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抱谁的大腿

一整夜,陈牧都睡得很浅,天没亮就醒了,洗漱过后,就在在院子里练起了罗汉拳。

就十招拳法,他翻来覆去地练,争取早日能用来应敌。真的碰到需要动手的进候,也有自保之力,不用暴露面具的存在。

当然,光练拳法是不顶用的。俗话说得好,练武不练功,到头一场空。相比起来,他更需要一本内功心法,有了内功,才算是真正学会武功。

算起来,应该还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才有机会召唤出内功秘籍。

不知练到第几遍,陈牧心有所感,转头看去,见孙二虎站在门口,正看得入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笑道,“怎么起得这么早?”

“听到外面有声音,就出来看看。”孙二虎回答时,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没有没有,我本来就醒得早。”孙二虎说着,嘴巴动了一下,有些欲言又止。

陈牧看他这个样子,奇道,“还有事吗?”

孙二虎鼓起勇气,问,“大哥,你这是在练武吗?”

陈牧还以为他想问什么,原来是这个,笑道,“对,想学吗?”

孙二虎眼中透出明亮的光彩,神情希翼地问道,“行,行吗?”

“当然行,都是自家人。等你伤好后,就跟着我学。”陈牧从他渴望的眼神中,看出他确实非常想学武。

陈牧正愁没有帮手呢,就算孙二虎不提,他也会教的。

孙二虎这体格,练外家拳法最合适。练了拳后,有他在家里守着,起码可以安心一些。

“肚子饿了吧,我去做点吃的。”

陈牧说着,就要向厨房走去。

“别。”孙二虎当先一步走到厨房门前,说道,“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吧。”

“你的伤——”陈牧放心不下。

孙二虎拍着胸口道,“我已经好多了,做个饭,又不是重活。”

“那行,我去挑点水。这个是重活,你别跟我抢了。”

陈牧说着,挑起水桶就往外走,刚出了门,就看见林老四在外面踟蹰着,奇道,“林大叔,你找我?”

林老四看到他,吓了一跳,慌忙摇手道,“别,你叫我老四就好了。”

“说吧,有什么事。”

“那个——”

林老四目光有些躲躲闪闪,像是做了亏心事一样,小声说道,“虎哥被人打伤的事,你听说了吗?”

“听说了。”

林老四咽了一下口水,说道,“是这样,虎哥受伤后,上面派人下来调查。不知怎么,就问起了二虎的事情,接着,他们又问起你。”

陈牧面无表情地说道,“所以,你们都告诉他们了?”

林老四哭丧着脸说道,“我也是没办法啊,我家里还有老母要赡养,可得罪不起四海帮的人。我发誓,你救二虎的事情,我一个字都没透露。真的,你要相信我。”

“我信你。”

陈牧倒没有真的生气,林老四这人除了胆子小一点,人还是不错的。就像他说的,他这样的平头老百姓,又怎么得罪得起四海帮呢。

“那就好,那就好。”

林老四像是放下了心头的大石,“那你忙你的吧,我回去了。”

陈牧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心中有些感慨,如果不是有那支神奇的钢笔,自己现的境况,也不会比他好多少吧。

就算是现在,四海帮的人上门找麻烦,同样得小心应对。

…………

吃过早餐,陈牧带上奶奶还有孙二虎一起出门了,说是带他们到津海城里逛逛。实则是不放心将他们两个人放在家里。

这个时候还没有黄包车这类比较便宜的交通,只能步行。老太太身体还挺硬朗,孙二虎的伤恢复得也不错。

陈牧带着他们去了如意街,给了奶奶两个银圆,让她和二虎去买东西。

昨天晚上,他从那两个四海帮的人身上,又弄到了五个银圆。给起钱来也大方。

然后,陈牧一个人去了夏洛克家里。

夏洛克知道他来了,带他去了书房,“坐,尝尝这个松饼,是米洛国出名的小吃。”

米洛是西方诸国之一,国土不大,实力却很强,特别是在大海上。夏洛克年轻时候,在米洛国待了十几年。

陈牧尝了几个,味道还行。说起了正事,“我今天过来,是有事想请教。”

夏洛克道,“什么事,尽管说。”

陈牧说道,“还记得昨晚我问你四海帮的事吗,其实,我跟他们有点小小的过节,现在,他们来找我麻烦了。”

“四海帮?”

夏洛克闻言皱起眉头,说道,“这就有点麻烦了,我跟四海帮没有什么交情,也说不上话。你怎么跟他们结怨的?”

“其实就是很小的一件事……”

陈牧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这样啊。”夏洛克沉吟起来。

陈牧问,“很麻烦吗?”

夏洛克说,“如果是另外三人还好说,让人说和一下,就揭过去了。混江龙这个人却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谁要是得罪了他,非整得对方家破人亡不可。我的面子,恐怕他不会给。”

到后面,他话锋一转,“不过,你也不必担心。混江龙再怎么嚣张,也绝不敢惹第九卫的人。我看苏统领对你态度不错,很可能会将你吸纳进第九卫。到时候,别说混江龙了,就算他义父,也不敢对你怎么样。”

陈牧却不觉得高兴,反而有些发愁。他的家世,始终是一个心病。

像第九卫这样的机构,招人首要保证的,就是家世清白。他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过关。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家中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关键是,他也不敢问呐,就怕老太太发现他是假冒的。

万一是朝庭钦犯之类的,那岂不是自投罗网?

回头得试探一下老太太,实在不行,就跑路吧。

就听夏洛克继续道,“再说了,以你跟柏姑娘的交情。若是混江龙知道了,绝不敢招惹你。”

陈牧知道他误会了,这也不奇怪,这年头风气还很保守,一个小姑娘主动邀请一个男人共乘一车,很容易让人想歪。

他没解释,而是问道,“这柏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昨晚他都忘了问。

夏洛克笑道,“柏姑娘是神医监津海监首最小的徒弟,属于神医监嫡传。你真是好福份。”

陈牧很想问,这神医监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听他这意思,比第九卫还让人忌惮。最后还是忍住了,免得暴露常识不足的问题。

不过,夏洛克的话,却给他打开了一扇门。柏兰的大腿这么粗,当然抱一抱,

有得选的话,他宁愿抱柏兰的大腿,也不愿意去抱第九卫那位美艳的副统领,那个身穿红衣的女人,气场太强。在她手底下办事,压力一定很大。

柏兰这小姑娘就好相处多了。

陈牧又问了一些事情,就告辞了。

到了街上,他很快就找到奶奶他们,找了个借口,将孙二虎打发去买东西,才试探道,,“奶奶,前两天,我给第九卫的人帮了个忙,他们似乎有意招我到第九卫,你觉得我应该去吗?”

“你不能去。”奶奶断然道,“第九卫声名狼藉,去了之后,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陈牧心想,怎么就声名狼藉了。不过,也试探出奶奶的态度,说道,“行,我不去。那我做点小买卖,你觉得怎么样?”

“做买卖好,总好过到处瞎混。”奶奶当即同意了。

陈牧心里的弦也放了下来,奶奶听到第九卫的人要招他,也没有说要立马跑路,证明他家并不是因为犯事而被灭的。

这就好。

他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

PS:求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