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乘黄(二)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679字
  • 2022-05-26 10:06:55

这个世界很美好,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可爱。

大姐在苏靖鳞和云麒临时落脚的破草屋里好吃好睡,大有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架势。

她蹭吃蹭喝,云麒忍了,吃饱喝足了还不走,这就有点过分了。

“您的伤口还需要敷药解毒,我们这里没有草药。”云麒拐弯抹角地开始撵人。

“我这不是想感谢姑娘……”大姐抬头看了正背对着她准备药膳粥的苏靖鳞一眼,这才反应过来和她说话的是躺在篝火旁故意拿尾巴对着她的虎斑猫云麒。

这,这,这猫会说人话!

大姐惊得从破草席上弹了起来,不等苏靖鳞下逐客令就一溜烟跑了……

“哎呀,露馅儿了!”云麒一拍大腿,猫脸上瞪出了一个让苏靖鳞哭笑不得的表情。

“你明明是故意的!”苏靖鳞无语地摇了摇头,拿木勺盛了一碗粥,又在热气腾腾的粥里放了一条晾干的小黄鱼,把粥碗推到云麒跟前。

感情,应该是正大光明的,偷偷摸摸算什么本事,就算要博同情,那也应该是光明正大的!

大姐走后没多久,又来了两个小丫头片子,看来这地方民风开放,走街串巷串门子已成习俗。

两人看到云麒两眼直放光,硬要撸猫撸个够本!

看到两丫头一脸幸福的样子,一向不许外人靠近自己的云麒只能勉强开始一顿撒娇卖萌的骚操作。但令云麒郁闷的是,这两位靠近的小姐姐竟然都是两手空空的,而且没带食物就算了,还在他的脑瓜子上甚是随意地摸来摸去。

看到两小丫头竟然敢白嫖自己,云麒的暴脾气立马就起来了,好在这个时候,苏靖鳞过来了。

不过,苏靖鳞还是没有直接下逐客令,毕竟大过年的,赶人出去实在不厚道。

想到明日就是除夕,苏靖鳞特意起了个大早准备大扫除。往年在麒麟神山的时候,每逢今日她都会和家人一起,早早起床,把家里上上下下打扫干净,把厄运霉气统统扫地出门,一番洗刷让家里焕然一新。

除旧,才能迎新;家净,好运才会进门!

苏靖鳞热情满满地和两小丫头片子打了招呼,又拿来瓜果零嘴和两人分享,末了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按照这地方的风俗,她需不需要给人压岁钱呢?

过年为什么要给孩子压岁钱?

相传北宋神宗年间,某年春节夜晚,有个副宰相王韶的小儿子南陔,跟随大人在街头观灯游玩时,不料被歹人掠走,想勒索王韶一笔钱财。

逃跑中正巧遇朝廷车子经过,南陔大声呼救,歹人放下南陔仓皇逃跑。后来,宋神宗得知此事后,就赐予南陔一些金钱,给他压惊,从此“压岁钱“在民间流传开来。

苏靖鳞摸了摸自己干瘪的钱包,复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出门那么久,她已是囊中羞涩,之前肖迟意在的时候,她没觉得,现在才发现,银子是个好东西,可惜她快没有了。

好在两小丫头也没想那么多,撸猫撸够本之后,两人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走之前还送了苏靖鳞一副年画。画上是一只瑞兽,脚踏五彩祥云,狐狸一样的眼里透着睿智。

“想必这画上的瑞兽就是我们要找的乘黄了,”苏靖鳞一边贴年画一边对云麒道,“这地方的人把乘黄画在年画上,想必是十分崇拜这神兽,你觉得和他比起来……”

“我觉得还是麒麟更威风!”云麒一口咬定,对着苏靖鳞露齿一笑。

“我一直很好奇,十二生肖里为什么没有猫?”苏靖鳞眼珠子一转,故意对着云麒做了个鬼脸。

“民间传说用鼠骗了猫的说法来解释这个问题,但我觉得不对,你看我这么英明神武,怎么可能为鼠辈所欺骗,”云麒煞有介事道,“真正的原因应该是那时候还没有猫,对,一定是这样。”

猫原产于埃及,何时传入中原已不可考,民间传说则由唐三藏从印度带回。

所以猫在传入中国以前,十二生肖早就排完成定论了。而且,十二生肖中已经有了老虎这只大猫,所以小猫就不用值班了。

“我也觉得你说得对,好了,年画也有了,我们就凑合着过个年吧,”苏靖鳞点着头对云麒竖起了大拇指,“这儿的人虽然有些自来熟,但都信守江湖道义,倒也不是什么呃……坏事。”

“你喜欢就好,对我来说在哪都一样。”云麒舔着爪子道。

尾生抱柱,至死方休.。人生苦痛的事太多了,记性好的,大概都被厚重的苦痛压死了;只有记性坏的,适者生存,还能欣然活着。所谓的记性坏,并非是对过去的人与事全然忘记,而是不再执着于过去的得与失。

倘若一个人始终沉湎于过去,就会无法自拔。

一个放不开的过往,如藤条扎根于脑海中,日复一日,越是年久,缠绕的力量就越大。

不管过去如何,让一切在清扫中清除,一人一猫齐齐整整,迈向新生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