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说了算

陈牧的马车先去接了商磊,两人一同前往赴约。

说是约会,实际上这是一场谈判。

昨天,陈牧派人过去正式递名帖,约定今天见面谈一谈,按照规矩,一方定时间,另一方定地点。

对方将谈判的地点定在了城西。

从城东去城西,有几条桥,也可以乘坐渡船。

陈牧坐的是马车,自然是从桥上走。

他之前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太浅,把事情想简单了。也就是在这两个月里,从柏兰,夏洛特和商磊等人,还有天宫龙女等人那里,知道了许多这个世界的规矩。

在大晋朝,每行每业,每个阶层,都有着自身的规矩,要是不知道这些规矩,就会寸步难行。

这是一个大一统王朝,巡捕房的巡捕遍布每一条街区,不提效率如何,这控制力绝不是那些封建王朝可比的。

打打杀杀从来不是这个世界的主流。

当两个势力发生了利益冲突的时候,就算一方强势一些,也不可能派出大批人马,将对方给灭了。那样,不用到第二天,六扇门的人就会上门把他给灭掉。

一般情况下,都是按照规矩,一方划下道来,另一方接下,一翻比拼之后,谁赢谁说了算,输了就得退出。

这样,就算出了人命,官府也是不管的。这叫江湖事,江湖了。

当然,还有一个绝户计,叫暗杀,只要手脚够干净,不被六扇门查出来就行。

这世道,你有实力有背景,别人才会跟你讲规矩。什么都没有,就想跟别人争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陈牧弄清这些规矩后,就知道这类事情,该怎么应付了。

他没有通知柏兰,前段时间,她的老师,也是神医监在津海的负责人回来了。她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每天有学不完的功课,隔几天才有机会出来透一透气。

这件事,就不麻烦她了。

一路上,他都在跟商磊商议,一会见面时,该怎么谈。

商磊在原来的商行干了二三十年,见多识广,对于各行各业的规矩都有所了解。陈牧从他这里知道了许多商场中的规矩,从而避过了许多坑,对他也越来越倚重。

商磊算是正式转正,待遇也提了一级。

马车很快上了大桥,前往城东。

陈牧还是第一次到城东,光从街上的建筑和行人来看,城东确实比城西要繁华一些。因为这一头比较靠近京城。一直以来,都是城东比城西富裕。很多达官贵人,大富之家,都是住在城东。

谈判的地方名叫陶然居,是津海最有名的食府之一。

陶然居之所以这么出名,并不是店里的饭菜多出色,或者风格多独特。而是因为它的老板陶正。

这人是个享誉三十年的武道高手,炼通了骨髓的第三境武者。是出了名的急公好义,为人解除纠纷,人送外号——铁面判官。

这人成名多年,是一个宿老。最喜欢给别人当公证人,有类似的纠纷,都是由他来当个见证。

久而久之,但凡津海的大小势力出现利益冲突,都是到这里来谈判,这已经成了一个规矩。

在陈牧看来,这不就是武侠小说里的那种德高望重的武林大豪吗?换作武林中,要称一声陶大侠了。

虽然力量体系不同,但是整个江湖的生态,还是有些类似的地方。

不同的是,小说中更多一些浪漫色彩,而在这里,全都是赤|裸裸的利益。

陈牧在地球生活了三十年,形成的价值观,赚钱是第一位的。而且他过惯了现代便利的生活,在这个时代,想过得舒适一些,就要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才行。

他可不想再过两个多月前那种苦日子。

为了洗个热水澡,要挑好几担水,还有柴禾,再烧水,然后倒到桶里,前前后后,起码要花费一个多小时。不说要付出多少劳动,光是浪费的时间,就让他无法接受。

一个多小时,足够他运功几个周天,练几趟剑法和掌法了。

再加上做饭,洗碗,洗衣服,晾衣服……光是这些生活琐事,就要占用他好几个小时。

所以,花时间和精力在事业上,是必要的付出。

现在,有人要抢他的生意,他自然不答应。

马车一路前行,又行驶了半个多小时,陶然居终于到了。

陈牧和商磊下了马车,看向前面的大门,看着跟别的饭馆没在太大的区别。

一名店小二迎了出来,商磊报出了名号。店小二的态度顿时变得恭敬起来,将他们请到了后院。

后面是一个单独的院子,种了些青竹,环境清幽。

这才是高档会所该有的样子。

陈牧心里想着,跟着店小二进了后院,就听到一个爽朗的笑声,“都说新月山庄的主人年轻有为,没想到,竟如此年轻。”

说话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看起来也就四五十岁的样子,一张国字脸,眼睛炯炯有神,身上有一股慑人的威严。

陈牧一见到此人,就感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确实是一位高手。而且,陶正成年三十多年,至少有六七十岁了,看起来却这么年轻。看来,这个世界的武道,练到高深的地步后,可以延缓衰老。

他拱了拱手,客气地说道,“新月山庄陈牧,见过陶前辈。”

“陈庄主客气了,请坐。”

陶正示意他坐到一边,并说道,“邓老板应该也快到了,还请陈庄主稍等一下,尝一下我这个云雾茶。”

也就一盏茶的工夫,正主就到了。

邓老板名叫邓旭,三十几岁的样子,个子有些矮,鼻子上有一颗豆大的黑痣。又有一个浑号,叫邓大痣。

这些,都是从夏洛特那里得来的资料。

邓旭身边跟着几个人,一看就是帮闲一类。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长得其貌不扬,目光却极为锐利。

这青年一定是入了境的武者。

陈牧瞬间做出了判断。

邓旭跟陶正见过礼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位就是陈老板吧,不知你约我来这里,有何见教啊?”

陈牧也不跟他客套,开门见山地说道,“这次约邓老板过来,是通知你一声。我成立了一个蜂窝煤行会。你既然想入这一行,就必须加入行会,并且遵守一些行规。”

他说完,旁边的商磊适时地将一份协议递了过去。

行会,是旧社会的一大特色,实际上,是一种垄断势力。大一些的行业,都有一个行会,像是织锦行,金银行,就连开武馆,都要得到武馆行会的同意才行。

行会是为了调整同业关系,解决同业矛盾,保护同行利益,协调跟朝廷的关系而成立的。

实际上,当商业发展到一定程度,行会可以说是一个毒瘤了,会阻碍行业的发展。

陈牧得知商场上的各行各业,基本都有这么一个组织后,就动了心思。详细了解了一翻,意识到可以利用这一点,于是成立了一个蜂窝煤行会。

邓旭闻言却不接,冷笑道,“真是新鲜,我还从来没有听过,一家商行,就敢成立行会的。”

陈牧说,“没有哪条规矩说,一家商行就不能成立行会的吧。”

邓旭冷哼一声,“你这个行会,我不认。”

陈牧脸色一冷,“你这意思,是想挑战行规了?”

“你真以为这一行,你说了算?”

“至少现在,这一行,是我说了算!”

二人针锋相对,三言两语间,双方的气氛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