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血鸽(二)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697字
  • 2021-11-23 05:49:26

只要展开翅膀,整个天空都是你的梦!

“丫头,要到什么时候你才能明白,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想与你为敌——我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过伤害你,我一直以来的心愿,不过是——愿你安好……”

苏靖鳞抬眼看着樱花花瓣一片片飘落,粉色的、白色的,纷纷扬扬,像碎了一地的梦。

传说,樱花是一种很残忍的花,树下埋葬的尸体越多,花开得越是娇艳。花之舞,需要亡灵的悲歌作配——风弄花满地,月影舞婆娑……

“上个月,我来找你的时候,樱花都开了,”肖迟意伸手,夹住一片落在苏靖鳞头顶的樱花瓣,看着女子眼眸里映出他手里的残瓣,叹息了一声,“真美啊……”

苏靖鳞有一双水灵的杏眼,一般杏眼都是搭配中规中矩的扇形双眼皮,偏偏她是深眼窝加内双,不说话时乖巧清新,活泼起来又灵动加倍。这样一双眼睛,搭配上紫衣红裙,美得让人心醉。

身为麒麟一族的神女,她什么都不用做就拥有麒麟神山的庇佑,生来就受到族人的尊敬。难得的是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特别,她的努力,让很多人如芒在背。

偏偏多数人忘了,自己既没有实力,也不愿努力。

他们早就已经越来越习惯了躺平。大家都想代入天降紫微星的爽文剧本,而不是靠自己努力逆天改命的升级剧本。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又败给自己,输得一塌糊涂还觉得自己只是生不逢时。

好像有一天终于发现,所谓“努力就能得到”只是一个童话。

世界上有鳞次栉比,看不见的门槛。生下来就在门里的人,云淡风轻就会被看见、被夸赞;而门槛之外的人用尽吃奶的力气往上爬,不仅爬不过门槛,灰头土脸的样子也徒惹人笑话。

既然有些人躺平的起点,就是付出努力也不一定能到达的终点,那为什么还要选择努力?

不如在哪儿摔倒,就在那里躺会儿好了!

苏靖鳞怒视肖迟意几十秒,才慢慢起身。

云麒,你到底怎么样了?

你为何迟迟没有赶来?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要不是肖迟意说他知道小莹的下落,苏靖鳞是绝对不会与之为伍的。

这时,一个妖冶的女子走到苏靖鳞面前,粗鲁地抬起了她的下巴。

肖迟意神色微变,终究没有阻止。本来,他就不是个好人来的。

泷茵天生有一双仿若藏进江南烟雨的秋水剪瞳,不管生气还是魅笑都能第一时间锁定对方的视觉中心,让人不自觉就忽略了面纱带来的神秘感。

泷茵自小便喜爱唱歌跳舞,多年苦练加上师从高人让她周身充斥着超乎常人的气场,以致于对付起普通人来得心应手。即便是面对苏靖鳞这样一看就不寻常的女子,她也不带怕的。

面对挑衅,苏靖鳞也不生气,淡淡瞥了一眼旁边不动声色的肖迟意,又扫了一眼咄咄逼人的泷茵,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真是岂有此理。”

“你……”泷茵见苏靖鳞一脸淡然,反而有些讶然。

“怎么,姑娘对我有意见?”苏靖鳞冷笑。

“那还用说,你这不知好歹的……”泷茵气急,正想动手。

“够了,泷茵,注意自己的身份!”肖迟意看不下去,终于开口了。

“她凭什么……”泷茵心有不甘地松开手,盯着苏靖鳞的眼睛依然充满恨意。

马车上的人深知泷茵的脾气,都为苏靖鳞捏了一把冷汗。可苏靖鳞并不担心,她仰着头和泷茵对视——这个一见面就想给她下马威的女子,跟她什么仇什么怨?

苏靖鳞的直觉告诉她,十有八九是与肖迟意有关,因为她自己并未得罪过泷茵。

肖迟意的手下见她如此淡定,反而有点佩服起来。

稍事休整,一行人继续上路。苏靖鳞坐在肖迟意旁边,无聊地听着底下人有一搭没一搭地低声闲聊,脸上终于显露出些许疲惫,她是该休息一下了。

“我只是有点好奇,不过,最近真是怪事连连啊,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了?”

“首领带头一起去了啊,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听说,附近村子里有几户人家,前些日子不知何因全部暴毙身亡。”

“更邪门的是,就在昨日连守灵的人都全死了,并且他们身上都有被撕咬的痕迹。”

“我还听说,当晚老翁的孙子也在灵堂守夜,然后莫名奇妙地失踪了。”

“老翁的确有个孙子,但是后来清理现场的人没发现他的尸体。”

苏靖鳞心不在焉地听着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心里有些不舒服。眼下,她更担心的还是小莹和云麒,总觉得一切都在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马车继续颠簸,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一只雪白的鸽子扑扇着翅膀悄无声息落在马车顶上,歪头转动着血红色的眼睛。鸽子慢条斯理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像一个事不关己的看客,对一切都选择冷眼旁观。

旁观,兴许更容易看清事情的真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