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二十四】绮丽娅与蓝银草的魂技1

“老师,您怎么了?!”唐三心中大急,赶忙一翻身,来到大师身边,将他的身体扶了起来。

听到动静的北唐玖回过头,看到唐三醒过来了之后就淡定不了了:

“三哥,老师他中毒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用玄天功先给老师压制着毒素……”

大师那原本僵硬的面庞上黑气环绕,整个人已经是进的气多出的气少,身体硬硬的,已经失去了所有感觉。

“老师怎么会中毒了?”带着疑问,唐三突然感觉到大师的身体有些异常,赶忙一把拉开他右臂上的衣袖。

只见大师的右臂已经比正常时肿大了三倍之多,皮肤被撑的变成了亮紫色,幸好在大臂根部紧紧的系着一条布带,显然是北唐玖发现大师中毒后的急救措施。尽管如此,在大部分毒素没有蔓延的情况下,他却依旧昏迷了,可见这毒是如何霸道。

“肯定是因为三炮被曼陀罗蛇咬到的缘故,老师说过兽武魂与宿主是一体的,哪怕老师他的的兽武魂是变异的也是一样。武魂中毒,就相当于宿主也中了毒。而老师却一心帮助你吸收魂环,一点也不顾自身的安危,等到你进入修炼状态后,他的魂力克制不住毒素,所以导致毒发了。”

“幸好你和老师及时阻止了毒性蔓延,否则我也没办法了。”唐三摸了摸大师左手的脉搏后,暗暗松了口气。毒素尚未攻心,还来得及救。

“那我们该怎么做?”

唐三拍了拍北唐玖的背部让她不要过于紧张,出身唐门,对于毒伤如何处理唐三再清楚不过。

此时,唐三也顾不得火焰是否会召来魂兽了,让北唐玖从周围捡来一些干燥的树枝树叶,用火折子点燃一堆火,然后把大师右臂的衣袖直接扯了下来,用大师给他的短剑在地上挖了个坑,然后在取出清水,把剑身洗干净。

篝火烧的渐渐旺了起来,唐三将短剑在篝火上反复烘烤后,两人这才拖着大师的身体来到小坑旁边,让他的右手垂在坑中。

深吸口气,唐三手腕一翻,一连三剑,分别划在大师的脉门、臂弯和腋下。

顿时,三股紫黑色的血液带着浓郁的腥气和淡淡的茶香激射而出,宛如三道小河一般流入了事先挖好的小坑之中。

对于毒这一门的课程唐三还没有正式教授于北唐玖,所以她并不会解毒,此刻帮不上忙的北唐玖只能静静地在一旁认真的观看。

唐三一只手按在大师胸前,刚刚提升过的玄天功内力催动而出,左手连点,封住了大师胸口位置的四条经脉,使毒气不至于蔓延,同时右手开始在大师胸口上轻揉,凭借内力催动大师体内气血运行。将毒素缓缓逼到一处。

玄天功作为唐门最高内功心法,本身就有很强的祛毒作用,它并不是刚猛的内力,但却极为细腻,如丝如缕的深入大师体内,务求不留下一丝后患。

解开大师的上衣,唐三仔细的观察着大师身上的黑气,在玄天功的作用下,黑气逐渐汇集在一起朝着大师右臂的方向流去,此时,唐三依旧没有解开大师手臂上的布条。

毒血流出,大师肿胀的手臂渐渐回缩,皮肤的颜色也变得渐渐正常起来,大师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口中已经开始有呻吟声发出。

随着紫黑色鲜血渐渐流尽,开始有鲜红的血液出现,大师的手臂也已经变得有些苍白了。唐三这才挑开大师手臂上的布条,凭借内力飞速将最后的毒素一次性全部排出,然后飞快的封住大师手臂上的血脉,从自己身上撕下几条布缠在伤口上。

之前他之所以不急于解开大师手臂上的布条,是因为怕大师流血过多,毕竟他中毒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毒素祛除完毕,唐三也已经是一脸汗水,尽管玄天功进入了第二重,但还算不上强大,而如此利用内力辅助驱毒是最耗费内力和精力的,因为吸收魂环而带来的力量感此时也变得有些虚弱了。

北唐玖帮忙用清水帮大师把手臂洗干净,然后把那满是毒血的小坑用土掩埋。这才算是完成了全部工作。

唐三擦了擦额头的汗,转过头看到不远处正在侦查周围环境的绮丽娅,唐三突然想起上次北唐玖使用所谓的“魂技”给王圣治疗的事。

“九儿,我记得你上次不是让绮丽娅把王圣手臂上的伤给治好了吗,或许你可以也给老师用一下那个治疗的魂技,让老师的伤口恢复的快一点。”

正打算给两人准备干粮的北唐玖被唐三这么一提点才想起,惩罚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对啊!我怎么可以忘了!绮丽娅的魂技可是治愈跟魂力恢复啊!”

说着北唐玖把绮丽娅召唤了回来,唐三又重新解开了大师右臂上的布条。一道绿色的光芒从大师的额头处进入到他的身体,紧接着两人就看到大师手臂上的刀口便渐渐愈合起来,不一会儿就已经是连疤痕都没有留下了。

唐三看到绮丽娅俯身到北唐玖耳边嘀咕了些什么,北唐玖点头同意后绮丽娅就飞到唐三面前,对着他拍了下自己手中的手铃,一阵白色的光融入到唐三额上。

唐三只觉得自己身体里流过一阵暖流,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力量顺着自己的脉搏进入的丹田处,与此同时那种内力透支的感觉也已经消失了大半。

唐三试着运转了下自己的玄天功,那股力量自进入到丹田后就和他自己的力量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让已经很疲倦的他明显感觉到精神一振,身体似乎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九儿,你的魂技真的太棒了!不过,老师不是说要拥有了魂环之后才能使用相对应的魂技吗?你为什么……”

北唐玖看着坐在自己掌心里的绮丽娅:“这个我也不知道,或许我们应该要等老师醒过来了问一下老师吧……”

接下来,大师整整昏迷了一天时间,期间他不断的发烧,唐三也只能给他灌一些清水下去。为了让大师的身体能够补充一些营养,北唐玖甚至切下一块树干做了一个小锅,拿带来的干肉用清水煮了些肉汤。由于这里是猎魂森林,唐三和北唐玖一步都不敢远离大师。

幸好,他们的运气还算不错,虽然偶有魂兽经过这里,但大都是十年魂兽,而且攻击性也不强,再加上有绮丽娅给他们在夜晚做巡查,所以他们师徒三人过得还算顺利。

“我这是怎么了?”当大师清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虚弱的身体用不出一丝力气,大师只觉得眼前一片发花,天旋地转的感觉令他找不到方向,哪怕是抬抬手都很费力。

“老师,您醒了。”唐三和北唐玖惊讶的凑到大师身边,将一股精纯的内力传入大师体内。

在玄天功的帮助下,大师的精神振奋了几分,眼眸也终于渐渐的聚焦了。

“小三、小九?我还活着?”大师有些惊讶的看着身边的唐三和北唐玖。

唐三点了点头,道:“老师,您活的很好。不过这次恐怕要休息很长时间了。”

大师勉强歪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右臂,“是你们俩儿救了我吧。”

北唐玖把唐三推到大师面前道:“是三哥救了您哟,说实话,我都没帮上什么忙。”

唐三挠了挠头,道:“小时候爸爸教过我简单处理毒伤的方法,那时候我看您昏迷了,只能试试。试一下总有机会,死马当活马医。”

“没大没小的,有说老师是马的么?”大师挤出一丝笑容,当然,他那本就僵硬的面庞再加上现在的苍白,他这笑容比哭还要难看几分。

活着,永远是一件美好的事,哪怕是心高气傲将一生都贡献给了武魂研究的大师也不例外。

唐三呵呵一笑,道:“老师,您先休息会儿,我给你热点肉汤去。您醒了,再休息几个小时就可以吃点干粮了。

我们也好早点帮九儿找到她的魂环然后离开猎魂森林,这里的环境太差,空气又比较湿润,不利于您身体的恢复。”

大师就着北唐玖的手喝水的动作顿了顿,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小三,你成功了么?”对于他来说,自己研究的理论甚至比生命更加重要。

唐三微笑道:“老师,您放心吧。我成功了。您看。”

一边说着,唐三抬起右手,淡淡的白光浮现在皮肤表面,紧接着,深蓝色的蓝银草从掌心中蜂拥而出。清晰的黄色光环从他脚下升起,围绕着身躯上下盘旋。正是一环魂师的显著特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