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丧尽天良

不会是这货搞的鬼吧?

陈牧在看到赵衡的一瞬间,脑海中就浮起这样的念头。毕竟他那个死鬼老爹做过类似的事情,他会有样学样,一点也不奇怪。

这赵衡,还带了几个家丁模样的人。

“公子,您的煎饼好了。”

煎饼店的老板麻利地将三只煎饼包好,递了过去。

陈牧接过手,问,“这人又是谁?”

店老板说道,“这位是赵氏纺织厂的新东家,前两日在此经过,碰到此事后,便为那包氏出头,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原来如此。”

陈牧付了钱,将煎饼分给了青竹和车夫各一个,回到马车上,吃着煎饼,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热闹。

就听赵衡冲着屋内高声喊道,“姑娘别怕,有我赵衡在,绝不容许他们欺侮你。”

“小子你谁啊。”

“别多管闲事。”

“是那小寡妇的姘头吧。”

……

另一边,那伙人吵嚷起来。

赵衡手下一名家丁大声道,“你们这些泼皮,嘴巴放干净点。我家公子是赵氏纺织厂的老板。”

那伙人中,一个领头的人道,“原来是个公子哥啊,好,你既然要给那小寡妇出头,那行,我爹在她家店里吃坏了肚子,现在还躺在床上。医药费得赔吧。”

赵衡道,“说吧,多少钱?”

那人伸出一根手指,“一百个银圆,只要你拿出来,我们立马就走。”

赵衡说道,“一言为定,拿一百个银圆给他。”

就在这时,店铺门从里面推开,事件的中心人物,那位年纪轻轻就守了寡的包氏走了出来,一身孝服,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神情凄楚,看起来格外柔弱。

包氏向赵衡敛衽一礼,轻声说道,“赵公子高义,小女子心领了。只是,这是小女子家事,万万没有让公子出钱的道理。”

她的声音虽轻,语气却是异常坚定。说完,不理赵衡的反应。转头看向那伙咄咄逼人的一伙人,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扫过,似乎要将每个人的样子都记在心里。

“你爹根本没来过家店里吃饭。我记得很清楚。是你们栽赃嫁祸,就为了些许钱财,可怜我婆婆,活活让你们给逼死了。她一生良善,不曾跟人红过脸,为何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一翻话,说得在场不少看热闹的人都有些动容。

陈牧注意到,青竹的眼眶都有些微红。

就听那包氏的语气变得凄然,“逼死了我婆婆,你们还不肯放过我,巡捕也是不闻不问。我自知奈何不得你们,只待死后,化作厉鬼,向你们索命。”

说完,她将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正握着一把菜刀,向脖子抹去。

“啊!”

青竹见到她竟如此刚烈,惊叫一声。

在场的其他人,更是看得目瞪口呆,一个个被吓傻了。

眼看着包氏就要横死当场,只听得当的一声,包氏手里的菜刀脱手而出。掉在地上,同时落地的,还有一枚银圆。

有人用一枚银圆,将她手里的菜刀给击飞了。

“你这是何苦呢。”

陈牧从马车上下来,刚才出手救下包氏的,正是他。用的是一手弹指神通,他也没想到包氏会这么绝决,说抹脖子就抹脖子,情急之下,只能用随身的银圆弹出去。车窗玻璃都给砸破了一个洞。

“陈公子。”

包氏正惊愕间,看见他,原本通红的眼眶,泪水扑簌而下。

“是你?”

另一边的赵衡也认出了陈牧,惊得有些合不拢嘴。这才两个月没见,当初那个穿着补丁衣服的穷小子,居然摇身一变,穿得像个体面人了。

而且,他竟然跟那个小美人认识。

那日,赵衡在这里经过,见到这家店的小娘子后,就惊住了,这样一家简陋的小店内,竟有如引出色的美人。

这几天,他是日思夜想。

刚才那伙人要一百个银圆,他眉头都没皱一下。

一百个银圆,暖香阁最贵的姑娘,都可以睡几次了。

谁知,人家根本就不领情,直接拿刀就要抹脖子。

接着,赵衡看见马车上又下来一位貌美少女,只觉得眼前一亮,只觉得这少女的美貌,竟然将他见过的津海城的那些大家闺秀,名嫒美姝都比了下去。

却见那少女跟在了陈牧的身后,一副异常亲密的样子。赵衡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心里被什么给堵住了。

…………

“你又是什么人?”

那伙人见到又有人出头,有些惊疑不定。

刚才包氏突然自杀,把他们都吓了一跳,最后那话中的怨毒之意,更是让他听得手足冰凉。

厉鬼索命一说,在民间时有流传。没有人不怕的。

这时,他们心中多少有些悔意。

陈牧没有理他,而是转头看向街边一位巡捕,说道,“都要闹出人命了,你竟然在一边看热闹。说,你收了他们多少钱?”

那名巡捕已经到了有了一会了,却没有出面的意思。此时听到陈牧的话,见周边看热闹的群众纷纷看过来,登时又惊又怒,“你莫要血口喷人。”

陈牧冷冷地说道,“你身负维持治安之责,见到一个孤寡女子遭到四五个大男人的逼迫,却不出面制止。说你没收他们的钱,谁相信?”

周边的人纷纷鼓躁起来,人心都是同情弱小的,看见不平之事,心中也会气愤。只是,没人出头之前,也只敢憋在心里。现在有人出头了,胆子也壮了起来,开始发声。

那名巡捕脸色涨红,大怒道,“你是何人,竟敢在这里血口喷人,污蔑巡捕,信不信我把你抓回去。”

陈牧笑了,“面对歹徒唯唯诺诺,面对我这个主持正义的倒是重拳出击。真是好威风啊。”

此话一出,整条巷子都发出一阵哄笑声。

“你——”

那巡捕气得浑身发抖,却不敢真的抓人。这少年衣着光鲜,身边还跟着这样一位美貌的婢女。说不定是权贵子弟,他哪里敢抓。自觉没脸在这里待着,狼狈地离开。

陈牧没想到他竟然跑了,看来,这伙人确实是有点背景。

他要收拾这伙人自然简单,可是光是打一顿,并不解气。又不能杀了,为了这点事,担上杀人的罪名,犯不着。

他见四周的群众已经调动起来,心中一动,大声道,“各位,我是外地人,刚到津海不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等骇人听闻之事。一群大男人,公然逼死了一个老太太,还要接着逼迫一位孤苦伶仃的寡妇,让她走投无路,只能当众自杀。”

“公理何在,王法何在,道义何在?”

“当今世道败坏,就是败在这些人手里。他们为何敢如此嚣张?正是因为所有人都袖手旁观,才助长了他们的气焰。你们试想一下,有这种丧尽天良的人在,有朝一日,你若是有事要外出,剩下家中的妻儿与父母,能放心得下吗?今日发生在包氏身上的事情,日后难道不会发生在你们的亲人身上?”

随着他的话,人群变得更加鼓躁起来。

最后,陈牧大喝道,“各位,津海绝不容许这样的人渣存在。今天,我们就替天行道,除掉他们。”

“打死这些人渣。”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顿时,人群失控了,纷纷大喊着,向那伙人冲过去,在他们惊恐至极的眼神中,瞬间将他们淹没。

陈牧反而退到墙边,将青竹护在身后。

“少爷,您真厉害!”

青竹看着眼前的场面,激动地抓着他的袖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