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猪肉丸子豆腐脑
  • 君子江湖行
  • 天韵流年.CS
  • 2543字
  • 2014-06-08 10:01:43

乌云蔽空,遮住了最后一抹血色的残阳。

西蜀的天气,总是这样变化多端。只是一转眼间,荒凉的古道,就显得越发阴暗萧瑟起来。风不知是从何时开始吹起的,一片片枯萎的黄叶随着风摇晃着徐徐飘落,只剩下树杈上的几只老鸦,在夜幕中哀嚎、悲鸣。

远远望去,古道的前方漆黑一片,黑暗的尽头仿佛有一头头张着血盆大口、呲着獠牙的怪兽,等着过往的旅人赶进去,让人愈发毛骨悚然。

悄然向前走去,出现了一点橘红色的灯光,细细一看,竟是一家供人居住休憩的小酒馆。酒馆门口的旌旗被风刮得哗哗着响,屋里的灯火也时明时暗,隐约间还能听见屋里人传出说话的声音。

※※※※※※

细细瞧去,酒馆门口竖着个圆木牌子,隐隐写着“油炸豆腐丸子售罄”八个大字。再往里边望去,酒馆面积并不大,只是闲散着摆了八九张桌子,每张桌子周围都坐了四五个人,桌子、板凳上胡乱的摆了些刀、剑、戟这样的兵器。不过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混乱的年头在外面行走,没几把趁手的兵器,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混江湖的。

不知是不是风太大了,桌子上的酒碗盘勺突然都开始晃动起来,汤酒在碗里晃起一阵有一阵的涟漪。

正吃着菜的那桌,有人张口吼道:“老板娘,你这咋回事?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小酒馆的老板娘阴沉着脸,用手按住桌子,眼睛看向了酒馆最角落的那一桌食客,嘴里喃喃说道:“杀气,两股很重的杀气!”

刚刚还人声喧沸的酒馆,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三四十个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酒馆的那个角落,每个人都紧紧的握住自己手中的兵器。

谁也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样的人,遇见什么样的事,可能下一刻的自己就已经身首异处、横尸当场。

只有好好的保护自己,或者是抓住机会,赶紧逃命。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个光头,他的光头很光,在略显阴暗的酒馆里闪闪发亮。

光头,准确的说是个和尚,衣着深色灰袍,手握一根长棍,斜跨着坐在凳子上,两眼直愣愣的望着桌子的那头。

桌子的对面,坐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嘴唇微微翘起,蓬松的头发迎风招展。一只手紧紧按住饭桌上的大刀,眼球凸起,瞪着对面的光头和尚!

二人的中间摆着两盘冒着香气、金光闪闪的油炸丸子。香气的肆意散发,让杀气也仿佛弥漫了整个屋子!

蓦地,那和尚突然站起身来,右手冲着桌子就是一拍,突然哈哈笑道:“波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肯定是吃了豆腐馅的丸子,嘴上却说全吃的是猪肉的!”

络腮大汉目光一闪,高声大喝:“我用得着骗你,你不也可能吃了豆腐的,嘴上却说是猪肉的!”

只见那和尚,手冲着桌子又是一拍,抱起身旁的大酒坛子就仰头痛饮,脱口笑骂道:“波爷!你可敢跟我打赌,谁先吃到豆腐馅的,谁他妈就这一个月不准喝肉吃酒!”

大汉又是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酒坛里的酒哗哗作响,厉声大喝:“和尚!你这也太恶毒了,以为我怕你来着,赌就赌!”

大汉目光一转,对着饭桌旁的另一人说道:“偏君子!你可要看仔细了,给我们作证!”

瞥过两人不说,桌子旁边却还坐着一位俊逸少年。只见那少年带着几丝笑容,身穿白色长衫,腰间系着一根蓝色帛带,手握一把熏香纸扇,披着长发,显得异常潇洒飘逸。

俊逸少年抿着嘴边的酒,低声笑叹道:“你俩玩你们的,我给你们看着。”

少年话音刚落,和尚、大汉两人就开始拼命吃了起来。

和尚用手抓了个,是猪肉的。

大汉抓了一个,也是猪肉的。

和尚又咬开了一个,满脸兴奋,神情洋溢,说道:“看,还是猪肉的!”

大汉有些坐不住了,绷着牙咬开了一个,兴高采烈的边吃边叫:“是猪肉的,又是猪肉的!”

和尚一看,开始着急了,伸手赶忙又抓了一个,扳开一看:“太好了,太好了,猪肉的。要走大运了,连着吃了八个猪肉的了!”

看着剩下的的十几个丸子,络腮大汉一下子就垂头丧气了,所有的压力都仿佛集中在了自己的手尖。闭着眼睛,仿佛等待命运的裁决一样,抓了一个直接喂进嘴里,森然笑道:“哈哈哈,是猪肉的!”

和尚涨红了脸,站起了身来,厉声喝道:“他妈的,我还真不信了!”

两人又连吃了几颗,全是猪肉的。转眼之间,盘子里就只剩下了三个丸子了。

大汉对着三个丸子开始掂量起来,卯足了劲,一点一点的又咬开了一个:“哈哈哈,我又是猪肉的。等等,不对啊,怎么全是猪肉的,我看看剩下的!”

※※※※※※

看着这神奇的一幕,酒馆里的人被惊的一阵愣神,围观的众人都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和尚、大汉的反应如此迅猛,才吃到倒数第三个丸子就已经对此产生了质疑,更是在先前说出了“喝肉吃酒”这样的豪言壮语。

大汉飞快的用手扳开了剩下的三个丸子,发现全都是猪肉的,张口对着旁边的俊逸少年就叫道:“偏君子!他妈的,你小子早就知道全是猪肉馅的,对不对?”

说到这里,小酒馆里的众人再也忍不住,齐声哄笑了起来。

茫然中略显懵懂的和尚,伸手握住棍子。手起棍落,桌子轰然裂成了两半,叫骂道:“谁他妈再笑,你信不信?让他猪脑子开花!”

被称作“偏君子”的少年,咯咯笑道:“门口的牌子,你们没看见,关我什么事!看你们像打了猪血的样子,我难道还说出来,白白错过这场好戏?”

说着便丢下些碎银子,在众人的惊呼中,抓起二人,飘摇离去。

※※※※※※

夜色下,视线显得有些朦胧,寂缈的古道上却还有两个人闲散着走着,还有一个远远发亮、仿若一盏明灯的光头。

“偏君子,如果不是你拉着我,信不信我让他们脑袋开花?”和尚不满的叫道。

“信,当然信!”被叫着‘偏君子’的少年喃喃呵道。

“你不信,唬我的,是不是,要不你小子发誓!”

“和尚,以你的智慧,我唬得了你吗?”

“那倒也是!”

只有那个络腮大汉默然不语,抬头望着古道的远方,目光显得有些深邃迷离。仿佛想明白了什么,突然吼着粗嗓子叫道:“和尚,豆腐丸子肯定全被偏君子吃了!他小子就爱吃豆腐,要不是他吃了,难道那老板娘还全送我们猪肉的不成?吃的时候就感觉有问题,原来是这么回事。你小子太不仗义了,就看我俩在那儿傻磕!”

两人哑然失笑,原来这还有个反应更慢的,至今都还有没反应过来。

“波爷,走吧!赶快去找个酒馆住一晚!”偏君子笑道。

“那豆腐是不是被你吃了?肯定是被你吃了对不对?”波爷顺手理了理自己蓬松的头发。

“是,是。”和尚和偏君子哈哈笑道。

说笑间,几人就朝着古道的另一端走去,准备找个地方歇息一晚。

寂静的林子显得有些沉闷压抑,三个人都沉寂下来,各想着自己的事情,赶着山路,只等着远方可能出现的明灯。

偏君子望了望和尚、波爷,目光开始游离起来,不自觉的回想起了三人的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