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二】斗罗大陆2

如今的北唐玖马上就要满六岁了,在四年前,年仅两岁的她因为顽皮偶然碰到了正在修炼玄天宝录的唐三。

两人相见是意外,但在经过北唐玖不停的死缠烂打、逼迫威胁、以及与唐三爸爸唐昊打好各种感情牌等等诸如此类之后;唐三终于松口答应可以教她《玄天宝录》,但唯一的要求是,北唐玖必须在这件事上给他保守秘密,连亲人也不能告知。

作为“交换”,北唐玖告诉了唐三自己是两世为人并且从异世界穿越到这里的。两人就是在得知对方隐藏最深的秘密以及彼此颇为相似的身世从而成了在这斗罗大陆最亲密的,胜似亲人的朋友,又或者是……真正的亲人。

不过令唐三也异常头疼的是,他这“小弟子”可是有脾气的很,说什么内功手法里的“控鹤擒龙”以及暗器制造是男孩子才学的,说什么都不肯学;唐三拗不过北唐玖,也只好随她了,但是关于毒以及暗器的使用手法唐三还是强制勒令让她必需学习。

唐三也有发现,每次修炼玄天功的时候,北唐玖都有意无意的压制,大概她是怕唐三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玄天宝录学了三十多年却还比不过她一个刚开始学习的小娃娃而不高兴吧。

虽然北唐玖不说,还自以为隐藏的很好;但她那反常的表现又怎么可能逃的过唐三灵敏的观察力已经细腻的心思呢。

“傻丫头……”想着自从认识了北唐玖之后这几年她为自己以及他们家做的种种,唐三无意识的勾起唇角喃喃自语道,后者正蹭着他的脖子愣了下,随即整个人扑上唐三后背挂在他身上不满的揪了揪他的耳垂,道:“我听到了哦,三哥你又骂我了……”

唐三无奈的揉了揉女孩儿柔软的额发:“那九儿说唐小三要怎么做才能弥补呢?”

北唐玖再度伸手揪了揪唐三侧脸上的还存有的婴儿肥,精致的小脸满是狡黠的笑容:“那就罚小三哥给九儿做好吃的来安抚九儿现在十分生气的心情啦!”

“好吧。那九儿快下来吧,我们该回家了。”

“好~!”

唐三看了看天色,把自己的手递到北唐玖面前,北唐玖了然的握住。唐三脚尖一个轻点,整个人带着北唐玖就腾起,往山下跑去。

这时候有人看到他,一定会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每一步跨出,竟然都能有接近一丈,山间坑洼不平的地面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轻松的避让开,急速行进之间,比成人还要快上许多。

唐三的家位于圣魂村西侧,在村头的位置。三间土坯房算是整个圣魂村里最简陋的了,正中大屋顶上,有一块直径一米左右的木牌,上面刻着一把简陋的大铁锤。锤子在这个世界最广泛的代表是铁匠,而唐三在这个世界的亲身父亲唐昊,就是一个铁匠。

然而在斗罗大陆里,铁匠几乎是最底层、最低贱的职位之一。因为某些原因,这个世界最顶级的武器都不是由铁匠打造的。

但是作为圣魂村里唯一的铁匠,唐三家是不应该这般贫穷的,只是每天他父亲打造农器换来的那点微薄的收入却大都……

一进门,唐三与北唐玖就闻到一股迎面扑来的浓稠的米香,但那不是唐昊给唐三做的早饭,而是唐三为他父亲唐昊做的早饭。

早就在唐三四岁身高还远远够不到灶台时,他就已经踩着凳子上去做饭了。但这不是唐昊要求他这么做的,而是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就基本没有吃饱过的时候。

“三哥,你去收拾桌子,这边我来给你弄。”

“好,但是你要小心别烫着了。”

“知道啦~!”

自从认识了唐三之后北唐玖觉得自己与他本同是重生一世的人,而自己却比对方差点多,所以在得知唐三开始自己学做家务没多久后,北唐玖也开始摸索起来;当然啦,虽然杰克村长并不舍得自家宝贝孙女如此折腾,但还是拿她没办法,也就随她去了。

北唐玖走进厨房熟练的踩上灶台前的板凳,伸手去掀开大铁锅的锅盖。一阵米香扑面迎来,锅里的米粥也早已煮的烂熟。每天清晨上山前唐三都会放米入锅,加好适当的柴火,等到他回来时,粥也煮好了。

看着锅里几乎能够数的清米粒的稀粥,北唐玖重重的叹了口气。想这般没有营养的早餐,对于长在长身体的唐三来说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从一旁的小篮子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肉丝和点心一一摆好,把切好的肉丝倒进锅中盖上搅和均匀然后盖上锅盖,莫约半盏茶左右的时间揭开盖子;这个简约版的肉丝粥就好了。

北唐玖用木头制作的汤勺小心地把肉丝粥舀进已经破了好几个口子的瓷碗里,然后跳下小板凳对唐三道:

“三哥,粥已经煮好了,你去喊昊叔起来吃早餐吧。”

唐三放下手里的工作应了一声,起身走到一扇门前:

“爸爸,吃饭了。”

在等待唐昊的过程中北唐玖拉着唐三在餐桌前坐好,半晌后,唐三刚刚敲的那扇木门才“咔吱”一声打开,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迈着些许踉跄的步伐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是个看上去大约五十多岁模样的中年男子,虽然看上去年纪较为偏大,但身材却十分高大魁梧,只是他的打扮实在是不敢让人恭维。

破损的袍子与其说穿,倒不如是套在身上。狍子上破损的地方连补丁都没有,古铜色的皮肤透过破洞裸露在外,原本还算端正的五官也蒙着一层蜡黄色。

而面对这样一个头发乱糟糟,穿难民般的男子,北唐玖则是对着来人甜甜的笑了起来:

“昊叔叔早,已经可以吃早饭了哟。”

小女娃空灵的嗓音再配上甜美的笑容,换做其他人可能早就恨不得上前抱起小朋友亲上一口,而唐昊依旧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直径走到餐桌前端起碗大口大口地吃起粥来。

对于唐昊毫无形象的吃相以及冷淡的待人态度唐三跟北唐玖早习以为常,北唐玖娴熟地往唐三与唐昊面前的小餐盘里夹了块小糕点,然后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望着这一大一小的唐氏父子两人。

“昊叔,三哥,其实今天是爷爷喊我过来的。他说这件事很重要,让我一定要告诉你们。”

唐三闻言放下手中的碗筷看向北唐玖:

“那村长爷爷都说什么了?”

“杰克爷爷说,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圣魂村将会举办一年一度的“武魂觉醒”仪式,我们也快六岁了嘛,爷爷让我来告诉昊叔记得带三哥去参加。”

唐昊正捧着碗的手顿了顿,道:

“那就参加吧,什么时候?”

“两个月后,爷爷说他到时会来接三哥。”

唐昊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倒是唐三好奇的问:

“九儿,什么叫“武魂觉醒仪式”啊?”

北唐玖想了想怎么组织语言,似乎是在回忆村长杰克跟自己说过的话:

“在咱们斗罗大陆上每个人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武魂,到了六岁左右就可以参加武魂觉醒仪式。有了武魂,会对我们有着某方面的能力增强,要是拥了一个较为优秀的武魂可以进行修炼的话,那我们就可以成为魂师了!”

唐三也从村民们的交谈中知道,在斗罗大陆,没有自己那个世界的武功,但却有一种叫武魂的东西。据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武魂,其中,极少一部份人的武魂可以进行修炼,形成了一个职业,叫做魂师。而泛大陆最高贵的职业就是魂师。像百年前传说中从圣魂村中走出的那位魂圣,就是一名魂师,魂圣是魂师到了一定级别的称号。

在两个孩子的谈话间,唐昊站起身,吃过早饭后他的身影不再摇晃,慢慢悠悠地朝里间走去:

“有工作你就先接下,下午我再做。我去再睡一会儿。”

唐昊的作息习惯很有规律,上午都是睡觉,下午打造一些农具,作为收入,晚上喝酒。

“好的,爸爸。”唐三点了点头。

唐昊这会儿喝了不少粥,他的身体也终于不再摇晃了,而在他即将踏入里间时,“爸爸。”唐三突然叫了一声。

唐昊站住身体,扭头看向他,眉宇间明显多了几分不耐。

唐三指着角落里一块有着一层淡淡乌光的铁块道:

“爸爸,这块铁能不能给我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