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新人

陈牧和孙二虎两个人,花了一个下午,将前面院子的杂草清理掉一片,又收拾了三间屋子。

院子里就有一口井,荒废了这么多年,里面居然还有水。打了水,将屋子里外都清洗一遍。今晚要住的。

期间,陈牧下山一趟,到如意街买了全新的被褥,还有锅碗瓢盆等等日常用品,还有大米面粉等等吃的。

送上来的时候,整整一大车。

这么多东西,总共也就花了五个银圆。

至于请人干活,肯定要到明天了,那个时间点,不好找人。他也就不费那个工夫。

还别说,孙二虎平时吃得多,干活也确实猛。他一个人干的活,是陈牧的好几倍。证明了他不是知干饭的。

这还是他伤没有完全好。最后,陈牧买东西回来,见他还在干活,赶紧拉住他,不让他继续干,免得搞出个旧伤复发。

三人在这个新家吃了第一顿丰盛的晚饭,有鸡有鸭有鱼有肉,陈牧还买了一小瓶酒,以此来庆祝他们搬到新家。

老太太今天特别高兴,饭都多吃了一碗。

至于孙二虎,也是非常高兴。如果说之前跟着陈牧,更多的是因为欠了陈牧一条命的话,现在,每天能吃上白米饭,还天天有肉吃,偶尔来点小酒,这日子,完全是他梦寐以求的。现在已经是死心塌地。

吃完饭,自有孙二虎收拾洗碗。

奶奶把陈牧叫到房中,问他,“陈牧,你老实跟我说,这庄子,还有那钱是怎么回事?那小姑娘年纪小,不懂事,人家长辈可没那么好哄骗。要是你骗了人家钱,咱们得早做打算。”

陈牧心想这老太太也真能忍到,忍到这个时候才问他。

他说道,“我是那样的人吗?”

“那到底怎么回事?”

陈牧便将他跟柏兰合伙开厂子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啧啧啧——”

老太太看着他,啧啧称奇,“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脑瓜子这么好使呢。”

这句话可不好接。

陈牧只得岔开话题,“今天忙活一天了,你也早点休息。”

…………

接着,陈牧便回了房间,习惯性地拿出本子,开始写作。

这三天住在客栈,他同样没有落下,如今已经写到了第十一章。

这一章写完,再次得到一件召唤物,小周芷若的手帕。同样没什么用处。还要过好几天,九阳神功才能出场。

这本小说,出场的武功秘籍并不多,但每一本都是顶级的,九阳,乾坤大挪移,圣火令上的武功,再加藏在倚天剑中的九阴,打狗棒法和降龙十八掌。

至于要练哪一本功法,等秘籍到手后,再好好琢磨一下。

这还要考虑到未来的发展,看第二部小说能写哪一本,再做决定。

陈牧走到外面,在奶奶和孙二虎门前听了一下,确认他们都睡下了,才回到房间,将门关上后,戴上面具,意识进入了天宫中。

这三天,他夜里跟奶奶住在一个屋里,白天又要到处跑,都没有进来过。

一到天宫,陈牧见龙女,瞎子,和尚都在,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个人,一身白色的长袍,头戴方巾,手持一本书卷,长相俊美,文质彬彬。

不用问,都能猜到这个新人是儒家流派的。

和尚看见他,高兴地说道,“土匪,你可算来了。”

瞎子道,“这几天没看到你,还以为你被什么人给杀了。”

龙女微笑道,“别来无恙。”

至于那位新人,则是好奇地打量着他。

“各位好。”

陈牧心中一暖,大家有着相同的秘密,很自然地产生一些独特的情谊,他说道,“这几天有点事在忙。”

瞎子问,“那头铁尸?”

陈牧摇头,“一些私事。”

关于那头铁尸的主人的事情,他没再过问。后续怎么样,他也不清楚。反正有第九卫的人来应付,不需要他来操心。

陈牧问,“不介绍一下这一位吗?”

那儒生打扮的人主动说道,“叫我书生就行,昨天刚来的。”

这声音,清脆悦耳,怎么听着像个女的?

不过,看这人有喉结。胸部也很平,看着倒是不像。

陈牧心里想着,脸上神色如常,回应道,“你好书生,我是土匪。”

转头对龙女他们说道,“正好你们都在,有件事想问一下,这神医监,是什么来历?”

和尚抢着说道,“神医监你都不知道?”

陈牧道,“听说过,就是不知道他们的底细,为什么别人这么怕他们。”

“就由我来替土匪兄解惑吧。”

开口的是那个新来的书生,“要说神医监,就不得不提那位监正大人。之前,朝庭并没有神医监这个机构,直到五十年前,这位监正大人立下大功,先帝才设立神医监。”

“世人都说,朝庭的三监两院,是天下间最不能招惹的机构。另外四个不提,单就神医监来说,其根子,就在那位监正大人身上。”

“这位监正大人,来历成谜,甚至极少有人知道他的姓名。世人都称他为活阎王。说的是他能掌控生死。他想让谁话谁就能活,想让谁死,谁就得死。”

陈牧想到柏兰的医术,还有下毒的手段。觉得实力比她不到高到哪里的监正有这样的外号很正常。

他好奇地问,“这位监正大人,是什么境界?”

“不知道。”

书生摇头,“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出过手。至少,也是七境以上,是仙佛一流的人物。”

这时,和尚忍不住插口道,“当年,东洋岛国趁着我国内乱,挥兵十万,入侵我大晋属国。活阎王一人就将东洋十万人全部毒杀。这样的人物,谁敢招惹?”

毒死了十万人?

陈牧听得咂舌,十万人是什么概念,就算是一秒杀一个,不停地杀下去,一天一夜也杀不完。

这得用多少毒药啊,起码得按吨来计算吧。

书生接着道,“监正是这样的性情,教出来的徒弟自然是有样学样。全都是行事乖僻,治病与否,全凭心情。”

“其实,神医监的人,很少伤人性命。一般就是下点毒,将人整得苦不堪言。神医监的名声,就是这样败坏的。”

陈牧想着柏兰的行事风格,还有她说过的话,觉得这个评价算是比较中肯的。

有这么一位监正,加之众多弟子行事又古里古怪的,得罪的人多了,名声能好得了才怪。

知道了神医监的底细后,他也放下心来。这条大腿确实够粗。镇住四海帮,应该不成问题吧。

书生又道,“土匪兄,我有一件事情,也想向你请教。”

“你说。”

“刚才你们说的铁尸,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大晋境内,又出现了僵尸不成?”书生说着,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陈牧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在津海,出现了一头铁尸。我也是无意中得知此事。”

这件事他就算不说,很快也会传开,毕竟知道的人太多,津海都已经传遍了,这几天搞得人心惶惶,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到别的地方。

索性大方一点,直接告诉他们。

龙女道,“这事我也听说了。那具铁尸,已经被第九卫除掉,如今正在各处搜捕那位炼尸者。”

“津海!”

书生念了一句,凝神思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瞎子说道,“鬼王宗再现人世,津海从此恐怕要多事喽。”

Ps:周末求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