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夏洛克

一天很快过去,不知不觉,已经到傍晚了。

“穷人没人权啊。”

陈牧回家的路上,有些郁闷地骂道。

今天他跑了七八家报馆,真是碰了一鼻子灰,连门都进不去。门卫见他身上的衣服打着补丁,根本不让他进门。

他现在真的是穷得连衣服都买不起了,因为天天洗澡换衣服,衣服破得快,只能缝补一下继续穿。

这不算丢人,住在这条街的人,十个有五个身上都有补丁,算是普遍现象。

可是出了这条街,就不一样了。

津海是座大城,人口超百万,在这个时代来说,已经是数得着的大城市了。像他这样看起来像是社会底层的,不招人待见实属正常。

“看来,只能用邮寄了。”

陈牧摸了摸怀里的那十几页小说稿,捂了一天,都被汗水打湿了。

本来,他觉得邮寄一次只能寄一家,还得等回信,一来一去要好几天。他等不了,才想着亲自去一趟。结果碰得满头包,浪费了一天时间。

这个时代,对于社会底层的人真的非常不友好啊。

陈牧想着,已经回到家中,“奶奶,我回来了。”

屋里传来奶奶的声音,“买肉了没有?”

陈牧听她问这个,就有些头大,应了一声“没”,就进了厨房,想着洗个澡。

一看水缸,已经见底了。这才想起早上撞鬼的事情,受了那样的惊吓,他直接就跑回家了,根本没打水。

陈牧一看外头,太阳还没落山。赶紧拿过扁担和木桶出门了,走之前,说了一句,“奶奶,我出去打水。”

…………

下午,水井边的人比较多,都是来打水的,还得排队。

陈牧见这么多人,也松了一口气。这么多人,总不会还有女鬼出来了吧。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背后一寒,这熟悉的感觉,让他心里打了个突。

不会吧,又来?

陈牧有些僵硬地转过身,没有看到红衣女鬼,心下稍微一松。

那这股寒意是从哪里来的?

随即,他就注意到不远处一个穿着西服,拄着手杖的中年男人正盯着他看,眼中仿佛蒙着一层白色的光芒,看起来有些诡异。

陈牧被他盯得心里有些发毛。

男人眼中的白光消失了,拄着手杖,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说道,“你好。”

在津海,穿这种西式服装的人不算少,但大多是洋人,或者追求时髦的年轻人。而且,大多集中在市中心那一块。

一个中年人穿成这样,出现在这样旧街区,还是比较少见的。

旁边打水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对着这中年人指指点点。

陈牧见他真的是冲自己来的,一下子提高了警惕,“请问有事吗?”

“我想跟小兄弟打听个事,不知方不方便。”中年人声音沙哑,态度挺和善。

陈牧当下拒绝了,“不好意思,家里正等着我挑水回去做饭,一会天就要黑——”话未说完,就见对方拿出几个铜板。

中年人说道,“当然不会白白耽误小兄弟的时间。”

“行,你问。”陈牧将铜板接了过来。

五个铜板,可以买一斤多大米了,够家里吃两天。他在码头累死累活扛麻袋,一天也就挣十个铜板。

“去那边说。”

中年男人带着他走到边上,说道,“小兄弟,今天有没有碰到一些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

陈牧皱眉想了一会,才摇头道,“没有啊,今天一天都很正常。”

“你再仔细想一想,像是看到一些奇怪的影子,还有奇怪的声音。”

陈牧再次想了想,摇头,“确实是没有。”

中年男人从怀里取出一张纸片,“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想起什么,可到上面的地址来找我。如果消息有用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银圆作为酬劳。”

陈牧闻言咽了一下口水,一个银圆,就是一百个铜板,可以买三十斤米,是他们一个多月的伙食。

“行。”

他抵抗住了诱惑,接过那张纸片,回到了水井那边。

几个相识的人凑过来问那个穿洋装的是什么人,陈牧随口应付了几句,转头一看,那人已经离开了。

他拿出纸片一看,上面写着夏洛克三个字,底下是一个地址。

“夏洛克?不会真是个洋鬼子吧。”

很快,就轮到陈牧了,他一边打水,一边想道,“他能发现我碰见过鬼,说明这个世界确实存在超凡力量。那个女鬼说不定跟他有什么关系……”

相比起早上那个女鬼,陈牧对夏洛克更加忌惮,万一被他发现自己的秘密,后果不堪设想。

夏洛克眼睛里的光,仿佛能看穿他的心思,让他浑身不自在。

所以,陈牧没有透露早上碰到过女鬼的事情。

…………

陈牧挑着水回到家中,开始烧火做饭。至于菜,就是一个白水煮豆腐,没有油,就放了一点盐和酱油。

他前世在地球,就没做过饭,出来工作后,基本上都是点外卖。

现在是没办法,外卖是没有的。总不能让一个七十多的老太太做饭吧,他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奶奶,吃饭了。”

陈牧做完后,朝屋里喊道。

奶奶从屋里走了出来,看着桌上的盘子,叹气道,“又是白水煮豆腐。”

陈牧看她垂头丧气的样子,说道,“行了,明天买点肉回来。”

“真的?”老太太一下子来了精神,“说话可得算数。”

“当然算数,赶紧吃吧。”

陈牧催捉道,他刚刚得了五个铜板,可以买几两肉,让老太太解解馋。

…………

饭后,天已经完全黑了。

陈牧回到房间,点起油灯,坐到桌前,伸手到口袋里取出那支钢笔,那颗星星还在,颜色依旧黯淡。

他握着钢笔,开始了新的尝试。

他打算写一本仙侠小说,开局主角得到一枚可以脱胎换骨的仙丹的那种。如果可以将仙丹从小说里拿出来。那就厉害了。

陈牧已经将第一章的情节构思好了,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拿着笔,凝神屏息,过了十几秒,却完全没有昨天那种文思如泉涌的感觉。

“算了,就这样直接写吧。”

他不管这个了,在纸上写下第一个字。

“咦,没墨水了?”

笔尖在纸上划了几下,却写不出来,只留下了几道划痕。

“不对啊,我记得里面墨水是满的。”

陈牧拧开笔杆,见墨囊里的墨水确实是满的。

看来,要么是钢笔坏了。要么就是,仙侠类的小说,超出了钢笔的能力范围,或者说,只有在地球成名的作品才行。

陈牧将笔杆拧套上,重新拧紧。心中有了猜测,却并不失望。这个,他之前就有心理准备了。

那么,就再试试其它作品。

黄老先生的大唐双龙。

陈牧在头脑里大致将情节过了一遍,因为看的时间比较久远,细节不是很清楚。

他拿着笔,还是找不到昨天那种灵感如潮的状态。

大致情节他还记得,开篇是围绕着“长生诀”来展开的。

陈牧组织了一下语言,提笔便写。

“还是不行。”

一划之下,还是没有墨水出来。只是在纸上多了一道划痕。

陈牧没有气馁,开始第三次尝试。

黄老先生的也不行,那就换金老先生另外一部作品,天龙八部。这部小说里,前面就出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这样的功法。

他从小就喜欢武侠小说,现在有机会圆一下学武功的梦,怎么也要尝试一下。

笔尖落到纸上,没有墨水的痕迹。

“难道,冷却时间还没有结束?”

陈牧心里冒出这样的念头,想了想,开始回忆倚天第二章的内容,顿时,四周的一切仿佛变得缓慢,之前看过的原文,自然浮现在脑海中。

来了!

他下笔如有神,一行黑色的字体在稿纸上出现,速度飞快,没有丝毫停顿,转眼间,已经写了满满一页……

不知过了多久,陈牧回过神来,屋内一片漆黑,桌上的媒油灯不知何时已经熄灭了,他都没有察觉。就在黑暗中写完了第二章。

他拿起笔,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月光,见到笔身上,又多了一颗星星,非常显眼。

“这么看来,在倚天写完之前,无法写别的书。”

陈牧摩挲着手上的钢笔,总结了起来,“一次只能写一章,冷劫时间为一章。至于力量更高层次的小说能不能写,还有待试验。”

总算是摸索出了这支钢笔的大致功能,他一颗心也定了下来。

写完第二章,他从小说里得到的,是一个金丝手镯,是郭襄给张君宝的信物。纯金的,很值钱。

可惜,小说里的东西拿到现实后,很快就会消失。

陈牧克制了将东西取出来的冲动,反正,他随时都可以将东西取出来。这手镯,说不定能派上大用场。

他将钢笔收起,拿出火柴点燃一根,嚓的声,火光亮起。

陈牧眼角瞥见窗户有一个影子,转头看去,见到一张苍白的脸,幽幽的眼珠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往上蹿,头皮一阵发麻。

正是早上他碰到的那个红衣女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