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赤鸟(六)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513字
  • 2020-10-18 15:40:09

有些故事来不及真正开始,就被写成了昨天;有些人还没有好好相爱,就成了过客。

但总有一个人,无惧时过境迁一直都在——就在她一转身就能看到的地方,从不曾离去。

入夜,酒店的灯还亮着,披散着头发的苏靖鳞拿着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发呆。也许是因为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极少熬夜的她依然毫无睡意。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苏靖鳞看着本子上娟秀的字迹,心慢慢沉静下来,一直觉得这是一幅很美的画面。

那时候星辰铺满整个天空,好似有风在吹动它们。而你我就相会于画楼的西畔,桂堂的东侧——女孩子总是爱幻想的,哪怕是在梦里,与她相会的那个人,会是谁呢?

“云麒,你跑去哪儿了?我好想你……”苏靖鳞翻了个身,不知梦到了什么,喃喃低语。她平日里经常抱着云麒午睡,已经习惯了有他陪在身边的气息,自然而然的挂念着他。

只是她可能做梦也想不到,云麒竟然真的跟来了!虎斑猫悄无声息地跳上床,窝在她枕头边打了个哈欠。苏靖鳞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很自然地伸手把他揽进了怀里,睡得安稳了。

“你已经弄丢了本猫一次,还是那么心大,还想把你猫大爷扔家里自己跑出来玩!本猫只好亲自出马,寸步不离地跟着你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云麒心里这么想着,干脆蜷成一团赖在苏靖鳞怀里不下地了。天知道他为什么对这个丫头有着那么深的执念!

很快,一人一猫进入了梦乡。须臾,虎斑猫脖子上的银铃发出一道柔和的光芒,映出一个白衣公子的身形,慢慢凝聚成实体——玉冠发带,长发如墨,发丝散落在白衣上黑白分明。狭长的眉眼中似有星辰点点,鼻梁挺直,唇角似笑非笑,整个人像一幅水墨画一般干净出尘。

云麒看着熟睡的苏靖鳞——第一次在她面前显出原身,他竟有些紧张,手心沁出一层薄汗——还好,她睡着了。他坐在床边看了她一会儿,突然有种想把她叫醒的冲动,她如果见到他的真容,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

想法归想法,最后他还是生生忍住了,怕吓到她,还是找到合适的机会再说吧。

也许遇到对的人,一切都不是问题。在这之前,他从不知道遇到喜欢的人会是哪种状态。

睡梦中的她,带着几分迷离,几分慵懒,眉眼间几分清冷,一举一动都如此动人心弦。

算了,他还是先以一只猫的身份陪着她吧……

那是一场极为浪漫的户外婚礼,草坪上摆满了白色的桌椅,每张桌子上都有一个复古的花瓶,插着鲜切的玫瑰花,花瓣上洒了水珠,娇艳欲滴。椅子上拴着红色和紫色的心形气球。草坪边上长条形的桌子排成整齐的一列,上面堆着精致小巧的糕点。

人还没有到齐,新娘子想必是还在梳妆打扮。苏靖鳞坐在椅子上杵着下巴骨发呆——她看上去太安静了,这样热闹的场合与她有些格格不入。她不知道云麒来找她了,云麒在她醒来之前变回虎斑猫偷偷溜了出去。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微风徐徐地吹着,云麒蹲在花园里一个隐蔽的角落晒太阳,一只带着漂亮花纹的黑色凤蝶轻盈地飞过来,落在云麒的鼻头上,扑扇了两下翅膀,像停在花朵上一样惬意。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心若有所执着,犹如生根不动,映出的是放不下的过往。故不论于何处,心都不可存有丝毫执着,才能随时任运自在。

就像那只凤蝶,不知道太阳之下是什么,也许是光,也许什么都不是,她只要自在地飞舞就好了!风和太阳并肩的时候,哪怕世界都要绕行。

勇敢去梦,永恒去爱,是我们一生中最美的功课,即便留下伤疤,那也是身上最绚丽的勋章!就是因为这样,看到别人幸福才会衷心送上祝愿。

草地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还有几个小孩子拿着气球追逐玩闹。苏靖鳞起身,准备去拿一块小蛋糕,一群鸽子盘旋着飞过她头顶的天空,她扬起头弯起了嘴角。

那些鸽子的身子胖乎乎的,全身像是穿上了洁白的婚纱,脖子上有一圈金黄色的绒毛,蓝色的翅膀就像两小块蓝锦锻似的。苏靖鳞目光追随着它们,心情越发愉悦起来。

那些有你的日子被称作诗,放飞了,就是我的远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