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名人

临江酒馆,座落在江边,是津海有名的酒馆。

二楼雅间内,窗户开着,江风徐徐吹来,给屋内带来沁人的凉意。

雅间内坐着两人,正是陈牧跟津海时报那位主编。

二人闲聊了一会后,陈牧说道,“骆主编,最近闲来无事,写了一本小说,想让你帮我看看。”

话刚说完,他注意到对方神情有一些不自然,也假装没看到。将准备好的稿子递了过去。

骆主编四十岁出头,穿着一件长衫,戴着一副眼镜。眼镜在这里不算稀罕物,但也不便宜,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

“没想到陈庄主还有这样的雅兴。”他干笑一声,接过稿纸,耐着性子翻看起来。

陈牧在一旁端着酒杯,时不时抿一口。看着骆主编的神情从漫不经心,到来了些兴趣,到最后变得专注。

成了。

连骆主编都被射雕给吸引,证明这本小说在这个平行世界,同样能大火。

骆主编翻动稿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同时改变了坐姿,等翻到最后一页,才愣了一下,“没了?”

陈牧笑着说道,“没了。怎么样,给个评价。”

骆主编有些恋恋不舍地将稿子放好,赞道,“好书,虽是用大白话写的,文字粗浅,却写得极为生动,更加引人入胜,如同身临其境,妙啊,实在是妙!”

“陈庄主,真没想到,你不但是商业上的奇才,连写小说,也能另辟蹊径,开创一种新的风格。”

陈牧听到他的称赞,心里也很受用。终于体会到了穿越者特有的优越感。心想,以后等我将红楼抄出来,还不惊掉你的大牙?

嘴上还要客气一下的,“骆主编过奖了。”

“这并不是奉承。”

骆主编认真地说道,“我也算是阅书无数,庄主这本小说,写法可谓是独树一帜,风格与当前诸多作家截然不同。只要是认字的人,都能看得懂。我敢保证,一旦发表出来,必然极受欢迎。陈庄主,我有个不情之请,这本小说,可否在我们津海时报上连载?”

还是挺有眼光的嘛。

陈牧心中暗赞。

他自己对射雕有信心,是因为这一个多月,对市面上的通俗小说大致了解一翻后,得出的结论。

当前流行的小说,要么是才子佳人一类,风花雪月,文字怎么优美怎么来,明显是写给读书人看的。要么就是粗俗无比,怎么直白怎么来,专攻下三路。

也有一些传奇类的小说,写江湖上的事,但来来去去都是那几个套路,主角被灭门,然后报仇这些,没有一本能脱离这个樊篱。

陈牧自然是对射雕信心十足了。就怕碰到那种不识货的主编,不敢尝试新类型的小说。这位骆主编这么有眼光,他也生出一些好感。

很快,双方就敲定了合作的细节。

而稿费,只给了比新人略高一些的价格。骆主编也没办法给太高,这是行规。

陈牧也不是很在意,这是他的第一本书,就是用来打响名气用的,挣少点也没关系。等到名气起来了,出版才是大头。

过了一会,骆主编带着那五章的稿纸先告辞了。

陈牧叫来店小二,让他做几个菜,打算打包回去给奶奶尝一尝。

他坐在雅间等待,觉得有些无聊,突然心中一动,使用了天耳这个技能。

顿时,有无数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这座临江酒馆,也算是高档场所了,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说不定能听到什么内幕消息。

隔壁包间是两个男人,正在讨论津海城里哪位姑娘最美,听他们的语气,很显然他们所说的,并不是什么正经的姑娘。

另一边,似乎是几个读书人在聚餐,正在骂当今的首辅。这位百官之首,在民间的名声很差。

……

二楼的包间一间间听过去,都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大多人都是在闲聊。

突然,陈牧听到有人提起自己的名字,顿时来了精神,仔细听了起来。原来,他们在说前几天,他跟许行昊那一战。

“许行昊被誉为津海年轻一代第一高手,没想到却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手下。”

“这陈牧到底是何来历?为何以前从未听说过?莫非是出自关外的那个陈家?”

“这就不清楚了。”

“听说,此人只用了一招,就让许行昊低头认输。”

“这一次,四海帮的脸丢大了。”

“我还听说,这陈牧不过是二十出头,竟有这样的实力,实在是不可思议。他到底是怎么练的?”

“此人必然有着极厉害的师承……”

“听说,他跟神医监的兰姑娘交往甚密——”

“这我知道,之前有传闻,兰姑娘看上了一位苦力,倒贴了许多钱银,都觉得忿忿不平。谁曾想,这竟是一位年轻高手。”

…………

陈牧听到那几人七嘴八舌地说讨论着自己的事迹,感觉相当新奇。

前几日他跟许行昊那一战,在场的人不多,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

想不到,许行昊还有一个津海第一青年高手的头衔。现在,他败在了自己手上,岂不是说,这头衔就是他的了?

好像,一下子就成了名人。

换作在地球,大小也算是一个网红了吧。

陈牧心中想着,突然脑海中另一个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记住,要抓活的,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成功,那老太婆不在,这是最好的机会——谁!”

最后一个字,在他脑海里炸开,顿时,他什么都听不见了。

“糟,被发现了。”

陈牧心头一惊,意识到刚才说话那人发现了他在偷听,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将他的天耳给破掉。

那人一定是个极厉害的修行者。

就在这时,包厢内的温度骤降,一股碜人的寒意袭来。

陈牧下意识地一偏脑袋,只听得嗖的一声,有利器划破空气。身后的墙上,出现了一个小洞。

此时,包厢里,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衣男子,脸上苍白如纸,目光空洞,看起来阴森可怖。

“阴煞!”

陈牧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个黑衣男子是什么东西,跟普经碰到过的红衣女鬼刘燕,明显是同一品种,只是给他的感觉更加危险。

也就是说,刚才那个声音,就是赵府命案的幕后黑手,现在,又在策划一个阴谋。好死不死,被他给撞上了。

陈牧暗叫倒霉,却不敢有丝毫放松,第一时间将手伸进口袋,握住了那支钢笔,将倚天剑召唤出来。

一剑在手,他心里一定。

眼前这只黑衣男子,比之前的红衣女鬼更恐怖。不过,他也不是两个月那个战五渣了。

Ps:周日求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