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内功

“好啊。”

陈牧身形一动,也不见他如何作势,已经从座位上跃起,轻飘飘地落在大厅的中间,看向那名姓贺的老者,说道,“不过,你想见识降龙十八掌,还不够格。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剑法。”

说着,他伸出手。

青竹立刻将手里的长剑扔了过去。

陈牧一把将剑接过,朝贺姓老者做了个请的手势。

嘭!

贺姓老者是个火爆脾气,哪里受得到一个年轻人的挑衅,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喝道,“拿我的金刀来。”

就在二人剑拔弩张之际。大厅内响起一个声音,“且慢。”

开口的,是吕家那个一直笑眯眯的曹管家,只听他说道,“今天是中秋,就别弄刀弄剑的了,要是见了血,不吉利。就让陈庄主露一手绝艺,让大家见识一下,如何?”

贺姓老者说道,“既然曹管家发话了,算你小子走运。”说完,气哼哼地坐下了。

陈牧听得出,这曹总管也是出于好心,没再出言挑衅,说道,“那么,我就献丑了。”说完,默动九阳神功于脚底,几秒钟后,便一拱手,回了自己座位。

在座的人都有些莫名其妙,说好露一手的,这就算完啦?

突然,有人发出一声惊咦,“快看他刚才所站的地面。”

众人仔细一看,顿时,坐在座位上的几人,包括李君宏,高烈虎等人在内,都发出惊咦之声。

只见地面上,有两个凹陷进去的脚印,有近一寸深。只是地砖的颜色浅,不仔细看的话,看不出来。

能坐在这里的,大多是三境武者,而且是见多识广之辈,此时都是面现惊容,被陈牧这一手震住了。

以他们的力量,要徒手击碎这地砖并不难做到。但要在不震碎砖头的情况下,打出两个拳印,就需要特殊的技巧了。

更何况,刚才陈牧就站在那里,没见他有什么动作。无声无息间,就留下了这样两个脚印,一开始还没人发现。这样的手段,实在是匪夷所思。

若是四境的强者,自然能做到。可是这陈牧分明没有到第四境。这点眼力,他们还是有的。

“怎么可能?”

贺姓老者有些难以相信,走了过去,伸手摸了摸,见地面上那个脚印确实是真实存在的,并非是障眼法。这才不得不信。一言不发地回了座位。

还是曹管家赞叹道,“陈庄主这样的绝艺,确实让人大开眼界。我看你刚才没有运劲的迹象,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陈牧还没开口,一旁的苏渐明突然大声说道,“我知道了,这是内功,对吧。只有内功,才能做到。原来内功之说,并不是小说中杜馔的啊。”

他刚才听到陈牧说降龙十八掌,还觉得有点奇怪。此时见到陈牧露了这一手,立时就联想到了那部射雕英雄传里描写的内功。

曹管家好奇地问,“苏大少,这内功是什么,我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

其他人也看向苏渐明,想知道这内功到底是什么。

“内功就是一种……”

苏渐明突然发现不太好形容,说道,“你去买津海时报,看上面连载的那本叫射雕英雄传的小说,就知道了。要不然问陈兄。”

这说了等于没说。

曹管家转头看向陈牧,“不知陈庄主可否为我解惑?”

陈牧心里给苏渐明点了个赞,这是给他的小说打了一波广告啊,他也不隐瞒,说道,“这内功,是我为了区分外功所用的说法。当前所有武者练的,都属于外功,练的是体魄筋骨,力量和速度。”

“而我所创的这一门功法,则是修练内息真气,劲气自内发于外,所以我称之为内功。”

一翻话,让整个大厅变得落针可闻。

在座的人看着他,目光中蕴含着各种不同的意味。

“狂妄!”

最先反应过来的,却是姓贺的老者,他冷冷地说道,“你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惭,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就凭你,就敢说开创一门全新的武道体系?”

陈牧竟将自创的内功,跟当前武者所练的功夫并列。口气之大,简直就是狂到没边了。也不怪在场的人会是这种反应。

在场的都是一派的高手,让他们承认一个连四境都不到的少年,开创了新的武道体系,那是不可能的。

陈牧也不跟他争辨,是与不是,以后自有分晓。

曹管家干咳一声,说道,“陈庄主的意思是,这内功,是你自创的?”

“不错。”

陈牧很坦然,这世上,除了他,再没有人会内功了吧。四舍五入一下,说是他自创的,完全没问题。

一直没有开口的百乐门的朱总管突然开口道,“听起来,有点像是早已失传的上古炼气士的路子。”

李君宏道,“还是朱总管博闻强识,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只不过,传闻中,上古炼气士追求的是食气者神明不死的境界,除了健康长寿一些,却没有练出其它门道,这才渐渐失传。”

陈牧听着二人的话,才知道上古有这样一个流派。可惜失传了,要不然,这个世界很可能也能发展出内功真气一类的功法。

那样的话,他直接就写天龙八部了,学了北冥神功,到处吸吸吸就行了。

可惜没有。在一个没有内功的世界,北冥神功也没有了用武之地。

大厅内的人,正在讨论着陈牧所说的内功,突然,外面走进来一个人,走到漕帮帮主李君宏身边耳语了几句,李君宏的眼中透出一道精光,挥手让那名手下退下。

众人已经停下了话头,看向李君宏。在这样的场合,若不是有大事发生,漕帮不可能有人敢来打扰。

李君宏迎着众人的目光,说道,“一伙自称来自东边岛国的剑客,说想要拜会我们。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意见。”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不然的话,不会特意挑在这个时间点来拜会。

贺姓老者说道,“那就会一会他们,若是不见,还以为我们怕了他们。”

其他人都表示赞同。

陈牧知道,应该就是北家那伙人,就是有点奇怪,他们想做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