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血鸽(八)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860字
  • 2021-12-31 06:12:49

你看,生活总是如此艰难,世事无常,风雨不改,唯有时间童叟无欺。

在遇到肖迟意之前,泷茵有过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那时候的女子,好像人生最大的意义就是嫁个好人家,相夫教子,然后平淡无奇地过完一辈子。

因为两家人是世交,从小就订了娃娃亲,泷茵一开始也没有反对。而世俗的烟火,总是能把纯美的感情熏黑,既酸了眼睛还呛得心口疼!

泷茵记得,第一次去男方家过年,大年夜全家守岁,到了凌晨才睡下。

未来的准婆婆告诉她,明天要早早起来包饺子。

泷茵不想起那么早。

可婆婆说,这是习俗。

果不其然,翌日天还没亮,婆婆便轻手轻脚过来叫泷茵起床,还嘱咐她别吵醒其他人。

泷茵这才意识到,原来婆婆只叫醒她一个人包饺子。

那可不行,凭什么她要接受这种不公平待遇!

她大声喊醒了所有人,连家里的狗,都被她一脚踢醒!整个院子鸡飞狗跳,沉浸在新春的欢乐里!

这还差不多——要讲习俗,那就全家都得讲习俗,要包饺子,就全家都得起来包饺子,那才吉利嘛。从那之后,婆家大年初一摸黑起来包饺子的习俗,莫名消失了,变成了年三十夜里,全家一起提前把饺子包好。而泷茵,自然越发的不讨人喜欢了,可她不在乎,依然我行我素。

再后来,泷茵违背爹娘的意愿搞砸了订婚礼,一个人光明正大地离家出走了。她不想做一个永远被关在深宅大院里,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她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

当遇到不公平的秩序时,无论是恭维强者,指望他们来主持公道,还是同情弱者,和他一起承受不公,都是治标不治本。只有把错误的秩序一脚踢翻,才能建立起新的秩序,结局才不会太过惨淡。

要分清真想和曲解,更加关注自己的感受,而不是执着于争辩“对”和“错”。坚持自己的价值认知,因为这个世界上真正爱你的人,是会从行动上来帮助你的,而不是打着爱的旗号来轻贱你,让你活在压抑之中。

她是那只即使头破血流也不甘心当笼中鸟的鸽子,只追寻自由的风和天空的足迹……

“苏姑娘,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又到了晚膳时间,金陵客栈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泷茵提了一壶酒,难得地坐在了苏靖鳞身边,兀自开口道,“如果你曾经很在意一个人,可是后来你发现他不是个好人,你还会……”

“这世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好人或是坏人,不是吗?”苏靖鳞看了一眼面前多出来的酒杯,打断了泷茵,“用简单的好与坏来评价一个人,往往都是片面的。”

“苏姑娘高见,泷茵受教了!”泷茵给苏靖鳞倒了一杯酒,十几日相处下来,她对苏靖鳞的敌意少了大半——要不是肖迟意看苏靖鳞的眼神让她觉得不爽,她可能已经不讨厌这一身紫衣红裙的清冷女子了。

命运,不是什么神秘的力量,而是自我的花开出的果。你如何选择,命运就如何发生。想要知道费了多少心,只需看树上挂了多少果实。

人生如箭,开弓无悔!

狄淇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这个只见过一次的姐姐,虽然她帮过她和娘亲,可她们毕竟只是萍水相逢。她知道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本来应该分道扬镳,各走各路。

可娘说过:“人要知恩图报,不懂感恩的人是不配拥有将来的。”

所有的一切,都要从狄淇儿听到的那声嘶哑的惨叫开始。天真善良的她在吵闹的人群中,顺着声音找去,竟然看到了二十多年来最让她震惊的画面……

那满身是血的白衣公子,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变成了一只猫,一只只剩半条命的虎斑猫。

在确定虎斑猫还活着时,狄淇儿就强行将他翻过身去,想检查一下伤势。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云麒就这样被狄淇儿捡了回去,变成了一只米虫。直到他勉强能够行动,狄淇儿才松了一口气。

可云麒的眼睛依旧什么也看不见,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从堂堂白虎星君直接变成一只猫——他已经疲惫得,甚至维持不了白虎的形态了么?

又听到小丫头喊他吃饭的声音,然而云麒只是勉强地睁开没有焦距的双眼看了看,随后便不屑地扭过头去,继续闭目养神。这行为让拿着鱼汤拌饭的狄淇儿觉得不可思议——这要是换成别的猫,闻到鱼腥味的那一刻,就立马摇着尾巴上前来蹭吃蹭喝了。

狄淇儿自然不知道,被她捡回来的虎斑猫,曾经是身着白衣,只与夕阳为伴,恣意享受梨花酒的翩翩公子。更不知道,他就是苏靖鳞一直在寻找的——星君殿正主,四圣兽之一,白虎星君。

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万幸,他的梦醒了,即使看不见前进的方向,也有道路可以求索。这繁华的背后,是他自己的能力与决心。

前途很远,也很暗。然而不要怕,只有不害怕的人面前才有路。

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自由;所有的强大,都是为了不同的选择;而他所有的幸运,都是为了与她重逢。

如此,生活的重心才不至于绑定在单一的事物上。

想把每一缕归途中的晚霞,都藏起来留给你。我在星河上写下了你的名字,如果星光洒落的话,你看见的那颗星星会最闪耀。听风起雨落,笑看归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