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绝世神兵

陈牧回到新月山庄时,才刚过晌午。院子内,孙二虎正在坐立不安地等着,见他回来,不由大喜,“大哥,怎么样了?”

“解决了。”陈牧说道,“以后,整个津海,但凡卖煤窝煤的,都要按我们的规矩来。”

解决了邓旭后,津海应该不会再出现第三家有大背景的竞争者了。就这么大的盘子,挣的还是辛苦钱,那些有钱的大佬,应该不至于再挤进来抢饭吃。

以后会进来这行的,都是小鱼小虾,无法挑战他们的权威。

至于津海之外,他就管不了了。他的手伸不了那么长。

“那太好了。”

孙二虎听到这样的好消息,兴奋得直搓手,“只要保住城西的地盘,每年都能有上万个银圆的进益。跟兰姑娘五五分,也有五千个银圆。大哥,以后咱们在津海,也算是有钱人了吧。”

“还差得远呢。”

陈牧摇摇头,孙二虎是乡下来的,没什么见识,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巨富,能有钱到什么程度。

他没有过多解释,以后二虎自然能够了解到这些,说道,“行了,你去干活吧。”

“是,大哥。”孙二虎就走了。

陈牧回到自己的那座院子,将门关紧后,戴上面具,变身为土匪,化了点妆,将眉毛画粗了一些,又在眉毛上方点了颗肉痣。这是用面团和一种特殊的胶水制成的,贴上去后,惟妙惟肖。

他换上一身早准备好的衣服,动用天耳这个能力,确认了一条无人的路线,翻墙溜出了新月山庄。

上午的比斗胜了,只能算是解决了一半。毕竟他不能强逼着邓旭退出这个行业,这世上没有那样的规矩。

霸道如四海帮,在津海也有奈何不了的死对头。

现在,陈牧要去解决另外一半。

他就这样步行前往城东,找到了一家名为邓氏当铺的店。

确认了目标,他钻进了一旁的小巷内,等出来的时候,背上多了一把单刀,乌沉沉的。然后昂首迈进了当铺内。

当铺内,是一个很高的柜台,用钢筋封着,只留下一个不大的窗口。后面站着一位老朝奉,见他进来,客客气气地问道,“这位客官,请问是来当物品吗?”

这些老朝奉,眼睛都很毒,一眼看出这个昂藏大汉凶性内敛,绝不好惹,不敢轻慢了。

陈牧傲然道,“我要当一件稀世之宝,你做得了主吗?”

老朝奉客气地说道,“老夫就是朝奉,自然做得了主。还请客官将东西取出来一看。”

陈牧从背上取下那柄单刀,放到窗口前,“就是它。”

“这把刀?”

老朝奉看不出这刀有何出奇之处。有些怀疑,这人莫不是来找麻烦的,正想着,伸手去拿,却没拿起来,不由吃了一惊。用两只手,才勉强提起一些。

这柄普普通通的单刀,竟然有一百来斤重。

他这才知道自己看走眼了,光凭这份量,就知道这把刀极不简单,恭恭敬敬地说道,“客官请到里面来详谈。”

老朝奉说着,将一旁的铁门打开。

陈牧提起那把刀,跟着他走了进去。

里面有一个雅间,坐下后,自有人奉上茶水。

老朝奉问道,“不知客官怎么称呼?”

“我姓铁,你叫我老铁就行。”陈牧随意报出了一个姓。

“铁先生,不知道这柄刀除了沉重一些,还有什么异处。”

陈牧突然伸手,从他头上拔下一根发丝,拿到刀锋上方,一松手,那根花白的头发飘落,碰到刀锋时,立时断为两截。

吹毛断发。

老朝奉眼睛顿时一亮,虽然掩饰得很好,却怎么瞒得过陈牧的眼睛。

他继续道,“找块大石头来。”

老朝奉略一沉吟,从外面叫了人,不一会,就有两人搬着一块方形的石头进来,有四十多公分高,二十公分厚。

陈牧二话不说,拿起刀一劈而下,动作快得旁人几乎看不清。只听得叮的一声。

老朝奉定睛一看,只见那块大石已经一分为二,切口平整光滑。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块石头,本是一块垫梁石,当日建房时,多出一块,一直放到后院。他让人将这石头搬来,自然是为了让对方知难而退,以此来压价。

这种垫梁石,选的都是质地最坚硬的石头,这样才能支撑房梁数十年乃至上百年而不变形。

谁知道,这把刀竟然锋利到这种地步,出了名坚硬的垫梁石,在它面前就像是豆腐一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实在是无法相信。

这是一把真正的神兵!

陈牧注意到老朝奉眼中的震惊,却还要极力掩饰,心中不由暗笑,说道,“若有兵器,也可拿出来一试。”

老朝奉终归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闻言很快又有了一个主意,又从外面喊来一人。

不一会,那人手持一把尖头厚背的短刀进来,正是一把卖猪肉的屠夫用的斩骨刀。

老朝奉提出了要求,“铁先生,能否让老夫试试?”

陈牧说,“可以。”

老朝奉让那两名伙计过来,一人抬刀柄,一人抬刀尖,让刀刃朝上。然后他手持斩骨刀,用力劈下。

叮的一声,厚背斩骨刀迎刃而断,半截掉落到地上,发出当的响声。

老朝奉看着手头上半截断刀,眼中透出震惊之色。

这把刀,是屠夫专门用来砍骨头的,既厚且锋利,竟然这样就断成两截。他的力气,就算是用来砍骨头,也不一定能一刀砍断。

这是一把真正削铁如泥的宝刀。

老朝奉把天下间最出名的几柄宝刀都想了一遍,却没有一把能跟眼前这把对上号的。

这时,陈牧已经将刀拿了回来,说道,“这是我家祖传的宝刀,名为天刀。今日,我想将它当掉,一万个银圆……”

老朝奉条件反射般摇头,“这不可能。”

并非这把刀不值这个价,而是当铺里,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虽然可惜,但这单生意,他们确实吃不下。

换个普通人,自然是要往死里压价。可是眼前这位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压价太狠,容易将人得罪。

陈牧继续道,“你听我说完,我说的是死当。”

“此话当真?”

老朝奉闻言,猛地抬起头,问道。

死当不同活当,这意味着,出了这一万个大洋,这把神兵,就属于他们当铺了。一万个银圆,就能得到这把宝刀,那简直太值了。

陈牧决然道,“自然是真的,只要你们拿出一万银圆,这把刀,就死当给你们了。”

老朝奉道,“请铁先生稍等,我去跟东家商量一下。”

“快点,我赶时间。”

…………

半个小时后,陈牧再一次见到了邓旭,不过间隔了几个小时,邓旭却完全认不出他来。

邓旭来的时候,神情中还有些半信半疑,等亲眼见识到那柄宝刀之利后,眼中不可遏制地爆出贪婪的光芒。

他很清楚,这样一把神兵,价值不可估量。那些使刀的高品阶的武者,若是知道有这么一把宝刀,别说一万了,就算卖个十万几十万都不成问题。

邓旭说道,“铁先生,刀是好刀,可是,这刀恐怕有些来历不明吧?”

陈牧伸手将刀夺了回来,冷冷说道,“你若是不想要,那么告辞。”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

邓旭根本没看清他夺刀的动作,吃了一惊,忙起身拦住他,说道,“我没说不要,只是这价格……”

陈牧不等他说完,打断道,“你若是出不起钱,我找别家便是。若不是遇到困难,急需用钱,我怎么可能会将家传的宝刀当掉?若是你想压价,就别说了,一万个银圆,一个都不能少。而且,我要现银,一个时辰内,你能拿出钱,这把刀,就归你了。若是拿不出来,我转身就走。”

邓旭见他态度绝决,又忌惮对方身上彪悍的气势,也不敢再动什么鬼蜮心思。看着那柄毫不起眼的宝刀,终是拒绝不了它的诱惑,一咬牙,说道,“好,一万个银圆。你等着。”

说完,就带人走了出去。

邓旭这些年也就攒了五千个银圆,就藏在家中的地窖里。还差五千个,他也只能去借。没办法,混江龙家里离这里太远。

而且,想见混江龙一面并不容易,每次都要等个把时辰。时间赶不及了。

他以前放过利子钱,也认识一些同行,也只有找这些人,才能在短时间内,凑足五千个银圆。

利息高点无所谓,只要把宝刀拿到手,献给那位堂叔,就能几倍地挣回来。

一个时辰后,邓旭几乎是踩着点回到当铺中,抬着一个箱子进来,说道,“一万个银圆,你点一下。”

陈牧见他真的带钱过来了,稍微松了一口气。这种事,是有一些风险的,若是邓旭铤而走险,他也只能大开杀戒了。

幸好,邓旭还算聪明,没有动什么歪脑筋。

他点过钱数,确认没问题,才在当票上签字画押。然后将宝刀留下,提着装着一万个银圆的箱子,离开了当铺。

Ps:周五了,求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