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请柬

东洋那边走了两个人出来,架起倒地的柳生一郎走到一旁。

另一名东洋人走上前,说道,“还请阁下告知姓名,好教我们知道,柳生是败在何人之手。”

“陈牧。”

陈牧既然出手,就没有隐瞒名字的必要。这些东洋人除了震惊惋惜之外,却看不出什么伤心愤怒的情绪。还真是够冷血的。

“贵国果然高手如云,让人佩服。既然柳生败了,那我们就此告辞,打扰了。”说完,带着人,转身离开。

李君宏并没有阻止,人家光明正大上门挑战,比武时也没有下死手,一切按照江湖规矩,他也没有理由留下这些人。

这些人走后,李君宏对着陈牧一拱手,郑重地说道,“多谢。”

今天要不是陈牧出手,将柳生一郎击败,漕帮和他,今日就要声名扫地了。在场的所有人,同样会颜面无存。

“李帮主太客气了。”

陈牧客气了一句。

钟浩东已经包扎好伤口,站起身,说道,“陈庄主,你替我报了断指之仇,谢了。以后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姓钟的必当竭尽所能。”

“钟馆主太客气了。”

陈牧心想,这么看,这一架打得也不算很亏。让漕帮和浩明武馆都欠下他的人情。有这两家的帮衬,以后他的蜂窝煤的买卖,会做得更加顺利。

却听陶正说道,“陈庄主还是心慈手软了一些,应当将此人斩杀当场,以免后患。”

陈牧笑而不语,心想,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下杀手?

…………

另一边,那伙东洋人离开了李园,走出不远,突然抬着柳生一郎的人喊道,“不好,柳生桑死了。”

那名领头的东洋人上前察看了一下,果然,柳生一郎已经断气了,怒道,“怎么回事?血不是已经止住了吗?”

那人辨解道,“出了门后,他的气息就越来越弱,刚才突然就死了,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领头者觉得柳生的死有些蹊跷,刚刚他检查过了,柳生的伤并不足以致命,他阴沉着脸,“把尸体带回去,好好检查。”

“还有,查一下那个叫陈牧的人的来历。”

“松下桑,此人应当跟南洋王的女儿有关。”说话的,正是北岩,“他身边那名侍女,我在南洋王的府上见过。”

“你确定?”

“确定。”

“这件事,我会告知大人。”那首领说道,“再警告你一次,不管你们跟南洋王有什么恩怨,绝不可对他女儿动手。若是坏了大人的大事,你等着切腹谢罪吧。”

“放心吧,我知道轻重。”

………………

柳生一郎之死,自然是陈牧动的手脚,他那一剑,蕴含着两道剑气,伤了对方的心脉。

柳生一郎气极攻心时,引发了第一道,吐血昏迷,过不多久,另一道剑气也发作,顿时要了他的小命。

陈牧就是欺负他们不懂得内力的奥妙,柳生一郎没杀严正洋和钟浩东,他也不好当场将人给宰了。但是放过对方,那无异于放虎归山。

万一人家因为这一战,突破到了第四境,回来报仇,那他岂不是傻逼了?

所以,他暗下杀手,除掉这个后患,还让人说不出话来。

我就是砍掉了他一只手,谁知道他就伤重不治了,只能说他太脆弱了,怪不到我头上。

陈牧算盘打得很精。

这时,曹管家突然说道,“陈庄主这倚天剑锋利无匹,是我生平仅见。足以跟传闻中那十柄神兵媲美。我却从来没有听过这把剑,不知是什么来历?”

陈牧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说道,“这把剑是我捡到的,什么来历,我也不清楚。这倚天剑的名字,也是我起的。”

“捡的?”

曹管家惊奇道,“我看这把剑的形制,似乎不像是传说中的那十柄神兵。朱主管,你可曾听说过,历史上有这样一把剑?”

朱主管摇头道,“我对神兵了解不多,钟馆主是用剑的高手,他应该更清楚。”

钟浩东说道,“我也想不起来,历史上哪把剑跟陈庄主这一把相似。不过,陈庄主能捡到这样一把神兵,实在是气运深厚。”

众人围绕着倚天剑讨论了一会。

陈牧看得出他们都对倚天剑很感兴趣,却没有任何表示,这是他保命的家伙,怎么可能借给别人。

他现在的内功还不够深厚,光凭一双肉掌,多半打不过三境的武者。这一趟,他知道有可能要动手,就提前将倚天剑召唤出来,带着来赴会,果然派上了用场。

有倚天剑在手,凭借独孤九剑,在场的三境武者,他谁都不虚。要是没了倚天剑,就像没了牙的老虎。

“诸位,该谈正事了。”

最后,还是四海帮的高烈虎提醒道,此人一直没有参与讨论,像个局外人一样。这也是他进入大厅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李君宏道,“说到正事,贵帮那件事,打算怎么处理?”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神情都变得严肃起来。最近,津海来了许多武者,光是三境的,就来了十几个,还有人发现了四境的强者的踪迹,而且不止一位。

他们显然都是冲着靖王的宝藏来的。

此时的津海,可以说是风云汇聚。

这次中秋之会,最主要的事情,便是商议如何应对这一情况。

四海帮作为这次事件的主角,当然要听听他们的说法。

高烈虎说道,“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我知道,大家都对我四海帮总舵很感兴趣。所以,我想邀请在座诸位,于十日后,到我们总舵一探究竟。这是请柬。一张请柬,只能一个人前往。”

说着,就将请柬分发了下去。

末了,他看向陈牧,“今天不知道陈庄主也会来,少了一张,明日自会送到府上。”

这句话,代表着他承认陈牧有资格成为中秋之会的一员。

众人没想到,四海帮竟然会邀请他们到总舵一探,难道,他们愿意将宝藏共享出来?

接着,高烈虎又道,“除了在座诸位。还有许多外地的同道不辞辛苦赶到津海。我们特地准备了二十份请柬,打算通过打擂台的方式,在这十日之内分发出去。到时候,跟在场的诸位一同前往。”

陈牧听明白了,这是四海帮的应对手段。以一帮之力,想跟那么多闻风而来的武者抗衡,并不现实。

四海帮拿出十个名额,先稳住津城本地的几个势力。再拿出二十个名额,来挑动那些外地来的武者的斗争。

不得不说,这手段挺高明的。

如果四海帮真的发现了宝藏,这种情况下,势必无法独吞,主动退让,团结可以团结的势力,再分化敌人。

说不定,还真让四海帮渡过眼前这个难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