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灵猫(一)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2650字
  • 2022-08-08 09:46:21

天气有些闷热,灰蒙蒙的天空懒洋洋地飘着一层厚厚的乌云,随时可能来场暴雨的样子。

没有风来驱散这该死的燥热,即便大敞着窗户,也会让人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几只麻雀无精打采地歇在电线杆子上,大半天没有一点动静,看得人直犯困。

“喵呜”,一只四肢雪白的虎斑猫轻盈敏捷地跳上窗台,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十分嫌弃地瞪了柜台上那只花里胡哨,只会一个劲儿摇手的招财猫一眼——明明有他这货真价实帅气迷人的猫主子在,真搞不明白那个笨蛋丫头为什么还要搞个冒牌货摆在这里碍眼!

虎斑猫还记得丫头一开始管他叫“小耳朵”,因为他是一只比较少见的卷耳猫。

他的耳朵不像普通的猫咪是直立着的,而是天生卷曲。

刚出生时两只软乎乎的小耳朵几乎是贴在头顶上,十分呆萌可爱。

丫头就这样一眼相中了他,欢天喜地抱回了家!

但虎斑猫并不喜欢这个名字,觉得这个可爱得冒傻气的名字与他英明神武的气质一点也不般配。

虎斑猫成了丫头家的新成员,不过,丫头喜欢他的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恨不得走到哪都带着,片刻也不想分开,显然是把他当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哪怕一开始,他总是很高冷地躲开她想要给他顺毛的手。

丫头的手很好看,双手的皮肤柔软光滑白白嫩嫩,十指纤细修长,指甲圆润饱满,手心总是暖融融的,让她挠痒痒其实是件贼享受的事情!

“云麒,你看到树上那只鸟了吗?怎么浑身黑漆漆的,真难看!”店里的另一只小白猫也跳到了窗台上,蹲在虎斑猫身边舔爪子。

小白是宠物店的新成员,十分崇拜云麒,喜欢跟在云麒屁股后面当跟班,俨然把他当成了大哥大!

“那是乌鸦,自然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了!”虎斑猫哼了一声,“好不好看不重要,重点是好不好吃才对!”说着还不怀好意地舔了舔嘴唇。

那乌鸦也看到了他们,但是并不在意,眼睛叽里咕噜转了一圈,傲娇地别过头去。

“不是吧,乌漆嘛黑的你也能下得去嘴?”小白把云麒的玩笑话当真了!

“大清八早的,关注一只乌鸦做什么?不嫌晦气!”云麒跳下窗台,奔着小鱼干去了——丫头说过,吃好早餐是开始崭新一天的第一要务!

乌鸦在很多人眼里,可不是什么吉祥的好兆头。

人们通常把乌鸦看作是不祥的预兆,因为凡是乌鸦出现的地方,总是阴气很重,还有可能伴随着死亡的到来。所以在民间,乌鸦总是晦气的象征,有乌鸦在的地方,总是有厄运和不好的东西出现。

云麒倒是不关注这些,他不过是嫌弃那一身黑的鸟玩意长得丑罢了!

自然,“云麒”才是他本来的名字,用梵文刻在他藏在脖子里的那个小银铃上。

第一次见面,铃铛就被丫头发现了,却没有留意上面有字。后来发现了,便改口唤他“云麒”,本来丫头是看不懂梵文的,却不知为何一眼就认出来这两个字。这个名字让云麒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好像很久以前,就有人那么叫过他……

“云麒,云麒……你快过来啊!”

云麒……

铃铛是空心的,不会发出任何声响,又被长长的领毛盖住了,很不容易看到。

云麒从出生就戴着这个铃铛,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给戴上去的,然后就再也没有摘下来过。铃铛上围绕“云麒”二字雕刻着精致繁复的花纹,小小一枚银铃,方寸之间足见雕工之精湛。

半年前,丫头拒绝了父母给她安排的工作,开了这家宠物店。

月明坐空山,不觉石苔冷——丫头很喜欢有关明月的诗句,于是店名就叫“月下”,月下故人归……

招牌上一只猫儿拖拉着毛茸茸的长尾巴背靠在弯月上,配着圆胖可爱的字体,十分讨喜。

图样是丫头自己设计的,只有云麒觉得月亮上那只猫胖墩墩的,连脖子都没有,和自己一点也不像!

在云麒看来,丫头是个特别容易满足的小姑娘——不求财富无数,只求吃穿不愁!

古人云:“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不因富贵而盲目追求,不因贫贱而忧虑悲伤,妥妥的一个乐天派。

云麒喜欢丫头的笑脸,就像丫头喜欢给他挠痒痒一样!

其实,丫头最喜欢的是云麒的眼睛,一只蓝得像盛夏的夜空,一只是璀璨的金色——异瞳在猫眼中也是比较稀有的,传说那是可以看到另一个世界的眼睛!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丫头在宠物店门口放了一把摇椅,没事就抱着云麒半躺在上面翻闲书晒太阳。

广厦千间,夜眠不过七尺;锦衣玉食,一日不过三餐;财富太多,反而成了负累,吃穿不愁就是最好的生活。至少在这一点上,丫头从来没有亏待过云麒,猫粮猫罐头管够!

丫头喜欢交朋友,小店里的原木茶台就是专门招待朋友的。不求高朋满座,但求知己二三——常言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应酬上的推杯换盏,怎比得上围炉夜话,温茶浅酌?

丫头喜欢花茶,那一整朵花在玻璃茶杯中盛开的样子确实很美,热水冲进去花瓣就会变得半透明,在水汽中浮浮沉沉。丫头偶尔还会让云麒一起品茶——云麒倒觉得,花茶喝起来的味道远不如闻起来舒服!

费力讨好所有人,不如结交二三知己。而宠物店里的小家伙们都是丫头的知己!

朋友圈再大,时间过去,能留下的寥寥无几。而云麒知道,他是永远不会离开丫头的。

不求房子多大,只求一家温暖。人们常说:“家是温馨的港湾,不管船行多远,都会在这里靠岸。”

房子是用来承载岁月与感情的地方,不用太大,够用就行。

只有房子的躯壳,没有世事冷暖,柴米油盐的不是家。充满爱和温暖,有人间烟火气的地方才叫做家。月下宠物店就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

宠物店坐落于蓝花楹大街的转角处,圣洁的蓝花楹,让整个世界都美好起来了。

蓝花楹是一种很奇特的植物,树干粗壮挺拔,枝杈却散乱柔软,蓝花重得能压弯了枝丫,却又会被一阵轻轻的小风刮落了去。只是那淡蓝色的花朵铺在布满鹅卵石的院子里,漂在因雨水而丰沛起来的园中小溪上,真是说不出的好看。

花开得快,落得也快,仿佛一夜之间,就已经铺了满地,但是,若抬头看那树梢,新开的花朵依旧灿烂。

蓝花楹的花语是在绝望中等待爱情——那样唯美的,浅浅的蓝紫色调,像一个未完的梦境。也许就是因为蓝花楹的梦幻唯美,才有了一个个动人的爱情故事。

可是今天的蓝花楹树上多了一个不速之客,那也是一只猫,那只骨瘦如柴的黑猫蹲在树杆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不知道的人看到猫咪这么忧郁的神情,搞不好还以为是铲屎官虐待它了呢。

这只猫咪坐着的时候,刻意张开双腿就像是人类坐板凳一样,还把自己的其中一只爪子给撑在了双腿中间,这样的姿势别提多猥琐了。

云麒看了黑猫一眼,哪怕隔着厚厚的玻璃,他依然感觉到黑猫也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黑猫的眼神,让云麒有些不爽,干脆扭开头转移了注意力——眼不见为净,对于喵星人,这句话同样是实用的。

黑猫一动不动地蹲在树上,久得云麒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石化了。

真是一只奇怪的猫,竟然能把自己坐成一蹲雕塑!

黑猫的眼睛也一直盯着同一个方向,久得,仿佛遗忘了时间……

时间,总是让深的东西越来越深,让浅的东西越来越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