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高

一大清早,陈牧在院子里练罗汉拳,这几天,总算将前五招给练熟了。但,这不意味着他已经学会了。

就像是玩王者,刚开始玩一个英雄,知道被动和技能,在训练营也能熟悉地使用。但是真正打排位的时候,还是会被人轻易单杀,打团的时候手忙脚乱。一局下来,零杠十,惨遭队友举报。

练熟和实战,完全是两回事。

只有通过大量实战,你才知道这些招数能给对方造成什么伤害,还有怎么走位来躲避伤害,知道什么时机开大……

等将这些刻到骨子里,才算真正学会了这门拳法。

陈牧现在缺一个给他喂招的人,这样的人可不好找,除非花钱加入某个武馆,专门请人跟他切磋。

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钱啊钱,前后两辈子,都在为挣钱的事情而烦恼。

什么时候,才能不必为钱发愁呢。

陈牧感叹着,又召唤出那对铁罗汉,继续学罗汉拳后面五招。如今,他已经点亮了六颗星星,召唤物的时间限制变成了半个小时。

一进练到日上三竿,他才收功。吃了点粥后,就去回春堂将孙二虎接了回来。

果然跟郑大夫说的一样,孙二虎恢复得很不错,已经能下床走路了。想到两天前他奄奄一息的样子,这恢复能力真是不一般。

这样一看,那十个银圆确实花得值。

陈牧扶着孙二虎,一路回到家中,将他安排在了西厢房。这座院子虽残旧,房间倒是不缺,

他说道,“你先住在我这里,先把伤养好。”

一路上,孙二虎都显得很沉默,这时,终于开口了,“陈牧,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陈牧没有接这个茬,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好好休息,我去给你煲药。”

出了厢房后,他去了正屋,奶奶正坐在正厅。

陈牧说,“我将那个朋友接回来了,他伤还没好,在家里住两天。”

“我都听到了。”

老太太没好气地说道,中气十足,声音清晰地传到外面,“我知道你讲义气,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给朋友救命,眼睛都不眨一下。可是奶奶得提醒你一句,这世上多的是没良心的白眼狼,你可得带眼识人。”

陈牧见她说得这么大声,知道她是故意的,有些无奈,说道,“二虎不是这样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就知道不是这样的人?”

老太太冷哼一声,“他被人砍成重伤,你甘冒大险,到处求爷爷告姥姥地凑钱请医生将他治好。欠了一屁股债。才将他从鬼门关前拉回来。说是他的再生父母也不为过吧。可是人家呢,什么表示都没有。有些人啊,就是天凉薄凉,不知感恩……”

陈牧本来觉得有点奇怪,她怎么知道孙二虎是被人砍伤的?到后面见她越说越过份,忙道,“他帮过我,我救他是应该的——”

老太太打断他的话,“你可以施恩不望报,但做人得凭良心,若是连感恩都不知道,那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这时,外面脚步声响起,陈牧转头看去,见孙二恩扶着墙走了进来,脸上阵红阵白。

这就很尴尬了。

陈牧忙打圆场,说道,“你怎么出来了,回屋躺着吧。”

孙二虎二话不说,走到他面前,跪到了地上,哽咽着说道,“老太太说得对,要不是你,我早就去见了阎罗王。我孙二虎再不是东西,也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做牛做马,也没有任何怨言。”

陈牧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给他下跪,感觉相当不自在,说道,“你别这样,快起来。”

老太太端坐在椅子前,严肃地看着孙二虎,“此话当真?”

孙二虎仰着头,厉声道,“如违此誓,我孙二虎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好。”

老太太一拍桌子,上前将他扶起,说道,“既然这样,以后就是自家人了。我们也不需要你当牛做马,这样,你认陈牧当大哥,以后兄弟相称,相互帮扶。只要你不违背誓言,我们绝不会亏待你。”

孙二虎眼圈顿时红了,挣脱她的手,结结实实地磕了一个响头,“多谢太太。”然后,又朝陈牧磕了一个头,“二虎见过大哥。”

陈牧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咽了一下口水,说道,“行了,别跪着,快起来吧。”

老太太也说道,“二虎,你伤还没好,回屋好好养伤吧。”

“是。”孙二虎这才从地上爬起来,回去自己的房间。

老太太咂砸嘴巴,拿起桌上一杯水喝了下去。

陈牧默默竖起一根拇指,高!

老太太这激将法,还有变脸的功夫,实在是让他叹为观止。

一翻话下来,就定下了名份。孙二虎就差卖身为奴了。更绝的是,最后话锋一转,几句好话,就让他感恩戴德,心甘情愿给他们磕头。

陈牧也不是矫情的人,非要跟孙二虎平等论交。不同的时代,自有不同的情况。就像在地球,当老板的太好说话,就很难管好员工。

反正,他原本就想找个帮佣。孙二虎是憨了点,干活却是一把好手。把二虎当成一个包吃包住的员工就行了。

陈牧想起一件事,小声问道,“对了,奶奶,你怎么知道他是被人砍伤的?”

老太太白了他一眼,“林老四早就把这事传开了,你没发现这两天,街坊邻居,都躲着你走吗?那是知道你得罪了人,怕沾上麻烦。”

原来是这样。

陈牧这两天事情太多,还真的没有留意到这些。

…………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陈牧才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的坏处,孙二虎饭量太大了,他已经有意识地多放了不少米,还是不够吃。

孙二虎一个人吃的,比他跟奶奶加起来都多,真是一粒米都不浪费,连菜盘子都舔了个干净。

而且,看样子,他压根就没吃饱。

这顿饭,让陈牧意识到,口袋里剩下的钱,肯定坚持不到他升二级了。

就不能让我安心发育吗?

真的是让人头疼。

吃完饭,大家各自回房。

陈牧还是老样子,先写完一章,再次点亮一颗星星。同样解锁了新的召唤物,冰块。没错,正是小说中冰火岛的冰块。就算是北极的冰块,又有什么价值?

他也是醉了,就不能来点有用的东西吗?

陈牧吐槽完,拿出面具正要戴上,突然耳朵竖了起来。

外面有动静,像是石子落地的声音。

“有人翻墙进来了?”

他迅速将蜡烛吹灭,戴上面具,从枕头底下拿出菜刀。

自从救下孙二虎后,他就一直有所防范。在围墙顶端的边缘处放了一些石头,只要有人翻墙进来,会将石头碰落。

这时代,夜深人静可不是个形容词,真的是非常安静,只能听到一些虫鸣声,和偶尔响起的狗叫声。

陈牧的五感变得异常灵敏,石头落地的声音同样能听得到。

他轻轻推开门,走了出去,来到客厅的大门口,从门缝里看出去,借着月色,能看见院子里有两个人影,蹑手蹑脚地向这边走过来。手里拿着东西,寒光一闪而过,分明是利器。

“还好我够机警。”

陈牧心中庆幸,家里一个伤员,一个老太太,他没戴上面具之前,战斗力也很弱鸡。要是没有及时发现,被这两人趁夜摸进来,很可能就团灭了。

PS:周一冲榜,求推荐票支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