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欠你个人情

“你们聊。”

瞎子说着,人就消失了。将地方让给陈牧和书生。

陈牧主动问道,“你找我有事?”

书生正色道,“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如果能帮得上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你是在津海吧?”

陈牧心中一动,这是一个相当敏感的问题。这一个多月,他们在天宫内,时不时会交流一些情报,却很有默契地不去打听别人的真实身份。

也正是因为如此,天宫内的气氛颇为和谐,即便是瞎子这个喷子,也不像一开始时那样见谁喷谁了。

今天,书生却特意找上他,问他现实中的位置。这相当反常。

书生见他不说话,解释道,“别误会,我是想让你帮我找一个人。”

“不错,我确实经常在津海一带活动。”

陈牧点点头,这件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一个多月前,他在这里询问关于僵尸的事情,别人都能猜到,他是在津海。

其实,关于天宫另外几人的来历,他心里也多少有些猜测,这从口音,一些语言习惯,还有平常聊天时不经意透出来的东西,都可以得到一些信息。

像书生,应该是位于南方的罗州。

和尚是在西北的天州。

瞎子出自中州。

唯有龙女不太好判断,但能肯定的是,出自官宦之家,而且到过不少地方,见多识广。

而且,陈牧能肯定,这四人的出身都不简单,真要去查的话,未必查不到他们的真实身份。

陈牧还有另外一重身份作保护,也不太担心真实身份暴露的问题,干脆承认了,“你想找什么人?”

书生神情变得肃然,“那人曾化名沈玉,从我门中盗走了一件物品。我门中一直在找寻他的下落。直到最近,才查到他踪迹,说起来,还要多亏土匪兄,那人身边,正有一位操纵僵尸之人,还杀了我门中一位师兄。”

说到师兄被杀时,他显得极为愤怒。

陈牧不由恍然,怪不得上次他听说津海出现了僵尸,会是那个反应。

书生继续说道,“门中已经派人前去抓捕。只是,津海太大,那厮隐藏在暗中,到现在连他的影子都摸不到。”

陈牧问,“我能做什么?”

“我想请你帮忙留意一下,津海中,有没有疑似此人的存在。”书生说道,“此人来历绝不简单,当初拜入我门中,假造了一个身份,几年间,竟然不露破绽。事后追查,一点线索都查不到。显然背后有一股力量,在帮他遮掩。”

听起来,倒像是诈骗团伙。

这件事,一听就相当棘手,陈牧并不想沾染,不过,津海有这样一个不稳定因素,必须要了解一下。万一真出了什么变故,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上次他才问过柏兰,第九卫还没有抓到那位赶尸人。要么就是已经离开了津海,要么就是隐藏得极深。

陈牧问道,“你觉得,他在津海会是什么身份?”

书生道,“此人所谋极大,必然不会是一般的身份。可惜,我门中在津海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什么门路。只能在大街上碰运气,想找到他,太困难了。”

陈牧说道,“我明白了,你说一下此人的特征,我帮你留意一下。”

“如此多谢了。”

书生郑重地行了一礼,才说道,“此人三十岁,长得一表人才,能言善道,有舌灿莲花之能。才能哄得门中的师长如此信任他。至于他修行的流派,我们并不知晓,几年间,他也从未展露过。大家都以为他是普通人。”

陈牧听着有点不对,这里面有一个很矛盾的地方,却忍住没问。

书生又将此人的身高相貌详细描述了一遍,末了郑重地说道,“此人从我门中盗走的物品极其危险,是一位第六境的邪道强者留下的遗物,一旦大量吸取修行者的血液,有可能会诞生一头相当于修行第六境的血魔。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得逞。”

陈牧听得眉心一跳,知道这件事棘手,却没想到这么棘手。第六境,那是什么概念?估计吹口气,都能送他归西。

他很想问,你门中为何会有这么危险的东西?

恐怕,书生的门派,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名门大派。

陈牧有些牙疼地说道,“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让第九卫和六扇门来处理比较好。”

书生闻言,脸上却浮起一丝苦笑,“我师门跟第九卫和六扇门有血海深仇。不到最后关头,绝不会跟他们合作。”

也是跟第九卫有仇的,这第九卫到底跟多少门派结过仇啊。

陈牧想起奶奶说过第九卫名声不好,不由有些庆幸,还好当初没有加入第九卫。不然,谁知道会多出多少潜在的敌人。

书生道,“现在,津海中并没有出现修行者遇害之事,暂时无须担心出现最坏的可能。”

所谓最坏的可能,就是那头第六境的血魔复活呗。

“好,如果我有什么发现,第一时间通知你。”

“此事相当危险,不管能不能成,我都欠你一个人情。”最后,书生一脸郑重地说道。

陈牧对他的态度颇为满意,在天宫中,彼此都不知道大家的真实身份,维系关系的,正是互且互益四个字,说白了,就是利益交换。

谁也不比谁傻,想让别人白白帮忙,只会让自己的信用破产。这个互助组织,也就走到头了。

至少到目前为止,五个人都是很明智的,小心地维护着这个小组织稳定。

…………

接下来几天,陈牧没有出门,只是将射雕修改了一遍,将朝代和地名这些改一下。

这个世界的历史线上,同样有过游牧民族入侵的事情,从里面挑出一段相似的历史时期,将射雕的故意移植过去。

这花了他好几天的时间。修改完后,他就带上前几章的稿子,约了某家报社的主编出来,谈合作的事情。

至于书生说的那个人,他已经托夏洛特打听,毕竟,在找人这一块,还是夏洛特专业。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陈牧也不急,这种事情,得碰运气,津海那么大,找一个不知道名字的人,哪有那么容易。

这一日早上,他乘着马车,离开了新月山庄,来到了河边的一家酒馆,正是约会的地点。

这家报馆叫津海时报,是津海本地的报纸,放到全国不算什么。但在津海,却是卖得最好的。

陈牧能将他家主编约出来,并不是对方拜读了他的大作后惊为天人,而是因为,他是这家报纸的大客户,说不定,是最大的客户之一。

十天前,新月蜂窝煤就开始在报纸上投放广告,每一期都砸了不少钱。

陈牧让人放出风,说打算换一家报社投广告,他们就急了,托人带话,说想见他一面。他就将人约在了这里。

自从搬到了新月山庄,他就订了许多报纸,当前的小说风格,还是偏志怪,传统一类,半文半白的那种。

陈牧担心这些报社不愿接受他这种完全用白话文写的小说,毕竟,这时代的识字率还很低。报社里的主编都是读书人,多少有一些自视清高的臭毛病。

也就津海时报的这一位,感觉要开明一点。陈牧才会选中这家,动用这些手段,就是为了让小说能够成功发表。

只要能发表出来,他相信,一定会大受欢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