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 都市至尊王者
  • 爱吃肉的老寒
  • 2376字
  • 2021-01-27 17:30:53

江海,人民医院。

肖寒靠坐在病床上,终于把事情捋清楚了。

他重生了!

踏遍五湖,走遍四海,在神农架意外捡到一个三寸大小的小塔,正准备带走仔细研究一番,那小塔竟然疯狂吞噬他的生命气机。

醒来后,就来到了这个平行世界,灵魂重生在了这具身体里,融合了这具身体的记忆。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肖寒!

只不过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花家里的,吃家里的,用家里的,每天除了玩乐还是玩乐,是各大夜总会里的常客。

简单一句话,他就是活着一点价值都没有的典型寄生虫,专吸父母的血为生。

在家里的餐厅御膳阁出现危机,父母为此焦头烂额,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筹钱渡难关时。

没帮上一点忙也就算了,深夜还跑出去飙车,最终出车祸进了医院,给父母白白添堵。

真是有够混账的!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混账的东西!

肖寒都想一巴掌把这家伙给拍死了。

这时,病房的门开了,一对中年男女走了进来。

这是他的父亲和母亲!

“寒儿,今天感觉怎么样?”母亲刘和英一脸的关切。

“嗯,好多了。”

肖寒微微点头,融合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他对两人是名副其实的亲情。

上一世,他是孤儿,而这一世,老天爷似乎开眼了,让他梦想成真,有了自己的父母。

“那就好,快吃饭吧,妈给你做了你爱吃的红烧肉,还有玉米排骨汤。”刘和英把保温饭盒打开,瞬间那饭香味就冒了出来。

父亲肖致远夹着一个公文包,大腹便便,虽然从进门就没给肖寒甩好脸色看,但那种父爱,还是在眼中藏不住。

对于儿子出车祸捡回来一条命,他是万般激动和喜悦的。

明面上却是板着脸斥责道:“你这次运气好,只是磕破了脑袋,要是还有下次,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儿子在吃饭,你就让他好好吃饭,说这些干什么?”刘和英扭头瞪了肖致远一眼。

“慈母多败儿,他之所以如此混账,都是你给惯的!”肖致远气冲冲的扔下一句话,就推门出去打电话了。

门虚掩着,肖寒听到肖致远正低三下气的求人借钱。

听对话,有银行的,也有多年的老朋友,但似乎没有一个成功的,一听到肖致远是来借钱的,就立马以各种理由挂断了电话。

肖寒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颓然和无助,心里没来由的一酸。

“妈,办理出院手续吧。”肖寒对刘和英说道。

“出院?”刘和英讶然。

“我没事了,继续住下去也是浪费钱。”肖寒的语气很肯定。

上一世,他被人称为史上最年轻的人生导师,绝世天才,拥有上千门生。

他的门生,还全都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商界大亨、文学大家、武学宗师、艺术大师……

他要帮家里渡过难关!

刘和英跑出去跟肖致远商量了一下,夫妇俩又询问了一遍医生,在得到医生的答复说没问题可以出院时,才放下心来帮肖寒办理出院手续。

“家里现在很缺钱,你的别墅和跑车我已经联系人卖掉了。”走出医院大门,肖致远看着车流不息的马路,对肖寒说道。

肖寒无所谓,跑车和别墅都是家里给买的,现在家里遇到难事,卖掉换成钱也能顶一顶。

“跑车可以卖掉,但别墅得留着啊,这是我们给寒儿和紫琪购置的婚房,卖掉了别墅,他们大婚后住哪。”刘和英拉住肖致远。

紫琪?

肖寒的脑海中很快就浮现出一个女子的样貌,苏家千金,确实是他的未婚妻,在苏紫琪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被两家的老爷子指腹为婚。

肖家的老爷子和苏家的老爷子是战友,有着过命的交情

“苏家已经要退婚了,还婚房,你活在梦里呢!”肖致远横眉斥道。

刘和英后退了几步,脸色发白:“退婚?怎么会这样?”

在御膳阁出现危机时,苏家居然要退婚,这无疑是在跟他们肖家割席,不管他们肖家生死了。

肖致远没有回应,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肖寒大概猜到是什么原因。

两家老爷子退伍后,一个扎进了餐饮行业,建立了御膳阁,一个扎进了房地产行业,创立了安居公司。

随着时间的推移,安居公司越做越大,变成了苏氏集团,在各行各业都有涉足,成为了中夏国鼎鼎有名的大公司、大集团。

而御膳阁,虽然也在发展壮大,可到如今依然没有走出江海市,甚至还不是江海市的餐饮霸主,有个‘名厨’跟其分庭抗礼。

一个是集团,一个是公司!

早已变成门不当户不对,三年前,两家的老爷子就像是说好了似的齐齐归了西,这门婚事就失去了最强有力的支撑柱。

只是,苏家早不退婚晚不退婚,偏偏选择在他们肖家的御膳阁出现重大危机时退婚,这事情就耐人寻味,简直是落井下石。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快速驶了过来,停在了一家三口的面前。

车门推开,四名黑装男子下来。

“肖老板,我们苏董事长有请,肖寒少爷,你也一起来吧!”

“他刚出院,需要休息,不能受刺激,我是一家之主,我去了就行。”

肖致远护在肖寒和刘和英的面前,他那不算魁梧的身子这一刻显得很高大。

“那请吧。”黑装男子冷冷的道。

“你们回去!”

肖致远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对肖寒和刘和英说了一声,然后就转身毫不犹豫的坐进了商务车里。

四名黑装男子上车,驾驶着商务车扬长而去。

刘和英抹泪,无声抽噎,家里的御膳阁因为一次事故生意差到了极点,濒临破产。

儿子出了车祸,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现在苏家要退婚,丈夫咬着牙站出去,怕是免不了受到一些委屈。

生活,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了,她心里好苦,好苦……

“妈,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肖寒安慰了母亲一声。

刘和英诧异的看了肖寒一眼,总觉得儿子出了次车祸,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通讯器响了起来,是死党张大伟打来的。

肖寒接听了起来。

“老肖,听我爸说苏家现在邀请了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前往聚贤楼作见证,见证你跟苏紫琪解除婚约。

我爸也在邀请的名单里,我尼玛的,这苏家啥玩意,解除婚约就解除婚约呗,还搞出这么大排场,这是想把你们肖家往死里整吗?”

“我知道了。”

肖寒双眼一寒,挂断了电话,然后转身对刘和英道,“妈,我去一趟。”

“不行,听你爸的,你跟我回家,好好休息。”

“妈,有些事,得由我亲自去面对。”

肖寒微微一笑,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赶往聚贤楼。

“苏家,很好,很好!”

肖寒眼里燃烧着一团火焰,如果两家坐在一起好好商谈解除婚约的事,他或许不会有任何的抵触。

可苏家这么做,就是在把他们肖家的尊严和脸面踩在地上随意的践踏,这是他无法忍受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