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超度

“恨!恨!恨!”

陈牧只觉得无穷的忿恨充塞在胸间,眼前一片血红,不可遏制地产生一股强烈的杀意,想要将见到的一切都撕成粉碎。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维度,还有一个陈牧,如同局外人一般,在观察着被怨恨和杀意控制的另一个自己。

这就是共情。可以让人身临其境,真正体会当事人的感受和遭遇。同时,为了避免身心沉沦其中不可自拔,从而丧失自我。将一点真灵与本心隔绝开来。

这是一种保护机制。

陈牧就像被一分为二,一个是情感,正在经历着女鬼所遭受的怨恨与痛苦。另一个是理智,清晰地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这是一种极为特殊的体验。

渐渐的,他触及到了女鬼真正的内心世界,也知道了她所有的遭遇。

她叫刘燕,父亲是木匠,从小就长得漂亮,周边街上的少年都围着她转。十七岁那年,她有了心上人,对方很快上门提亲。

亲事定下后,她满心欢心,幻想着婚后甜蜜的生活。

直到那一天,,她父亲接到赵府的活计,在干活时,父亲失手打碎了一个古董花瓶。

她家根本赔不起,噩梦降临了,父亲哥哥都被抓进了巡捕房,母亲病倒,未婚夫婿家也出了变故,派媒人来退亲,还要讨回聘礼。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觉得天都要塌了。

就在这时,有人提醒她,可以去赵府求情。她就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前去赵府,见到了赵老爷。对方的态度却很奇怪,既没同意,也没有拒绝,就让她回去了。

回到家后,就有人上门,暗示赵老爷看上了她,想纳她入府。这样一来,两家成了亲家,古董就不用赔了,她父兄马上就能回家。

这对她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赵老爷已经五十多岁,可以当她爷爷了。

可是,即使再不情愿,为了父母家人,她也只能含泪进了赵府。

父兄被巡捕房的人放了回来,母亲也看过大夫,身体一日日好起来。赵老爷对她也不错。

渐渐的,她也开始认命了,特别是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之后,更是决心当好赵家的三姨太。

谁知道,赵老爷得知她怀孕后,不但不高兴,反而勃然大怒,当场给了她一个耳光,大骂贱人。

这一巴掌,把她打懵在当场。

赵老爷暴跳如雷地质问她那个野男人是谁的时候,她才明白过来,他怀疑自己偷人了。她拼命辩解,却没有任何用处。

她被关了起来,一碗堕胎药灌下去,胎儿没了,她的心也死了。

第二天,赵老爷来了,来的,还有她之前的未婚夫,被捆住手脚。就在她的眼皮底下,赵老爷用鞭子将她之前的未婚夫抽得皮开肉绽,怒吼着让他们交待奸情。

赵老爷怒急之下,道出了实情。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他设计的。

故意邀请她父亲到赵府做家具,并设计他打碎花瓶,然后买通巡捕房将她父兄抓起来。再通过关系,挤兑她未婚夫家的生意,逼迫他们家去退婚……

“我费了这么大的工夫,才将你娶进来,你竟敢背叛我?”赵老爷一边怒吼,一边抽,那个男人很快被抽得气息奄奄,眼看就要不行了。

她得知真相,如同五雷轰顶。看见之前的未婚夫也快被打死了,终于承受不住,人晕了过去。

受到这样的刺激,加上刚刚流了产,到了夜里,她突然大出血,人就这样没了。

她是怀着对赵老爷强烈的恨意死去的,是他,毁掉了自己的人生。

当她从死亡中苏醒过来时,心中剩下的,只有强烈的恨意,和一个执念,杀死赵老爷。

“唉。”

陈牧心中一叹,睁开眼睛,红衣女鬼就站在面前,此时,她眼中的恨意渐渐消失,恢复了一丝灵动。

“谢谢。”

她嘴唇动了一下,陈牧的耳边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

随后,她的身形变得越来越淡,转眼间,消散无踪。

…………

那只阴煞在陈牧面前停下,林秀婉心里捏着一把冷汗,手握短剑,紧张到了极点。

以那只阴煞的速度,这么近的距离下,一旦它暴起,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救得了陈牧。

突然,她感到阴煞身上的煞气开始散溢,几秒间,就完全消散。她再也感觉不到那只阴煞的存在。

林秀婉有些震惊,“你做了什么?”

陈牧心情有些低落,多少受到了共情的影响,用低沉的声音问道,“她是不是彻底消失了?”

“你已经将它超度,消除一身煞气,往生轮回了。”林秀婉见他不想说,也压下了心底的震惊与疑惑。

能超度鬼物的,只有道佛两家,上清还有僧侣这两支。换作武者和儒家,前者凭借强盛的气血,后者一身浩然正气,直接让鬼物魂飞魄散。

陈牧分明刚刚入门,只是第一境,却能将第二境的阴煞给超度了。委实有些不可思议。而且,用的方法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上清一脉向来借助符箓之力,僧侣靠的是颂经。

到底是哪一个流派,有这么厉害的能力?

林秀婉非常好奇。

陈牧很快就摆脱了负面情绪的影响,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脱离了险境。心中油然生出劫后余生的喜悦。

突然,他想起一件事,说道,“对了,有件事,希望你能帮我。”

“你说。”

陈牧说道,“我将女鬼超度的事情,希望你能帮我隐瞒,不要告诉别人。”

“这是为何?”

“这跟我的能力有关。”

林秀婉心中一凛,她知道,修行者获得能力,却不是没有限制的。武者的限制最少。像是儒家,讲究知行合一。道家,要清净无为,僧侣,要遵守清规戒律。

其余的流派,都有各自的规矩。像是百年前那位刀神苏屠,杀人时,必将对方的血放光,这已经成了杀猪刀法的标志。

越是强大的能力,限制也大。

她郑重地说道,“放心吧,我决不会透露给任何人。”

陈牧这才松了一口气,两人算是有过命的交情,她应该会信守承诺。

什么跟能力有关,都是他的托辞。真正的原因,是不想再招惹这样的麻烦。

如果别人知道他有超度阴煞的能力,很快,他就会被吹成捉鬼大师。到时候,津海发生了什么灵异事件,肯定要来找他。那就麻烦大了。

他很清楚,能将红衣女鬼超度,可以说是侥幸。她刚成为阴煞不久,又已经得报大仇,只剩下最后的一点执念,就是想让人知道她的冤屈——她没有偷人。

女鬼盯上他,也是这个原因。

阴煞无法与人交流,直到发现了他很可能有这样的能力,也许是出于直觉吧。

她一直追着他,并不是想杀他,而是想告诉他真相。

最后的心愿完成后,她的煞气就散去了。

这可以说是因缘巧合。可不是说共情这个能力,真的就能超度鬼物了。

陈牧没有那个能力,可不想担上了捉鬼大师的名号,被逼着去抓鬼,那很可能会要掉他的小命。

就在这时,通道内传来脚步声。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道,“咦,阴煞呢?”

陈牧知道,这人应该就是六扇门派来的人,心里多少有些怨气,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事情刚解决就出现。这也太准时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