟的,再这样下去,她就不得不做长远打算。

云麒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也知道找不到乘黄苏靖鳞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于是提议道:“既然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不如我们就在此处开个铺子,养点鸡鸭鹅什么的混混日子好不好?”

苏靖鳞眼睛一亮,竖起大拇指看着虎斑猫点着头道:“这主意不错唉,我怎么没想到养点什么,免得到时候坐吃山空。我们还可以种些蔬菜瓜果什么的,你等我一下下,我这就去买啊!”

不多时,苏靖鳞就回来了,左手里拎着两只不停蹬腿的兔子,右手的篮子里是几只毛绒绒的小黄鸭,背上的竹筐里还装了一窝小鸡崽。

冷清的农家小院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叽叽喳喳”之声不绝于耳。

云麒也没工夫打瞌睡了,主动承担起了看家护院的工作。于是,苏靖鳞默默打消了再去搞一只看门狗的念头。她由衷地觉得,有个会变成猫的家伙在身边,真好!

是啊,只要云麒在她身边!

真的是太好了!

傍晚的时候,小莹回来了。小丫头显然是累坏了,连正门都懒得走,只见一道荧光穿过敞开的窗户,“嘭”的一声砸在了桌子上,把正在喝水的虎斑猫吓了一跳。

好在,云麒没有炸毛,他只是无语地看着东倒西歪的小丫头,阴阳怪气地开口问:“丫头,你这阵仗是准备吓唬谁啊!莽莽撞撞的,有没有外人看到?”

“没有,没有,我一个人回来的,绝对没有人跟踪。”小莹显然是累坏了,一把抓起桌上的水壶,“咕咚咕咚”猛灌了一气,前襟上立刻滴上了大片的水渍。

“你没事吧,慢点喝,小心……”,云麒好心提醒。

“咳咳……”

然而,没等云麒说完,小莹就被呛得连连咳嗽起来。

“不是……我说……”云麒傻眼,只好默默地闭上了嘴!

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小莹忍不住甩给云麒一个十二分哀怨的眼神——我说大哥,你可真是个乌鸦嘴啊,白长了那么帅的一张脸,真的是!

想她辛苦了一整天,连饭都吃不上,喝口水还呛了个半死,也太倒霉了吧!

等苏靖鳞推门进屋,看到的就是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的小丫头,手里边还捏着半块吃剩的糕点。

“她坚持要等你回来。”云麒习惯性地抬头看了苏靖鳞一眼,虽然他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傻丫头,一定累坏了吧。”苏靖鳞把小莹抱到了床榻上,轻手轻脚地盖上被子。然后自己走回桌边,坐到了小莹先前坐的凳子上。

是旭日东升之际,阳光透过枝叶,洒在远处朱红色的城墙之上。

还是在岁末时节,带着思念翻山越岭,风尘仆仆回到家的那一刻,抬头望见那一只红灯笼,那跳动的火光,是这人世间最温暖的红。

但这世间最惊艳的红,存在这滴水成冰的季节里。常言道:五角喇叭向天冲,不逊梅花一点红!

密不透风的暗室里,有人在密谋着下一步行动计划。

如果可以,他也想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然而,名利这种东西,天生就跟道德犯冲。因为,道德是修身养性的,也是约束人性之恶的,视贪婪、好名、重利、淫乱等与名利息息相关的东西为敌人。

“你明明知道,一切来钱快的生意,都写在法典里……”

“对,我知道!”那人笑了笑,继续道,“我们本来就不是好人来的,我的话或许有点夸张,但是你不要忘了,当初是你自愿跟着我的,怎么,后悔了?”

“我没有……”

“哈哈哈,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吧!”那人的笑声满是讥讽,旁边的人脸上越难看,他反而笑得越发肆无忌惮。本来名利之下,就充斥着太多不人道甚至违法的交易。

可是,利益所驱,又有几个人能抵挡住诱惑呢?

感情,又何尝不是如此?

苏靖鳞记得,娘亲的一位友人曾对她的女儿说过:“只有走在阳光底下的爱情,才能够开花结果。”

这句话对女孩子的影响,可是很大的。

很多女孩子谈恋爱后,出于个中原因都不好意思和家人说明,即便受了伤害爹娘也无从得知,想要正确引导都没有办法。要让女孩儿知道,喜欢一个人,哪怕是单恋,都没什么可以丢人的。

可人总是这样,以为自己要的是功成名就,要的是华服锦绣,要的是万人敬仰,所以,不停地攀爬,不断地争斗,不住地奔波,直到有一天猝不及防地转身,才发现,当初想要守护和分享的那个人,早已消失在人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