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九】诺丁初级魂师学院2

诺丁初级魂师学院坐落在诺丁城西,杰克向路人打听了几次,终于带着两个孩子到达了目的地。经过跟看门的门房一系列的摩擦后,北唐玖一行人终于等来了救命的人,当然这救的不是他们的命,而是那个门房的命。

“好了,住手吧。”正在这时,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阻止了门房的动作。

门房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他那满脸的怒气顿时化为了谄媚,变化之快,令人难以想象,对着来人点头哈腰的道:“大师,您回来了。”

唐三和北唐玖扭头看去,之间一个中等身材,略微有些偏瘦的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们身边。看上去,这个人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黑色短发三七分开,相貌很普通,双手背在身后,身上却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双眼开阖之间带着几分懒散和颓废。

‘大师’只是斜了门房一眼,并没有理会他,向杰克道:“老先生,能否把孩子们武魂殿的证明给我看看?”

杰克毕竟是村长出身,察言观色还是会的,从门房的表情就能看出眼前这个中年人在学院里的地位绝对不低,更何况还有大师那个称号在那里。赶忙将手中的证明递了过去。

大师看了看证明,目光再转移到唐三和北唐玖身上,上下打量了他们几眼,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大师的目光并不锐利,可却让他们有一种被看的通通透透的感觉。

“证明是真的没错,老先生,刚才的事我代表学院向您道歉。这两个孩子就交给我吧。”

一名至少是魂师的人物向自己道歉,杰克的虚荣心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赶忙摇着双手道:“不用道歉,不用道歉。我们也不好。大师,那这孩子就麻烦您了。小三、小九,你们跟着大师进去吧,可一定要听话。”

唐三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开口。

之前,就在眼前这位大师阻止门房冲向他的时候,他的左手就已经抬了起来,袖箭上的保险已经打开。如果眼前这位大师的话再晚一步,说不定,那门房咽喉处就会多一根短箭。

在唐三看来,门房向杰克这样的老人动手,再加上他的刻薄,本身就已经有了取死之道。同时,他也有绝对的把握,包括老杰克在内,没有谁会发现那枚袖箭是他发出的。没有证据,谁又能够说是他杀人?唐门的无声袖箭弹速极快,只会有一道影子,又岂是门房那样的货色所能闪躲的。

北唐玖有点不舍的拉着杰克的手指,虽然说杰克并不是她的亲生爷爷,但好歹是杰克把自己拉扯大,朝夕相处了六年多,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

杰克摸了摸北唐玖的发顶,道:“小九乖,在学院里要听老师们的话,好好学习,等学校放假爷爷就来接你。”

“那爷爷你自己在家也要照顾好自己喔……”

杰克又叮嘱了孩子们几句后,这才离去。

大师淡淡的看了那门房一眼:“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有再犯,你就不需要留下来了。”他的声音沙哑中带着平静,但却有一种令人无法反驳的感觉。

门房背后冷汗直冒,赶忙连声应和着闪到一旁。

大师低头看向唐三和北唐玖,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他面部的肌肉似乎有些僵硬,笑起来的样子令人有些不敢恭维。左右分别拉起两个孩子的手,道:“我们进去吧。”

大师的手柔软干爽,握上去很舒服,无形中带给唐三跟北唐玖几分信任感。在他的带领下,他们终于走进了这座学院。

“老师,谢谢您。”唐三向大师说道。

“老师?我不是学院的老师。”大师低头看了唐三一眼,淡淡的说道。

“不是老师?您刚才不是说代表学院么?”

大师摇了摇头,一向没什么耐性的他今天却格外宽容,再次挤出一丝那种难看的笑容,“谁说一定要学院的老师才能代表学院?”

北唐玖拉了拉大师的手,像是试图引起他的注意:“我知道了,那您一定是这个学院的校长,或者是领导吧。”

大师失笑道:“你们这一个两个六岁大的孩子,倒是很聪明。不过,你们还是猜错了。”

两个孩子疑惑的道:“那您是?”

大师道:“我只是一个在这里蹭吃蹭喝的住客而已。你和其他人一样,叫我大师吧。每个人都这样称呼我。我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名字。武魂殿的证明上写着你们是叫唐三、北唐玖是吧?你们要明白,大师和老师的意思天差地远,以后不要叫错了。除非……”

说到这里,他的话停了下来,眼中却闪烁着灼热的光芒:“除非你们真的愿意让我当你们的老师。”

“您是要教我们修炼武魂么?”唐三问道。

大师停下脚步,面对唐三两人站定,“那你们愿不愿意呢?”

唐三和北唐玖也自然停了下来,仰头看着面前的大师,此时近距离观察,又是从下向上看,他们发现大师的嘴有点大,嘴唇也很厚。

两人没有开口,既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唐三不说,北唐玖自然也跟着不出声。于是,两个孩子就巴眨着自己的大眼睛怔怔地看着大师。

大师看着唐三和北唐玖那干净而明亮的眼眸,那种僵硬的笑容再次出现:“好,很好。你们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

不开口有两层含义,一是不急着拒绝,以免得罪大师。二是用行动来询问大师,我为什么要拜你为师呢?

大师像杰克那样,抬起手在唐三与北唐玖头上揉了揉:“天赋异禀,又如此聪明,看来,我也要执着一回了。怎么说,你们也是这百年来第三第四个双生武魂。”

听了大师的话,唐三大吃一惊,看着大师的目光顿时变了变,左手手腕也已经悄然抬起,眼中流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北唐玖也非常自然地跑回到唐三身边,湿漉漉的眼眸看向大师,仿佛在问:你是坏人吗?

大师老神在在的看着他们,微笑道:“你们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你们是双生武魂?”一边说着,他抖了抖手中那张杰克给他的证明:“就是因为这张证明。或许别的人看不出其中的破绽,但如果我也看不出,那我也就不配“大师”这两个字了。”

【玉小刚老师的讲课分界线——】

唐三点了点头,突然,他拉着北唐玖向后退开一步,拉开自己与大师之间的距离,紧接着,两人双膝跪倒在地,向大师恭敬的磕了三个头。

这一次,轮到大师愣住了,“你干什么?”

“老师。”两个孩子恭敬的叫道,“请您收我们为徒吧。”

大师笑了,很满意的笑了,弯腰将唐三和北唐玖拉了起来:“傻孩子,拜师为什么要磕头,你们不知道这是只拜君王和父母的礼节么?拜师礼只需要鞠躬就可以了。”

斗罗大陆的习惯显然与他们第一世的情况不同,但唐三并不以为自己的礼节多了,郑重的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您应该受到我的跪拜。”

唐门对于礼节的教导十分严苛,当初受到那种教育成长起来,早已深深的烙印在唐三内心深处。

而北唐玖虽然来自于二十一世纪,但道馆里面的拜师礼也是需要跪拜磕头的,想当年她收小徒弟的时候也是受了徒弟的三个响头的。

大师动容的看着唐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好,好,看来,我果然没有选错。”所谓见微知著,细节决定成败,尽管这师徒三人接触时间并不长,但大师对眼前这两个孩子已经有了不小的认识。

“走吧,我带你们去教务处报道。”大师再次拉起唐三和北唐玖的手,他那原本干爽的大手因为激动有些微微出汗。

大师把两个孩子领到教务处后就先行离开了,教务处的主任跟他们磕了一会儿“家常”后就给唐三和北唐玖递过来了一些东西。

“好了,就这样吧。这是你们的东西,学院免费发放。你们都住在宿舍楼七室。那里的负责老师会安排你作为工读生的工作。去吧。”

“谢谢您。”接过苏主任递过来的东西,唐三与北唐玖行礼后转身走出了教务处。

苏主任给他们的是一身标准的诺丁初级魂师学院校服,白色的质地看上去很干净。

刚刚走出教务处,唐三和北唐玖隐约听到教务处内之前说话的青年老师声音传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