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血鸽(三)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779字
  • 2021-11-28 05:15:00

说话之伤,都是暗伤,自带缓释效果,若无人点醒,至死不知。

马车一路颠簸,坐在车里的两个女子互看了对方一眼,都没有什么好眼色。

“你这个人真的是不可理喻,我们肖公子对你这么好了你还不领情,换做是我才不会拿热脸去贴你的冷屁股!”泷茵憋了一肚子火气,趁着肖迟意不在故意对着苏靖鳞恶语相向。

见苏靖鳞不搭理她,泷茵不依不饶,话说得更难听了:“像你这样的人,装得高高在上的样子给谁看?要是没有肖大哥帮你,别说救人了,你还得把自己搭进去。奉劝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免得贻笑大方。”

这回连赶马车的人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心想——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说话这么损,人家要不是看你人小不懂事懒得和你计较,肯定得揍得你满地找牙!

苏靖鳞终于抬头看了咄咄逼人的泷茵一眼,心里直犯嘀咕——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果一个人有了什么特别出众的东西,就容易招来他人的妒忌,甚至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尤其是女人的嫉妒心,一旦作起祟来将会是灾难性的。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会牵扯出数不计数的勾结阴暗。

七月的午后暑气鼎盛,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血腥味——气味来自一只被铁丝捆住四肢,丢在路边等死的狗。它的样子十分狼狈,身上布满斑斑血迹,四肢抽搐,前脚不停地挣扎,看起来非常痛苦。

它叫贝里,一只最常见不过的看门狗。

作为普通人家看家护院的工具,贝里活着的意义就是看好门,守好东西,仅此而已。

而现在,它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到哪而去,居无定所,无人认养,只知道流浪流浪……

不知道自己来这个残酷的世界还要经历什么,饥饿严寒成了它最大的敌人。

“可怜的小东西……”泷茵看了一眼捶死的贝里,眼里闪过一丝同情。

“停下,我要救它!”苏靖鳞二话不说跳下了马车,大步来到狗子身边,挥刀砍断了贝里身上的铁丝。她给贝里喂了些水,不顾它满身血污,将它抱上了马车。

“没想到你还真是菩萨心肠,都自身难保了还要救这畜生的命,你忙得过来么你?”泷茵讥讽道,十分嫌弃地看了苏靖鳞和贝里一眼,转过头把目光移到了车窗外。

苏靖鳞依然没有搭理泷茵,只是细心地处理贝里身上的伤口。在做这些的时候,她心里十分平静。

有的人,可以为了一己私欲栽赃嫁祸。也有的人,为了保住不相干的人和动物宁愿牺牲自己。

因为在她眼里,生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年少冲动和青春懵懂,只觉得每做一件善事都是在为自己积累福报。她希望这些福报能给她在乎的人带来好运,她虽然不拜佛,却也相信因果轮回。

所以,那种喜欢搞受害者有罪论的人,一再共情罪恶,只会显得自己和罪犯一样卑劣残忍。

在苏靖鳞的细心照顾下,贝里一点点好转,那顽强的生命力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最开心的莫过于苏靖鳞了,看到贝里终于能够站起来,跌跌撞撞扑到她怀里,久违的笑容又回到了苏靖鳞脸上。

这一回,连泷茵也难得的没有再说风凉话,对苏靖鳞的态度有所改观。

这两人的关系转变太快,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你们倒好,整得我好像才是多余的那一个——肖迟意这样想着,忍不住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肖迟意记得,当他还是个小屁孩儿的时候,师傅教过他一个处理坏情绪的方法——当你因为一些事情不开心时,拿出一张纸,把让自己不开心的事情用很小的字写上去。

然后再在旁边用很大的字,写上最近让你很开心或者很感动的事情。

等你写完,你的坏情绪,可能就减少了百分之六十。

人们总是会悄悄地放大失败对自身的影响,也总是忽略生活中积极的一面。比如你丢了几个铜板,比捡到银子对自己情绪的影响持续更久,等等。

但其实,当面对失败的时候,我们的情绪是被蒙蔽了的,我们当下的情绪并不是真实的,而是被惯性思维引导。

所以普通人总是会沉浸在由于惯性思维产生的负面影响里。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通过主观意识,调整自己的心态,让自己更客观、更真实地面对自己当下的状态。当你知道这是一个认知陷阱之后,就要尝试着训练自己,积极面对生活中正向的一切。

别老是看那些鸡汤,或者听那些所谓感同身受的剧情,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从此之后,你能更真实地面对自己,也会更快乐。

就像他爱苏靖鳞,爱得无欲无求,至此不休,甚至不需要对方知道。

真正做到了“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我从未奢望你来爱我,我从未设想你会有理由爱我,我也从未认为我自己惹人爱慕。对我来说能被赐予机会爱你就应心怀感激了。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也许世上最好的事情,莫过于你和我擦肩而过,然后一起回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