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血鸽(五)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919字
  • 2021-12-06 21:11:59

神爱世人,可并不是所有人心中都有神。

“苏姑娘,我们不要管闲事了,眼下还是找人要紧。”泷茵虽然同情女人和孩子的遭遇,可她不喜欢惹麻烦。而苏靖鳞事事强出头的做法,泷茵并不赞同。

“锄强扶弱,不是管闲事,泷茵,这就是你不对了,”肖迟意笑道,“这种时候,你应该帮忙,而不是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边说边就站到了苏靖鳞身边,摆明了立场。

“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程咬金?”那气势汹汹的男人见肖迟意长得斯斯文文,白白净净,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乳臭未干的小白脸,也就只会嘴上逞能!

然而他低估了“小白脸”的脾气,下一秒就直接跪地求饶了!

苏靖鳞甚至没有看清,肖迟意是如何动作的,他手中的匕首直直抵着男子的颈动脉,只需一点点力道,就能立刻送他去阎王爷跟前报道!

“好,好汉饶命!”男子立刻认怂了,吓得双膝跪地直喊饶命。

“我可不是什么好汉来的,不过至少比你厉害那么一点点,既然今天你倒霉被我们撞上了,还是乖乖把孩子放下吧,省得大家麻烦。”肖迟意和颜悦色道,故意稍微抖了一下手,男子脖子上立刻多了一道血痕。

“是是是,大侠您说了算!”男子点头如捣蒜,哆嗦着把小女孩交到女人手里后一溜烟跑了。

围观群众争相鼓起掌来,纷纷竖起大拇指称赞。

苏靖鳞看着肖迟意,终于露出了一点久违的笑意,一行人继续上路。

“恕我冒昧,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你。”苏靖鳞拿起一条烤鱼,啃了一口,看着大快朵颐的肖迟意。篝火不时“噼里啪啦”爆起火花,火光映着几张年轻的脸庞,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如果不是小莹和云麒下落不明,苏靖鳞倒是打心里觉得这样的日子真的还不赖。

几个人草草解决了晚饭,苏靖鳞去河边打水。

看着走远的紫衣女子,泷茵终于忍不住问肖迟意:“属下还是不明白,您为何不告诉苏姑娘实情,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了真相,恐怕不会谅解……”

“泷茵,不要随便扼杀一个人的希望,那样不仅不厚道而且会折寿的。”肖迟意轻声道。

“我……”泷茵刚想辩解,又被肖迟意打断了话头。

“此番,也不仅仅是为了卖个人情给麒麟一族,泷茵你想想,我们此行不是只抓凶手,其实主谋的罪更大,”顿了顿又道,“那个人,他是主谋的徒弟,抓了他可以做人质不是。”

“不管您是否正确,泷茵听你的就是,”双十年华的女子抚摸着雪白的鸽羽,不以为然道,“您是泷茵的恩人,就像这鸽子,也并不在意自己的主人是好是坏。”

“泷茵你要记住,很多时候,对与错的界限本就是模糊的,做你认为对的事就好。”肖迟意说完,起身去牵马,苏靖鳞也拎着装满水的竹筒回来了,一行人连夜赶路。

直觉这个东西还是挺准的,你能察觉到的所有怠慢、轻蔑,你也能感受到所有的喜欢与关心。

并不是因为敏感,而是切切实实的存在。在成年人的感情世界里有一个潜规则,不主动就是答案,没有回应就等于拒绝,这世界上没有人闲到一天到晚围着你一个人转。

“有那个人的消息了吗?”三天后,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寸草不生的地方。肖迟意一改往日的漫不经心,整个人变成了一匹机警的狼,随时准备着给对手致命一击。

泷茵正在整理装行李的木箱,被肖迟意冷不丁的问话吓了一跳。面对突如其来的打断,泷茵很快做出回应道:“小飞已经去打探消息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你说说,这一堆人有时候还没有一只鸽子管用。”肖迟意叹了口气,自顾自走了。

有人住高楼,有人居深沟,走投无路的可怜人很多。这世道,在阳间的未必都是人。

“我看这泷茵姑娘,除了养鸽子也没别的本事了,真不知道头儿为什么这么器重她?”

随行的两个嫩头青趁着休整的功夫你一言我一语地八卦起来,不巧被苏靖鳞听了个正着。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倒觉得泷茵没那么讨厌了。

大概人都是自私的,总是觉得自己付出很多,对方却做得不够多。想得到某样东西的时候万分期待,得不到了却熟视无睹,最后只能说冷暖自知。

一个人只要有害怕的东西就好,最怕的就是他无所畏惧。

所谓人生困境,不过是胡思乱想,自我设置的枷锁。有时候,困住我们的不是困境,而是自己的思想。患得患失,会举步难行;过分在意,则注定心力交瘁。

这种内耗的感觉就如同总有两个小人在内心打架,每天什么也没做,却身心疲惫。

为了养好精神,准备接下来的行动,肖迟意特地找了一户人家借住。颠簸了数日的一行人总算有了个像样的落脚之处,不用再风餐露宿。

看着窗外绚丽的季节,最美人间四月,即将拉开帷幕。

永远记得遇见的时节,柳未绿,花未红,可依然感谢那个季冬寒渐渐散去,春暖悄悄溢出山谷,而那个人,却扮亮了整个季节,成了所有回忆的开端。

轩窗,翠竹,清风,细雨,弹一曲高山流水,抚一曲渔舟唱晚,远方有念、近处无忧,春去春又回,岁月渐老,记忆虽不如初,回忆却暖着心扉。一起走过的路、一同陪伴的时光,忆起,能让嘴角微微上扬,心中有丝丝缕缕地暖,便没有辜负时光的馈赠。

感谢我们遇见!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