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顺路

入夜后,陈牧在煤油灯前,将第四章写了出来,点亮了第四颗金星。这一次得到的召唤物是一支判官笔,就是张翠山其中一件武器。

他将稿纸收好后,吹灭油灯,戴上面具,沟通冥冥中的那点联系,意识飞升,来到了那座天宫内。

龙女和瞎子都在,却没见到和尚。

看来,龙女的猜测没错,在天宫内停留,是有时间限制的。

龙女招呼道,“土匪,你来啦。”

他问,“和尚呢?”

龙女道,“刚走,说是回去睡觉。对了,跟你说一声,根据我们的测算。在天宫停留的时间,是一个时辰。时间满了后,要到第二天才能进来。”

“多谢。”

陈牧语气颇为诚恳,虽然这个他自己也能摸索出来,但是她愿意分享,足见其诚意。

“不客气。”

“对了,有件事,想跟你们请教一下。”

“你说。”

“僵尸的尸毒,对第二境的武者有没有威胁?”

龙女沉吟了一会,道,“这要看是什么级别的僵尸。武者第二境,体魄极为强健,五脏六腑都强于常人。如果是普通僵尸的尸毒,武者少量吸入,不会有什么影响。就怕碰到被炼过的僵尸。”

陈牧问道,“炼过的僵尸?”

龙女从他反应中,就知道他对此一无所知,耐心地讲解道,“道家上清一脉,走的是降妖除魔的路子。当年一场变故后,分裂出一个鬼王宗。这一派的人擅长培养鬼物。”

“上清一脉第一境,名为赶尸人,可以控制尸体,可是行走缓慢,身体僵硬,本身没什么威力。鬼王宗的人就想出了炼制尸体的法子,将尸体炼得刀枪不入,力大无穷,还带着强烈的毒性。”

“这种刀剑难伤的僵尸,通体漆黑,称为铁尸,毒性惊人,普通人沾上了,很快就会被毒毙。对练通了筋骨的武者来说,只要反应及时,不会有性命之危。”

“至于更厉害的铜尸,毒性就非常可怕了。普通人闻之立死。筋骨境的武者也难以承受。中了尸毒,会非常麻烦。”

这时,瞎子冷哼一声,“若是碰到铜尸,我劝你有多远跑多远。三阶以下都是送死。”

龙女也道,“不错,若是发现铜尸,千万不能轻举妄动。马上通知六扇门,让他们来处理。”

听起来,就像是会行走的生化武器。

陈牧眉头皱起,他虽然成了修行者,小说家这个流派,前期战斗力很弱。体质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不过,津海既然出现了僵尸,还是多了解一些比较好。万一真的碰上了,也知道应该怎么应付。

他问道,“僵尸有没有什么弱点?”

龙女道,“它的操纵者就是最大的弱点,赶尸人的实力一般都不强,而且,操纵僵尸的时候,不能离得太远。所以,碰到僵尸,要先找出操纵者除掉,没人指挥的僵尸就容易对付得多。”

瞎子插口道,“僵尸的弱点在脑袋,只要砍掉脑袋,便能将它除掉。不过。铁尸的身体已经炼得如同铁石,不是神兵利器,很难砍断。”

“至于尸毒,我这里有一个方子,你将之熬成丹丸,含在嘴里,可避尸毒。就算中了尸毒,服下后,也可以暂时压制。听好了,丹参三钱……”

瞎子念出七八种药材,末了问道,“记清楚了吗?”

陈牧说,“记下了。”

瞎子人已经消失在宫殿中。

陈牧心想,这就是传说中的刀子嘴,豆腐心吧。这人还不错,可是那张嘴巴,真的太讨厌了。

龙女道,“你若是真的碰到僵尸,一定要多加小心。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好。”

陈牧说道,这个女人,让他想起了大学时,学生会一个学姐,一心想要当上学生会会生,拉拢人时,也是这样的作派。

不过,龙女的语气要诚恳得多,行事也大气得多。

…………

第二天一早,院子里,陈牧将罗汉拳练了几遍,争取早日将这门拳法练熟。

昨天跟虎哥他们打架的时候,新练的拳法都忘光了,反正一个恐吓过后,一脚一个,将那两名手下踹翻了。

想用罗汉拳来对敌的话,还得多练。

练完拳,天已经大亮。吃过早餐,陈牧赶往回春堂,一进门,那位年轻的学徒就告诉他,孙二虎醒了。

他心里颇为高兴,来到后面的厢房,见孙二虎躺靠在床上,正在喝粥。

“陈牧——”

孙二虎见到他,忙将手里的碗放下,挣扎着要起身。

陈牧看得出,他还非常虚弱,说话都有气没力的。上前将他按住,说,“你还没好利索,别乱动。”

“谢谢——”

孙二虎苍白的脸上,涌起一阵潮红,颤声道,“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陈牧见他激动成这样,生怕他的伤口又爆开,说道,“行了,你好好休息吧。这些等你好了以后再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赶紧离开这里,免得他再受刺激。

出去的时候,学徒说孙二虎恢复能力很强,过两天应该能下床了,让他把人接走。

陈牧应了一声,又在店里买了两味药材。正是瞎子给的避尸毒的方子。为了避免暴露身份,他将上面的药材分开买。

出了回春堂,他顺便去了裁缝店,将昨天定做的两件衣服取了。直接就穿上新衣服。

一连跑了五家药店,才将药材买齐。

这么一耽搁,已经快到中午了。

陈牧走出最后一家药店,心想,“云逸客栈好像就在附近,要不然,去看看?”

云逸客栈就在如意街上,离夏洛克家并不远,就隔着两条街。

反正顺路,陈牧就前往客栈,到了地方后,有些意外。

云逸客栈是一座三层的楼房建筑,面积挺大,在这个时代而言,算得上相当新潮。

他走进大门,来到柜台处,问道,“请问,天字三号房的林姑娘在吗?”

柜台后面是一个中年人,打量了他一眼,问,“不知尊驾贵姓?”

“我姓陈。”

中年人道,“原来是陈公子。林姑娘一早就出去了,出门前留了话,说是有姓陈的公子或姓夏的先生来问的话,就告诉你们,她去了城外的李家庄。”

陈牧微微一怔,没想到,林秀婉还专门给他留了话。问道,“不知这李家庄是什么地方?”

“出了南城门,能看见一座山,那是黑风山,李家庄就在黑风山的山脚下。”

黑风山,那不就是刘燕所葬的那个乱葬岗吗?

难道说,林秀婉在那里找到了什么线索?

她也太乱来了吧,若真是幕后黑手,她一个人过去,不是送死吗?

陈牧道了谢后,离开了客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