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成交

陈牧脸上变色,“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这种勾当,我是万万不会做的。”

这时代的风气保守,勾搭有夫之妇这种事情要是做了,很容易社会性死亡。这名声传出去后,家里有漂亮媳妇的,谁敢跟他做朋友?

那不是害人吗?

这种事情,也只有那些富二代和衙内才有底气去做。

就像赵府的那位赵衡,家里老婆怀孕了,还敢明目张胆地追求别的女人。一看就是做惯了这种事。换做在地球,早被乱拳打成渣渣了。

柏兰不悦地说道,“难道你嫌弃她嫁过人?”

陈牧觉得有必要拯救一下这个少女的三观,语重心长地说道,“人家是有夫之妇,就算长得再漂亮,我们也不动这个心思。你说对吧。”

柏兰一怔,“我没跟你说吗?她老公已经不在了。”

“……”

原来是个寡妇,早说啊。

现在话都已经放出去了,想改口都难。

不对啊,话题怎么偏到这个上面了。

陈牧突然反应过来,将话题转了回去,说道,“钱的事情,真的不能再少。必须要有这么多的投资,才能将这摊生意做起来。”

“可是,我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

“那就想办法,机会难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先吃着,你慢慢考虑。”说了这么多,陈牧肚子都饿了,拿起饭就吃。

这里的菜确实不错。味道跟本地的菜色有些不同,可以说别有风味。

一顿饭吃完,柏兰还在那里纠结。

陈牧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两天时间考虑,两天后我再来找你。你要是觉得不行,我再去找别人。我还有事,先走了。”

经过前堂时,正好碰见那位年纪轻轻就当了寡妇的小姑娘端着盘子走过来,他说道,“你们的饭菜很好吃。”

她却像受惊的小鹿一样,退后了一步,靠在墙边,头低了下来,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多谢公子夸奖。”

陈牧见她耳朵都红了,不由一乐。

他一直觉得容易害羞脸红的女孩子特别惹人怜爱,可惜,在手机互联网时代,这样的女孩已经很难碰到了,估计只能在中学里见到。

说真的,有些女人污起来,比男人还猛。

“再见。”

陈牧跟她道别,离开了这家小小的饭馆。

…………

陈牧去找奶奶和二虎他们,见二虎神情有些疲惫,老太太倒是很精神,身子骨确实硬朗。

他提议道,“出来大半天了,我们找个旅馆休息一下吧。”

老太太看着他,问道,“不回家了?”

“难得出来一趟,就在外面住一晚吧。”

“好。”老太太没有多说。

倒是旁边的二虎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三人便在附近找了一家旅馆,要了两间房。二虎是伤员,单独住一间,他跟奶奶住一间。

各自回了房后,老太太说道,“陈牧,你老实告诉我,昨晚,家里是不是进贼了?”

“你都听见了?”

“是看见的。早上起来,我看见门口的地上有血迹,就知道昨晚一定出事了。一大早,又是拉着我们出门逛街,又要在外面住。就你这么抠门的人,要说没事,才有鬼呢。”

老太太没好气地说道,末了又问,“是不是那什么四海帮的人?”

陈牧惊讶地说道,“你连四海帮都知道?”

老太太说道,“别说这些没用的。我们现在没权没势,斗不过那些人。赶紧收拾东西,咱们现在就离开津海。反正你的病也治好了,去哪都行。”

“不用,避两天就好了。我已经找到了一个靠山。到时候,四海帮的人绝对不敢来惹我们。”

老太太有点不太信任,“你有把握?”

“有。”

陈牧可不想离开津海,像这样的大城市,整个大晋也就几个。他在这里也算有点基础,认识了夏洛克和柏兰,能借得上力。要是去了别的地方,又要从头开始。

至于四海帮,现在是惹不起,那就躲呗。

等过一段时间,他变强后,就轮到他回头去找对方的麻烦了。

老太太哼了一声,“我看你是舍不得你那个心上人吧。也不知道是什么天仙一样的人物,把你迷成这个样子。”

陈牧干咳一声,说,“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看看二虎。”

…………

陈牧在旅馆住下了,也没有闲着。

南大街位于城中心,这边的旅馆的价格自然也高一些。他之所以选择住在这里,也是方便打听消息。

既然决定做蜂窝煤,自然要先将消息打探清楚。在哪里租场地,招人员,原料从哪里进货等等,这都要去问。

陈牧在外面跑了两天,人都晒黑了,总算有所收获。

第三天一早,他又去了一趟神医监。这一次,算是熟门熟路,进门的时候,又看见那位耳朵不太好的老婆婆在扫地,打了声招呼。

到了五楼,陈牧直接去了柏兰的地盘,上次她就告诉过他是哪一间了。

门是关着的。

他敲了敲门,喊道,“兰姑娘。”

“进来。”里面传来柏兰的声音。

陈牧推门而入,见屋里乱槽槽的,东西乱作一团,没见到人,就往通往外边的门走去。

外面是一个很大的露台,种了不少植物,柏兰正坐在一张摇椅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在看,边上的小桌上,还放着几碟果脯蜜饯之类的零食。

“你可算来了,快坐。”

柏兰坐直了身体,招呼他到一边的凳子坐下,上下打量着他,“原来你是秦家的人啊。”

这句话说得没头没脑的,陈牧有些疑惑,“什么秦家?”

“你就别装了,衣衣姐都告诉我。”

柏兰一副“我已经看穿你的秘密”的得意神情,“她本来想招你进第九卫,一查,才知道你是秦家的人。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秦家?

陈牧满脑子的问号,这个什么秦家,他没有半点印象,奶奶也从未说过。如果有这么厉害的背景,奶奶不可能不去投靠啊。

柏兰啧啧称奇,“真看不出来啊,你居然是个暗探,秦家将你安插在津海,是打探什么消息吗?”

陈牧也搞不清楚状况,也不敢多问,免得暴露更多的底细。只是反驳道,“如果我是暗探,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人查出来?”

“哦,那你是明探了。”

陈牧不承认,也没否认。

先要打听一下,这个秦家到底是什么来路。再回去问问奶奶,自家跟那个秦家,到底有没有关系。

他只是希望这件事,不要影响她的投资意向。

陈牧问,“那我这个项目,你还投吗?”

“投。”柏兰干脆地说道。

这么看来,就算被当成秦家的人,也没什么大碍。

柏兰又道,“不过,我只有五百个银圆,再多就没有了。”

好家伙,一下子就砍掉了九成。

陈牧认真地说道,“这么点钱,什么都不够干的。至少要四千五。”

“我再加一百,真的没有了。”

“太少了,起码得四千。”

“七百!”

“三千五。”

“八百!”

“三千。”

“九百!”

“一口价,一千五。”

“一千!”

“成交。”

通过一翻拉锯式的谈判,两人总算谈妥了投资数额。

柏兰补充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

“这钱必须由我来管。每一项支出,都要经过我的手。”

“成。”

陈牧求之不得,有她跟着,人身安全就有了保证。

PS:周四求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