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拜师

四海帮的高烈虎说完正事后,就说帮中还有事情要处理,告辞离开了。

其余八家,加上陈牧,则又谈了一些事情,到用过午膳后,才散去。

“陈庄主请留步。”

李君宏宣布中秋之会结束后,却单独叫住了陈牧。

等人都走了,陈牧才问,“李帮主有何见教?”

李君宏说道,“别李帮主李帮主地叫了,若是不嫌弃,叫我一声李兄。”

陈牧见他起码三十多岁了,这样叫也不吃亏,从善如流地说道,“李兄。”

李君宏满意地笑道,“陈兄弟,今天多亏有你,如若不然,漕帮的声威,就断送在我手里了。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得好好谢谢你。跟我来。”

“这,太客气了吧。”

陈牧嘴上客气着,脚下却很自然地跟上。青竹紧跟在他身后。

李君宏带着他穿过了两重院子,来到了一座巨大的门扉前,两边都是近十米高的围墙,门前有四个人把守。

李君宏说道,“开门。”

“是,帮主。”

守门的人将门打开,里面是一座水泥砌成的建筑,大门同样有人守卫,进了里面后,又经过了三道门,才进入一间库房,里面是一排排的木架子,架子上摆放着各种物品。

李君宏说道,“这里是我漕帮的宝库,作为感谢,陈兄弟可以挑一样东西带走。”

陈牧说,“这怎么好意思呢。”眼睛却在打量着木架上的东西,有刀剑一类的兵器,也有瓷器之类的古董,甚至是书画玉石一类。看样子都价值不菲。

李君宏道,“我漕帮向来恩怨分明,有恩必报。陈兄弟尽管挑。”

“既是这样,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陈牧见他不是假客套,也就不推辞,“不过,我有倚天剑在手,不需要别的兵器,这些书画珠宝一类,我也不太感兴趣。不知这里,是否有武功秘籍一类?”

“自然是有的。”李君宏带着他走到最里面,靠墙位置的一个货架,上面摆着十来本书,“这些都是我漕帮历年来收集的功法,陈兄弟可挑一本带走。”

陈牧眼睛一亮,走上前,“我能翻阅一下吗?”

“请。”

陈牧将十几本秘籍都翻开看了一会,最终选定了一本,“就这一本吧。”

李君宏倒也有耐心,一直在旁边等着,没有催促,等他选完后,一看那本功法的名字,《培元功》,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说道,“陈兄弟,你确定要挑这一本?”

陈牧看出他神色有些异样,问,“难道,这本功法有什么问题?”

“倒没什么问题,只是,这本《培元功》虽是号称能修练到第六境的神功,但是除了这本功法的创始者外,再无人能修到第四境。”

“是因为太难练了?”

“那倒不是,这本培元功入门很简单,只是,进境太慢。想要练到第一境,至少需要二十年。时间太漫长了,没几个人能坚持下去。”

陈牧笑道,“没关系,我并不是拿来修练,只是拿来做个参考。”

他一直想要了解这个世界的武道体系,其余功法,要么是刀法剑法一类武技,要么就是只能修行到第三境。唯有这本《培元功》,直指第六境。

通过这本功法,他可以了解第四境以后的修行方式,来推测四境武者的实力,强到何种程度。

这正是他最需要的东西。

李君宏见他这样说,就不再多说什么。

陈牧问,“我可以直接带走吗?”

李君宏道,“可以,这里的功法,都留有副本。”

从宝库里出来,陈牧带着青竹正式告辞了。李君宏派人送他们离开。

出了李园后,陈牧见路口有几人正在那里等着,正是明浩武馆的钟浩东,还朝他拱手行礼,口称,“陈庄主。”

“钟馆主,你这是专门在这里等我?”陈牧问道。

“不错。”

钟浩东也是直爽之人,说道,“我是想提醒庄主一句,要小心四海帮,那高烈虎人称笑面虎,胡四海闭关后,四海帮的大权实际在他手上,十几年来,四海帮的风头已经压过了漕帮,手段着实了得。”

“此人最擅长挑拨离间,这次的计策,一定是出自他手。四海帮的总舵在江心岛,庄主跟混江龙有旧怨,若是在岸上,庄主自然不怕那混江龙。只是那厮的水上功夫极其了得,如果有心暗算的话,真的不易抵挡。庄主还是要小心为上。”

陈牧心想这钟馆主还真是个热心人,说道,“多谢钟馆主提醒,我一定会小心。”

他其实还没想好要不要去,既想去凑一下热闹,又觉得可能会有危险。到时再说吧。

“日后,欢迎庄主到明浩武馆做客。”

“一定一定。”

钟浩东说完事后,就带着人离开了。

陈牧见他步履矫健,被削掉了手指,受了那样的伤,这么快就像没事人一样,这体质真好。

陈牧和青竹也回到了马车上,驶出没多远,就见到前面有一辆马车,苏渐明正在那里等着,热情地跟他打招呼,“陈兄,你可算是来了。”

陈牧让马车停下,问道,“你也是专程在等我?”

“不错。”苏渐明点头道,“李帮主送了你什么好东西?漕帮的宝库里的都是宝贝啊,可否让我见识一下?”

陈牧道,“你怎么知道李帮主把我留下,是为了送东西给我?”

苏渐明理所当然地说道,“以李君宏的行事风格,你替他挡了一劫,自然要有所表示了。你挑了什么宝贝?”

陈牧说,“一本功法。”

一听是功法,苏渐明顿时没了兴趣,问起了另外一件事,“陈兄,你真的会降龙十八掌?”

陈牧道,“没错。”

“那陈兄跟射雕的作者,是什么关系?那本小说里,怎么会出现陈兄的武功?”

“你猜。”

“莫非那位作者,是陈兄的好友?”

陈牧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而是说道,“你专门在这里等我,不会就为了问这件事吧?”

突然,苏渐明神情一肃,变得正经起来,说道,“其实,我是为了拜师而来,还请陈兄收我为徒,传我内功心法。”

“啥?”

陈牧愣住了,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