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太刺激了

陈牧本来已经打算好了,跟在虎哥身后,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再敲他们闷棍。让他躺个一两个月。顺便抢走他们身上的钱财。

谁知,就听到他们说起孙二虎的事情,还提到了他。

当听到他们要将自己的手脚打断的时候,陈牧忍不住了,心中一股暴虐的情绪涌起,直接走过去,撞到虎哥身上。

这一撞,竟然没将他撞翻,这人应该是练过的,下盘很稳。

陈牧注意到,有人正向码头里面跑去,很可能是去通风报信。心想,得速战速决。

虎哥脸色一变,态度软化下来,说道,“不就是一顶斗笠吗,我赔你一顶新的。”

话音刚落,一只蒲扇般的巴掌扇他脸上,头脑里嗡的一声,眼前红的黑的,一时分不清方向。

就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赔?你赔得起吗?”

这时,虎哥才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简直是怒愤欲狂,从来只有他打人的耳光,什么时候被人打过耳光?

他怒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宰了他!”

身后两名手下这时才反应过来,大骂着冲了上去,“你个狗娘养的,找死。”

“哼!”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像是一记重锤,狠狠砸在他们的心脏上。

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惧,从心底涌出来。眼前这个男人,仿佛变成了世间最可怕的存在。

虎哥眼中惊惧,勉强能站稳。两名手下却相当不堪,体如筛糠,哆嗦着嘴唇,瑟瑟发抖。

“要宰了我?”

那男人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上前一脚一个,将两名手下踹倒在地。上前一把抓住虎哥的脖子,将他提起来,双脚离地。

“不——”

虎哥脸上胀成了猪肝色,拼命地去掰他的手,那只手就像铁钳一般。他无法呼吸,心中恐惧到了极点。

突然,男人松开手,虎哥摔倒在地上,趴在积水里,大口喘着气。

“就这样杀了你,太便宜你了。你不是喜欢打断别人的手脚吗,今天,就让你尝尝这个滋味。”男人狞笑着,一脚踩在虎哥的膝盖上,只听得喀嚓一声,骨头已经断了。

“啊——”

虎哥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里是码头大门,周边有不少工人,早就发现了这边的事,却都远远站着,数十个工人,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陈牧在行凶。

大门处,一群人站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门口堵住。

四声惨叫过后,虎哥的双手双脚,都被打折了。

那男人又在虎哥身上摸索了一会,取出一个钱袋,“这个是斗笠的赔偿。”说着,捡起地上的斗笠,甩了甩上面的水,重新戴上。

虎哥用怨毒的眼神看着他,说道,“阁下可敢留下名号?”

那男人摸了一下下巴,丢下一句,“黑胡子”,就离开了。

雨还在浠浠沥沥地下着,码头的工人看着他离开,没有一个人阻拦。

等他走后,不少人走上前,见平常不可一世的虎哥瘫在地上,脸上因为痛苦而扭曲着,身上沾满了泥水,就像是一只死狗。

“虎哥,虎哥……”

这时,码头里面终于有人赶过来,挤开堵在大门的人群,看到瘫在地上的虎哥,惊呼道,“虎哥你怎么了?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

…………

陈牧一路疾跑,到了几公里外,想着应该没人会追上来。才找了个没人的巷子钻进去,拿出那个钱袋,心脏还在怦怦直跳。

从小到大,他都没跟人干过架。这是第一次,还是以一敌三,这种血脉贲张的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呼——”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说道,“冲动是魔鬼啊。”

刚才也不知怎么了,听到虎哥说要打断他的手脚,他就忍不住了,一股强烈的暴戾之气涌起,直接冲了出去。

应该是这个面具的副作用,强盗嘛,肯定都是爆脾气。

如果不是这样,他不一定能下得去手。

陈牧将面具摘下,放回到怀里,“以后还是少戴为妙,免得性格受到影响。”

不管怎么说,这一趟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虎哥手脚的骨头都折了,没有几个月肯定好不了。去除了这个威胁,可以安心发育。

他取了黑胡子这个外号,就是为了混淆别人的耳目,随便取的。这年头信息不通畅,没见过他的人肯定想不到,绰号黑胡子的人,居然会没有胡子。

而且,还有这个收获。

陈牧打开钱袋,倒出来一数,总共十八个银圆,还有十二个铜板。

这一下,孙二虎的医药费有了,剩下的钱,也够花一阵的。

陈牧将银圆小心收好,又把钱袋和斗笠都扔掉,就离开了。

…………

陈牧先回家一趟,路上重新买了十斤米。刚才为了背孙二虎去药店,嫌那袋米碍事,都给扔了。

之前没钱,都是一天煮两顿,早上煮一锅粥,剩一点给奶奶当午餐,晚上再煮饭。

现在有钱了,自然不能在吃上面亏待老太太。

吃过午饭,陈牧再赶去回春堂。

孙二虎的伤势已经有所好转,虽然还没醒,便是气息颇为平稳,不像之前那样只剩一口气。

不得不说,这个郑大夫虽然死要钱,医术是没得说的。

陈牧看过孙二虎的状况后,将剩下的医药费也交了。

郑大夫收到钱后,态度和缓了一些,说道,“他运气不错,体格健壮,又遇上了我。才捡回一条命。”

陈牧正要说话,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就是手杖敲击地面的声响,转头看去,果然看见夏洛克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奇道,“夏先生,这么巧?”

难道又有案子?

“陈牧?你怎么会在这里?”夏洛克也有些意外。

陈牧解释道,“我有个朋友受伤了,在这里医治。”

“我也是来抓药的。”

夏洛克对郑大夫说道,“郑医生,帮照这个药单,抓十副药。”说着,拿出一张纸。

郑大夫接了过来,看了一眼,皱起眉头,“这是治尸毒的方子,津海什么时候出僵尸了?”

夏洛克道,“我就知道瞒不过你。这事以后再告诉你,还有,千万别往外传,免得引起恐慌。”

陈牧听两人的对话,像是挺熟悉的。不过,僵尸又是什么鬼?跟电影中一样吗?

郑大夫道,“这其中有三味药材比较特殊,我这里剩得也不多,只有三副。”

“三副就三副吧。剩下的,我去别家配。”

“你先等着。”郑大夫说着,就进去抓药了。

大堂里,只剩下陈牧和夏洛克两人。

夏洛克小声道,“今天你见过林姑娘吗?”

这话问的,好像我真的跟她有什么一样。人家有未婚夫的。

陈牧心里嘀咕着,摇头道,“没有。”

“怪了,我刚才去客栈找她,客栈的人说她今天一早就出门了。”

夏洛克有些担心地说道,“我就怕她也追查到僵尸的线索,碰到危险。这头僵尸非同小可,被人用毒物炼制过,极其危险。已经有近十人中毒了……”

不是,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我就一写小说的,哪有能力去救人啊?

陈牧心里吐槽,嘴上说道,“希望她吉人有天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