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这是什么功夫

邓旭十年前来津海投奔混江龙这个远房亲戚,借着四海帮和混江龙的名头。也挣下了一些家产。

这些年,他做过不少生意,坑蒙拐骗,钱挣了不少。

有了钱后,自然想要追求身份地位。捞偏门的,始终上不了台面,让人瞧不起。于是,他寻思着做回正行。

只是,那些主流的行业,都有行会把持,他完全挤不进去,连入场的资格都没有。

人家根本就瞧不起他。

这样的大行会的头头,都是巨富,在官府中吃得开的人物。混江龙都不敢轻易招惹,更别说他了。

邓旭再不忿,也只能忍了。

后来,一翻活动之下,总算开了一家典当行。只是,这个行当向来口碑不好,开了两年,钱挣得比以前少,名声还是一如既往地差。

就在他发愁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津海市面上多了一个新鲜玩意,蜂窝煤,用来烧饭炒菜,比柴火方便多了,小小几块,就能烧一个时辰。

邓旭顿时来了兴趣,派人去打听,知道这玩意是一个月前才出现的,目前只有一家能造。

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传统的行业,有行会把持,他挤不进去。这个新出现的东西,总没人管得了他了吧。

于是乎,他开始找人仿制。

蜂窝煤这东西,其实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很快,邓旭就知道了制作之法,开始租场地,招工人,开了这家明月蜂窝煤,一经售卖,就大受欢迎。

昨天,一张来自新月山庄的帖子递到了他府上,约他一谈。

邓旭当然知道,这是正主找上门来了。他一点也不虚,别人怕神医监那位女弟子,他却不怕。

他开店之前,去问过堂叔混江龙了,堂叔让他尽管去做,只要合乎规矩,不怕神医监乱来。

有四海帮在身后撑腰,他底气十足。

今天,邓旭带上几个手下,还有从堂叔那里请来的高手,就前来赴约了。

他的底气,正是这位名为许行昊的武者,出自赫赫有名的沧海拳馆,出师后,先后在津海挑战十来名成名高手,无一败绩,号称津海年轻一代中第一高手。

直到败在了混江龙的手中,被他收服,成了手下的门客。

如果神医监那位女弟子来了,邓旭还会忌惮几分。结果来的只是她的那个姘头,他自然是丝毫不放在眼中。

他仔细查过这小子的底细,跟他一样,都是来津海讨生活的,还在码头上扛过包,显然也是泥腿子出身。就因为长着一副好皮囊,神医监的女弟子看上,从此一步登天,成了新月山庄的庄主。

这才两个月,就将一家蜂窝煤厂子办得如此红火。

这小子哪来的钱?还不是那个神医监的女弟子给他的!

邓旭想到自己到津海十年,吃了多少苦,才算是混出个人样。这小子不到两个月,就超过自己,心里实在是忌恨到了极点,“一个吃软饭的,竟然敢给我拿大!”

这时,陶正见双方各不相让,谈不出个什么结果,开口道,“二位且住,听我一言。”

陈牧和邓旭这才停了下来,没有继续争执。

陶正一脸肃然地说道,“二位各执一辞,我看你们都不愿意退让。既然如此,我提议,按照规矩,双方各派一人,公平比试。”

“陈庄主一方胜了,邓老板就要依约加入行会,遵守行会的规矩。若邓老板一方胜了,陈庄主也不可干涉邓老板的经营,二位意下如何?”

邓旭当先大声道,“这正合我意。就是不知道陈庄主敢不敢了。”说着,还用挑衅的目光看着陈牧。

陈牧觉得这个赌约还算公平,内容只是两人争端的部份,不涉及到其它,点头说道,“我没意见。”

陶正又道,“既然两位都同意,那么选择比斗的形式。”

邓旭抢着说道,“当然是比武了。”

陶正看向陈牧,见他点头,问他,“怎么比?”

陈牧说,“刀剑无眼,就比比拳脚吧。”

“好。”

陶正站起身,让人取了纸笔过来,朗声道,“既是比武,难免会有死伤。请双方参与比武之人,签了这份生死状。”

他的语气中,多了几分肃杀之意。

顿时,气氛都变得不同了,跟着来的商磊,还邓旭的那几个小弟,都是一脸紧张,额头见汗。

邓旭一方的许行昊迈步上前,拿起笔,在生死状上签下了名字。从始至终,他的脸上都没有什么变化,就像是个面瘫。

陈牧面上平静,心里却有些紧张,他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阵仗,走上前,仔细看了一下生死状上的内容,大概意思是,自愿参与比武,不论胜负,死了或残了,都不追究另一方的责任。

放到地球,这样的契约自然是无效的。但大晋自有国情,官府也不愿意多管这些江湖人的事情。

邓旭见他迟迟不签,心中不屑,耻笑道,“怎么,怕了?”

陈牧没理他,拿起笔,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陶正见两人都签了名,也在公证人一栏,签下了名字。将状子收起,宣布道,“既是比武,就不得动用其他手段,用毒,或用暗器者,等同认输。”

其他人都已经退到一边,将位置让了出来。

陈牧站在场中,看着面前这个如同面瘫的对手,这人身材壮硕,站在那里,气势勃然而发,仿佛化身为一头择人欲噬的猛虎。

许行昊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沧海拳馆许行昊。”

陈牧也报出自己的名号,“新月山庄陈牧。”

“你不像是武者。”

许行昊的语气很肯定,常年练武的人,手掌关节处,都跟常人不同。步伐举止也大不一样。经验丰富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陈牧说道,“我练的武功,跟你们不一样。”

许行昊嘴角浮起一丝冷笑,道,“妄人!”

武道最初是由兵家之人创出,出现第一个四境武者后,才算真正成了一个流派,至今已经一千多年。出现了剑道,刀道,枪道等等诸多分支。

能开创全新武学道路者,都是青史留名之辈,第一位将剑道推至顶峰的剑仙,还有刀圣,枪神等,无一不是名传千古,被后世无数人视为祖师。

这世上,想要开闯全新武道的人不知凡几,其中不乏六境以上的绝世强者。但能成功的,寥寥无几。

距离最近的一位,要追溯到一百多年前,正是那位以一把杀猪刀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苏屠。

眼前这个年轻人,光看体型,就知道他并非从小练武,即使有一点底子,也不过是半桶水,就敢妄言练的是不一样的武道。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许行昊目光变得凌利起来,决定给这小子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让他知道,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这时,陶正适时开口,“二位准备好,可以开始了。”

话音刚落,许行昊动了,整个人向前扑出,人未到,风先至。

旁观的众人仿若听到了虎啸声,一个个腿有点发软。

最淡定的,当属陶正,他一手捻着颌下的胡须,眼中透出赞赏之色,许行昊的虎形拳,已经登堂入室。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火侯,实在是不简单。

另一边,那个名为陈牧的少年不闪不避,扎起马步,一掌拍出。

初时,陶正并不以为然,这一掌,看不出有多大的劲力,想要挡住许行昊这刚猛至极的一击,无异以卵击石。

直到拳掌相交时,陶正才猛然察觉到异常,眼中爆出一团精光,“不对,这是……”

砰!

一记毫无花假的硬拼后,许行昊只觉得一股无法匹敌的力道涌来,一退再退,好不容易站住了,浑身气血翻涌,难受得几欲吐血。

他面瘫一般的脸上,露出惊骇之色,失声道,“你这是什么功夫?”

陈牧缓缓吐出一口气,说道,“降龙十八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