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选择

这一整天,陈牧都待在院子里,没有出过门,趁着记忆还清晰,他将入境时得到各种武学知道整理出来,用纸笔记下。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还是记下来比较保险,免得忘掉。

就连去店里交接钱款,都是让孙二虎代他去。

武学是一个非常庞杂的体系,不是一天就能整理完的。陈牧也是想到哪写到哪,写个大全的框架,再慢慢填充细节。

入夜后,陈牧回到房中,关紧门窗,坐到桌子前,开始正式的工作。

第一部小说已经完结,现在他可以开始写第二本。

对于第二部小说,陈牧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他的选择是,仙侠小说。力量层次更高,能修仙的话,当然比练武要强得多。

首先剔除掉凡人修仙传,书里写得很清楚,没有灵根的人,是无法修行的。他觉得灵根应该是凡人世界的特产。

剩下的,他看过的,知名度够高的仙侠类小说,就没几本了。

陈牧的第一个选择是阳神,之所以选这本,因为里面有道术,又有武道。功法神奇又足够强大,更有许多可以提升功力的奇珍异宝。

他握着钢笔,开始回忆起阳神的内容。

这本书是六七年前看的,记忆不是那么清晰,能不能写出来,他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片刻后,陈牧再次进入到了那种文思如泉涌的状态,阳神第一章的内容,自然而然地浮现在脑海中。

他刚要下笔,却像是受到了什么阻碍,立时脱离了那种状态。

陈牧不死心,又尝试了几次,还是不行。

“看来,是因为力量层次太高了。”

他心中想道,却并不气馁,这样的结果他心中已经有了预料。

很显然,这支笔能发挥多大的功能,跟他本人的境界有关。

接着,陈牧又尝试写蜀山剑侠和诛仙,都失败了。

看样子,只能写武侠小说了。

古龙的不用考虑,他的小说,真正强的是人,而不是武功,基本上那些标志性的武功,都是不可复制的。

而且,陈牧看过的有限的几本古书中,主角一出场,就是一身高强的武功,没有描写过他们是怎么练出来的。

对他来说,价值不大。

剩下的,就是金和黄了。

至于梁温等几位,他就不太熟悉,没怎么看过这几人的书。

相比起来,黄的书力量层次更高,陈牧只看过四本,寻秦记,大唐双龙,覆雨翻云,还有破碎虚空。

寻秦记不说,力量层次太低。

破碎主角一出场,就已经是顶尖高手。

剩下的两本,主角都是从普通人,成长为绝顶高手。只是,他们修练的最根本的功法都太特殊,双龙练的一冰一火的长生诀,相辅相承,缺一不可。韩柏机缘巧合得到赤尊信所化的魔种。同样是难以复制的。

陈牧现在才刚刚入门,最重要的,是将内功提升上去。没有内力基础,黄的书里那些高深的武学,学了也没用。

经过这一翻深思熟虑,最适合他的,还是金的书。

金书中,可以增强功力的外物不是很多。陈牧能想到的,一个是射雕中郭靖喝过的腹蛇的血。一个是神雕中杨过吃过的菩斯曲蛇的蛇胆。还有就是侠客行中赏善罚恶使的毒酒和腊八粥。

陈牧没怎么犹豫,就决定第二部写神雕。

侠客行中的毒酒和腊八粥,都是剧毒之物制成,没有一定的内功底子,喝下去很可能会死人。

至于不选射雕,是因为至今为止,他有四十种召唤物,却从来没有出现过活物。很可能无法将活物召唤出来。

而神雕中出现的,是那只大雕捕蛇后挖出来的蛇胆,就没有这个顾虑。而且,杨过学的武功最杂,除了一阳指外,将其他四绝的绝学都学了个遍。

陈牧拿起笔,回忆着神雕的剧情,顿时,文思如泉涌,笔尖落下,一气呵成,下笔如有神。

…………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陈牧写下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桌上的油灯已经快要熄灭。他心满意足地伸了下懒腰,伸手过去,将灯芯拧出来一点,火光顿时变得明亮许多。

他拿起桌上的稿子,脸上满是喜悦,“晋阶过后,一个晚上可以写两章小说。这样的话,只需要二十天,就能写完一部。”

刚才写完一章之后,那种状态还在,于是接着写第二章,一气呵成写完了。才从那种状态中脱离出来。

一口气写了四万多字,陈牧也有些手酸,心里更多的是高兴。

越早写完这本书,就越快能得到蛇胆,用来提升功力。

陈牧拿着这份稿子,思考起了另外一个问题。

晋升第二境的要求,是将倚天写完,算得上是相当简单,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如今他已经是第二境,也获知了晋升第三境的条件,那就是成为某个小说流派的一派宗师,或者开创一个新的流派。

这一次,针对的不是小说,而是他这个作者。他并不是金老先生。所以这本小说在地球的成就,也无法套到他的身上。

现在,陈牧想要晋升到第三境,就必须将小说发表出去,以此来获得名气与地位。

到头来,还是摆脱不了当文抄公的命运。

他也很无奈啊。

…………

陈牧将稿子收了起来,起身推开窗,看了一下夜空。穿越过来两个月了,他也学了一些看从星星的位置来判断时间的方法。

这个时候,估计是晚上十点多。他一口气写了两章,比平时多花了一倍的时间。

将窗户关好后,他戴上面具,意识进入了天宫之中。

进入天宫后,只有一个人正,正是瞎子,他抬头看着头顶的星空,似乎那里有什么奥妙。

陈牧看见他,并不是很意外,天宫现在总共五个人,只有瞎子会每天都上来,而且会将一个时辰的时间待满。

看样子,其他三人都下线了。

陈牧说道,“瞎子,跟你打听个事。”

“说吧。”瞎子依旧仰着头,没有看他。

“你听说过秦家吗?”

昨晚他刚刚晋阶,入境后学会了九阳神功,一整晚都在练内功,忘了上来问了。

“天下姓秦的很多,出名的就几家。不知道你问的是哪一家。”

陈牧说,“最显赫的那家。”

能让第九卫的副统领当成潜在的对手,肯定不是一般的世家。

瞎子终于看向他,说道,“秦姓当中,最显赫的,就是南洋王了。”

陈牧听过这个名号,以前在码头扛包的时候,听人提起过。一直以为是南洋某个姓王的,结果人家的名号是南洋王,姓秦。

瞎子嘿嘿两声,说道,“土匪,你可真有意思。南洋王富可敌国,名震天下,你连他都不知道?”

陈牧说道,“小地方出身,孤陋寡闻,见笑了。”

他在天宫的这段时间,已经不是第一次暴露常识不足的问题。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也没有什么好忌讳的。

瞎子说道,“南洋王本是南海一带最大的一股海寇,后来更是将其他几股海寇都灭掉,统一了南海,过往商船,都要给他交钱,才能得以平安。就连西方诸国,都知道他的名声。”

原来是大海盗。

陈牧这才明白。

瞎子继续道,“到当今天子继位,开始大力发展海事,知道南海王的存在后,想将他招安。南海王提出了一个条件,他要在南洋建立一个国家,希望得到朝廷的承认,天子答应了。昔日的南海王,就此上岸,不过几年,就打下了大片的国土,成了南洋王。如今,是大晋的属国。”

所以说,人家是真的国王,还是得到朝廷承认的那种。

陈牧心想怪不得第九卫的人对秦家这么防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